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同谋(1)

各位好久不见,23号了!新的一岁开新坑(耶)也祝自己生日快乐!然后wb有抽奖有兴趣可以看一眼!

 @Muttering  @空白 你们的先婚后爱!结不了婚(。)所以其实是先确认关系再恋爱!

  同谋(1)

  

  当他穿着长到小腿的大衣,打扮得像是要拍时尚杂志封面一样地坐在咖啡厅里,身边的母亲正在和对面那位母亲热烈回忆她们的少女时代,松本突然有点后悔。他怎么就为了逃避相亲和母亲说自己喜欢男人,没想到母亲听了不仅没有生气,甚至给他找了一个男孩子让他相亲。

  那个男孩子是他母亲的中学时期开始交往至今的好友的儿子,和他同龄,单身,正好也喜欢男人。

  松本出门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是去相亲的,以为只是陪母亲叙旧,直到对坐的那位母亲说,“小和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五分钟左右,果然有一个男人推开了咖啡厅的门朝自己这边走过来,在看到他们一桌的一瞬间突然有些慌乱,随机又无奈地拉开椅子坐下顺便礼貌地和自己的母亲打了个招呼。

  松本瞬间就明白了,对方怕不是也被坑了。

  自我介绍了一番,松本知道了对方叫二宫和也,又过一会儿母亲们就借口去逛街把他们丢下了,松本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敢不敢更套路一点。

  少了两位母亲,桌上的气氛突然尴尬,他看着二宫,二宫也看着他,他突然觉得二宫和他母亲长得真像,不说别的,长得确实清秀可爱像是男女通吃的类型。

  “那个……”当他们相对无言地把眼前这杯咖啡喝到见底的时候,二宫突然和他同时开了口,“我其实不喜欢男人。”

  “诶?”他懵了,二宫也懵了,随即两人心有灵犀地笑了起来。

  “原来你也是为了逃避相亲吗?”

  “是啊。”二宫抓了抓他今天难得抹了发胶的头发,“既然如此……”

  “那我们就一起拒绝。”

  “那我们就顺水推舟。”

  他们再次同时开口,而松本似乎听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你刚刚说什么?”

  “那我们就顺水推舟。”对面的男人笑了起来,“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

  他觉得了,虽然只是暂时的,这比一起拒绝更一劳永逸。

  “还是说,我不够帅所以你要拒绝我?”二宫朝他挤了挤眼,松本便故作认真地打量起了对方,“比起帅,不如说可爱?”

  

  妈妈们巴不得他们看对了眼,一听说他们互相有好感马上谋划起了让他们交往同居的主意。

  “小和刚回东京房子还没有定下来吧,不如和小润一起住吧?还可以节省点开支。”松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妈妈说出来的话,哪有还没开始交往就让同居的。他和二宫刚才达成的共识是假交往可不是同居。

  他想拒绝,可又没有理由拒绝,只好不停地向二宫使眼色。

  “阿姨,我觉得同居还太快了,我还没做好准备,而且我已经……”对方接收到了暗示,非常识相地推脱了起来,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了。

  “小和,你们工作都很忙,所以阿姨呢,是希望你们在一起能够互相照应。这样妈妈们也好放心。”松本妈妈话说得诚恳,眉眼之间全是对孩子的关爱,二宫接下来的话不好出口,只得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不再拒绝。

  

  “我确定了新房子就马上搬出去,现在暂时要打扰你一阵子了。”他帮着二宫把东西一样一样搬进来,二宫也两手提满东西,满脸歉意,“我是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没事,当初同意你的馊主意的人是我,我也有责任。”松本把那两个行李箱拖进来轻轻靠边,“你多住一阵子也没关系,反正房间空着也是空着。”

  “这么好?”二宫有点意外,他以为松本巴不得他快点搬走。

  “但是除了房租,家务你也得承担一半。”

  “这没问题。”二宫答应得爽快,“晚饭呢,回家一起吃还是怎样?”

  听到二宫说“家”这个字,松本还有点愣神,前两天他还是一个回家和自己说“我回来了”的黄金单身汉,今天就莫名有了一个性别为男的“恋人”和“家”。

  “看情况,时间够就一起吃吧,我这人爱好很多,其中一个爱好就是交朋友。”

  二宫听懂了,对方这是在说虽然他们是假交往,但是可以成为真朋友。

  

  二宫作为一个同居室友绝对合格,爱干净,会做家务,不彻夜不归,不带人回家,除了工作以外基本不会出门,松本有一次调侃他是不是因为太宅了所以找不到女朋友。

  “是的,她们每次问我是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我都毫不犹豫地回答游戏。”

  松本不客气地翻了他一个白眼,“太差劲了。”

  “你呢,长成你这样还单身一般不是弯的就是性格太差,不过我看着你性格挺好的,啊,难道是……”二宫的目光直勾勾地向松本的下身瞄去。

  “想什么呢!”他把碗里最后一块可乐饼夹走,“你还是当我是性格太差吧。”

  “诶——我倒是觉得松本君挺温柔的。”二宫吃饭喜欢往嘴里塞一大口,塞得腮帮子满满的然后努力咀嚼,这样子说话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

  起床气,洁癖,强迫症,过于克己松本知道自己身上的问题很多,他的女友们总会在一阵子的同居相处后被他执著到近乎变态的这些习惯吓退,没有吓退的也会抱怨他忙于工作陪自己太少不如和工作结婚,松本很委屈他虽然工作是很忙但他没有忘记任何一个节日。

  “这不是节日的问题……和你在一起太累了。”他的上一任女友两年前离开的时候是这样说的,然后他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

  “我倒是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除了起床气,这些难道不是恰好证明松本润是个细心认真的人嘛。”二宫泰然自若地喝完了汤,煞有介事地摸了摸肚皮,“多谢款待。”

  听见二宫这样的回复,松本有些意外,对方的话听上去不像是在恭维他,让他有那么一些触动。明明才认识没几天,松本却突然觉得,如果是二宫的话说不定他们能聊天扯皮畅饮到天亮。

  “我去洗碗。”晚饭是松本做的,二宫识相地收拾着碗筷主动揽下了洗碗的活,松本便悠哉地打开了电视,难得的休息日搬家忙了大半天这才有时间喘口气,他甚至忘了要给二宫再找一床被子的事。

  “我不是很介意今天就同床共枕。”

  “去去去,我对男人没兴趣,没胸没腰的。”他半张身子埋在柜子里找被子,二宫帮不上忙只得在后面袖手旁观,一会儿见松本还没找到,索性提出让松本接着找自己先去洗澡的想法。

  “行,我等下找到了直接放你房间。”

  等松本找到被子收拾整齐,二宫早就洗好了澡,光着腿跑去阳台晾衣服,松本刚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二宫的腿倒是挺好看的,腿毛稀少,白白细细。

  

  “松本君喜欢什么类型的?”看时间还早,二宫非常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用松本家的电视打起了游戏,一下也勾起了松本的游戏欲,两个人大晚上的坐在沙发上打拳皇,二宫盘着腿依然没有穿上裤子。

  “我喜欢腿好看的,不,比起腿,不如说是屁股。”松本如实回答然后果不其然得到了对方有些惊异的目光,“胸才是王道吧。”

  松本不以为然地咂了咂舌,“看胸就太俗了,高段位的人都是看屁股的。”

  “得了吧。”二宫趁机发了套连招ko了松本所使用的的角色,吃了嘴上的亏就要在游戏上赢回来。

  他们又打了将近一小时游戏,松本终于扔了手柄说,“不打了,明天还有会。”对方便说他明天早上也有会,松本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问过二宫的职业。

  “看你一直没问,我还以为你知道呢。”二宫慢吞吞地起了身,从他搁在椅背上的西装里掏出了一张名片。

  “NK Estate社长……”松本看着对方名片上烫金的姓名,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没形象地抓腿的人。“原来我每年那么贵的租金都交给你了!”说起NK Estate,松本公司所在的那片办公区就是NK Estate开发的,当初他只租下了现在这栋楼的1-16楼,而17楼和18楼则被NK Estate的社长自留了。这么多年也一直没见过他们社长进出,只有员工忙上忙下,原来是二宫根本就不在东京。

  “不对啊,你是做房地产的,怎么还能找不到房子?”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没说找不到房子啊,这不是你留我多住一阵子替你节约开支吗?”二宫挤挤眼,把椅背上的衣服重新挂好背着手往浴室准备刷牙,松本想了一想,这话倒确实是他自己说的,不服气地还想解释两句,鬼使神差地跟着二宫一起走进了浴室拿起了水杯。

  他刷了满嘴的泡沫,还不忘和松本打广告,“所以啊,松本君,你以后要是买房子可以找我,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你打个折。”

  “才认识几天,谁和你老朋友了?”他吐干净了泡沫含了一口水准备漱口。

  “那不然老情人?”身边那人把杯子整齐放好,一尘不染的镜子里映出的脸十分无辜。

  “噗——”下一秒,那面干净的镜子上就溅满了松本喷出去的水,“什么鬼啊!”

  ——————TBC——————

评论(27)
热度(23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