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id已被占用

你的阿晓突然出现x

@樱井非翔 我终于还出来了【笑哭】

和起床能看到这篇的小可爱们说声早安w

  id已被占用

  

  1.

  抽掉领带,换上居家服,戴上眼镜,坐在桌前,电脑的光幽幽地照在他的脸上,他熟练地打开摄像头和他的直播间,一脸帅气慵懒地用着被粉丝称为奶音的声音说着:“大家晚上好,我是MJ。”

  直播间观众人数并不是太多,但也不少,在游戏区up主里算是平平无奇,却也还是乌泱泱地铺满了整个屏幕。他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有这些粉丝很大一部分归功于自己的脸,他的游戏技术在游戏区绝对算不上顶尖但也不差,可投稿的游戏不是人人都播的热门游戏就是没人知道的冷门游戏,结果就是热门的没人看他,冷门的没人会看。

  但他一点都不泄气懊恼。

  【MJ今天也好帅啊】

  【MJ哪天不帅了】

  【今天是眼镜MJ诶】

  他快速地瞄了一眼弹幕,果不其然都是冲着他脸来的,不过也没什么,本来直播游戏就只是因为他喜欢打游戏,但一个人打又稍许有些无聊才听从朋友的意见当上的游戏区up,一边打游戏一边和发弹幕的观众聊聊天分享趣事,久而久之竟然还有了“游戏区的颜值”这样的称号。

  

  2.

  虽然其实没有多少人认真看自己打游戏,不过偶尔松本也会请他的朋友过来一起直播认真地打游戏,朋友带了奶油蟹肉饼来慰问他。

  奶油蟹肉饼是松本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奶油蟹肉饼配上sauce能让松本的心情好上一天。他打开了那盒奶油蟹肉饼,朋友刚买的还有些温热。

  “帮我拿一下sauce谢谢。”松本掰了掰摄像头给观众看他的奶油蟹肉饼,一边请他的友人帮忙。

  很快一瓶酱汁就被放在了松本的眼前,他拿起瓶子刚要往奶油蟹肉饼上浇就发现了有什么不对,他皱了皱眉,“我是要sauce。”

  “这就是sauce啊。”

  “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

  “……这有什么不一样啊,不都是sauce吗?”

  “完全不一样好嘛。”松本哭笑不得,只得自己起身去拿了正确的sauce。

  【wwwwwwwwMJ要气死】

  【哈哈哈哈哈执着的MJ】

  【太可爱了也】

  【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太有趣了】

  【简直名言】

  【MJ最新语录: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

  【不愧是A型血处女座,讲究】

  【精致boy MJ】

  他可不管弹幕说什么,反正对他来说奶油蟹肉饼不配sauce简直不可理喻,会把sauce和steak sauce当成一回事的人也难以置信,要不是知道这位朋友有时候天然的性格,他怕是能和对方就酱汁这一东西讲解一天一夜。

  Sauce事件虽然很快就过去了,但是sauce名言却流传于MJ的粉丝当中,成为了他的一个梗,松本知道了瞬间笑得没了眼又马上闭上嘴摆出认真严肃的表情,“笑什么笑,sauce可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3.

  松本并不太擅长起名字,所以在注册新游戏ID的时候他一般会叫“This is MJ”,其实他本来一直是想取名MJ的,然而这ID在各种游戏里总是被别人先占用了,只好退而求其次。今天为了给年初的梗在年末留个纪念,他突发奇想地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

  【哈哈哈哈这ID】

  【感叹号不行吧】

  【这ID肯定不会重复了wwww】

  松本也是这么想的,他打完这个名字按下确认,一条提示却猝不及防地弹了出来,【ID已被占用】

  “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

  【被占用还行】

  “这么奇葩的名字也有人用吗?”

  【一字不差,怕是MJ的饭吧】

  【我也觉得是饭】

  【笑死了,这大概是今天最好笑的事情】

  松本挠了挠头,“那怎么办……”

  【不然你叫steak Sauce!これはsauce!好了】

  【这什么隔空喊话】

  【仿若高仿号】

  “不,我要叫Sauce!this is steak sauce!”

  

  4.

  他真的用了这个ID,并且十分希望能够找到占用了“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的人,虽然知道十有八九是他的饭,但是用这句话当ID实在是角度刁钻了,他不禁有些想要认识对方。但很可惜,这个游戏不具备搜索ID加好友的功能,松本无处可找,总不能上游戏论坛寻人吧。这样想想要把ID打上去竟然觉得有些羞耻,果断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个新游戏玩的人很多,所以他的直播间人数和投稿播放量又保持着不温不火的程度。

  【MJ这个ID怎么回事】投稿的录播视频里飘着这样的弹幕,马上有蹲了直播的热心群众回复前面的那个弹幕。

  【因为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这个ID已被占用。】

  【谁干的哈哈哈哈】

  松本迅速浏览了一圈弹幕,扁了扁嘴,他也想知道是谁干的好不好。

  

  5.

  他在直播页面的右上角打上了“Happy merry christmas。”这几个字。

  【happy merry Christmas还行】很快就有人吐槽他了。

  【我仿佛在别处见过这梗】

  他在电脑屏幕前笑笑,快速地敲击着键盘,【不觉得这说法很可爱嘛】

  那是一个他喜欢的人说的话。

  

  6.

  【MJMJ!!!我见到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了】

  【什么】

  【MJ要找的人出现了吗】

  【谁?在哪儿】

  【抱歉在这里提一下别的up,隔壁那个叫Ninorin的up主】

  【我刚看到她这游戏里的ID就叫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

  【妈诶MJ快来】

  “我看到了!”松本的心情略显激动,自己找了那么久的人终于出现了,“我这把打完就去隔壁找Ninorin。”

   听名字像是个女孩子,不知道贸贸然过去会不会有点搭讪的嫌疑,松本分心想着,这把游戏也打得不算太认真。

  很快他的角色就被人击杀了,松本正好收了游戏,也没关掉直播,就这样直播自己逛别人直播间。

  【系统提示:This is MJ已进入直播间】

  【??是那个游戏区的颜值的MJ吗】

  【天啊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查房x】

  【第一次知道MJ和Ninorin有交集】

  【活久见】

  【啊你们好,我是MJ】

  【不是,我不认识Ninorin】

  虽然在别人的直播间,他还是礼貌地回复了弹幕,而这位应该是他的粉丝的Ninorin却一直没有任何反应。

  松本皱皱眉,和他的观众们小声抱怨,“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她怎么那么冷淡。”

  【可能还没看见吧】

  他在隔壁看了一会儿直播,那个Ninorin的游戏技术比他要好,可他进来了这好几分钟,对方弹幕不回也不开口说话,这是不是对方根本就没开麦啊!松本心里之犯嘀咕,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原来颜值也有行不通的时候hhhh】

  

  6.

  【Ninorin你好,我是MJ,因为你的游戏ID,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松本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主动出击。

  直播间的主人似乎终于发现了他,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之后,麦克风终于被打开了。

  “你好,MJ。”那是一个语气平淡的清爽女声。

  【妈呀我第一次听到Ninorin说话】

  【原来真的是女孩子】

  【声音好好听啊】

  【恋爱了】

  “你稍等一下,我是Ninorin,但我不是Sauce!これは steak sauce!”这句话被女声用镇定的语气说出来竟然显得更加羞耻了,观众们却是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你们等一下,我去叫他。”

  【意思是Ninorin这个账号可能是两个人在用。】

  【噫,我又失恋了】

  【人家也没说是情侣啊】

  “Ninorin这个账号是我的,不过平时一直是他在直播游戏,我是他姐姐。”Ninorin解释了起来。

  “怎么了?”麦的那头传来了另一个男声,同样清爽干净像个少年。

  “有人找你,一个叫MJ的。”

  “MJ!!”那头的声音突然激动,松本听到了忍不住想笑,“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嘛。”

  【瞧MJ得意的。】

   “那个MJ,你好,我是Ninorin。”他说话的尾音黏黏糊糊的像是没睡醒一般,升调比普通男性要高些却柔和好听。

  “你不是,我才是。”

  “那我该叫什么啊?”

  “Nino得了。”

  “好吧好吧。”

  【不愧是姐姐,怼弟有方。】

  【太好了,Ninorin是可爱的男孩子。】

  【你们又知道他可爱了?】

  松本心里想笑。这还不可爱吗?

  

  7.

  “咳,我是Nino。”

  【要加个steam好友吗,以后可以一起组队】

  他们顺利地加上了好友,这两天比较忙他就没看松本直播,加了好友看见了游戏里的名字,二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哈哈哈我是把你的ID占了吗?”

  【是啊,你看看我都被你逼成什么样了。】

  “This is steak sauce也很可爱啊!”

  松本扁扁嘴,他为什么一定要被可爱的男孩子说可爱啊。

  虽然大家都把Ninorin,不,或许现在应该叫他Nino称为可爱的男孩子,但是在后来的组队打比赛的时候闲聊的过程中,这位“可爱的男孩子”,可不可爱先放一边,他早已不是称为“男孩子”的年龄了。

  “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比我大两个月。”

  “你没有见过我真人当然看不出来了。”。

  

  8.

  【本来我还发愁Ninorin和MJ同时开直播我看哪个】

  【没想到进来发现他们在组队打本】

  【哈哈哈哈前面的我也是我双开了一下结果惊了】

  【他们最近经常语音组队呀】

  【这俩什么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不对Ninorin什么时候开始开麦了】

  【Ninorin竟然是男的】

  【hhh前面的是有有多久没看直播了】

  【他们上次直播勾搭可刺激了】

  【两个人的声音都好好听啊】

  【小声说我想知道Ninorin长啥样】

  【Ninorin一直都不开摄像头】

  【据说连MJ都不知道Ninorin长啥样】

  自从他们加了好友常常组队打本之后,他的直播间弹幕常常就有提到Ninorin的,但他一点儿都不介意,毕竟他自己也很在意Ninorin。

  【MJ没见过Ninorin吗?】

  “没见过,我也很想他开摄像头然而他不愿意。”

  “诶?MJ你在说什么?”

  “我在回弹幕。弹幕问你为什么不开摄像头,她们想见你。”

  “哈哈哈不敢开,怕开了掉粉。”对方随口应着,松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你本来也没几个粉。”

  “喂喂。”二宫笑了起来,“MJ好过分啊。”

  “右边有人!”他们同时喊了起来,齐齐地停止了闲聊,专心进行眼前的游戏。

  

  9.

  他们也加了line的好友,二宫的头像是块汉堡肉。

  “你喜欢汉堡肉?”松本问他。

  “喜欢,我上辈子可能是块汉堡肉。”

  “我很擅长做汉堡肉,有机会要来吃吃看吗?”

  晚上直播完洗了澡躺在床上之后,他们常常会这样聊天,有时候是文字有时候是语音,听着对方的声音,松本有时候非常想按下视频通话的键。

  事到如今他早已不在乎对方的长相,可是每当想起他他的脑中都没法浮现出除了汉堡肉以外的形象,这让他非常困扰。

  “我想见你,Nino。”松本突然发来这样一条语音,二宫听完了,低沉的奶音让他的心跳混乱了起来。

  长久的沉默之后,他也发了一条语音过去。

  松本看着那条未读的语音,突然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对方是会拒绝还是会同意,仿佛只要把这条消息按下去,他的世界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要来面基吗?”

  

  10.

  松本并没有在咖啡厅等很久,那人带着冷风钻入店内,明明之前未曾见过他,明明他在自己的脑中就是块汉堡肉,可是松本还是在对方走向自己之前一眼认出了他。

  忽略真实年龄,那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

  “你好MJ,初次见面,我是Nino。”

  松本笑了起来,“你骗我。”

  “你明明就看起来也不比我大。”

  二宫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还有,你这脸到底为啥不开摄像头。”

  “呃……可能是不想抢了你游戏区的颜值的称号吧。”二宫胡乱地跑起了火车,但松本显然很受用哈哈地笑没了眼,看二宫那仿佛汉堡肉一样的手接过他递过去的菜单,突然没头没脑的问,“那你等下要来我家吃汉堡肉吗?”

  二宫抬起头,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不知道是为了汉堡肉还是为了其他什么。

   “好啊。”

  ——————END——————

  

  

评论(27)
热度(26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