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Trick or Treat

舞驾四五,小学生设定注意

 @约哈里之窗 这回应该对了【笑哭】

也是一个迟迟迟迟迟的万圣节贺文

Trick or Treat

  舞驾三郎在打开自己房门看见两个立体移动的白床单之后,没用地叫出了声,叫声响彻了整层楼,引得隔壁刷成蓝色和红色的两扇门也纷纷打开了。

  舞驾一郎和舞驾二郎从门口探出了脑袋朝这边张望,“怎么啦?”

  白床单里发出了脆生生的小孩子笑声,两颗毛茸茸的脑袋从床单里钻了出来笑成了一团,肉乎乎的小手伸到了舞驾三郎的跟前,“Trick or treat!”

  三郎摸着惊魂未定的心脏灰溜溜地钻回房间里拿了两颗水果糖,一边腹诽这他明明也还是个孩子。“三郎老啦,已经过了要糖的年龄了。”四郎得意地向他吐着舌头,明明是哥哥却被直呼起名的三郎更加委屈了,“我明明还是个中学生好不好!”

  四郎和五郎不理他,将糖果塞进了兜里,这两天他们很高兴,因为怕他们蛀牙所以大哥严格控制了他们平时的摄糖量,唯有万圣节的时候他们可以吃个够。

  看完了戏的一郎和二郎在双生子开口之前主动献上了“祭品”。他们非常明白这对双生子有多会捣蛋,特别是四郎,脑子里像是装满了鬼点子,可当他们两兄弟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又软软萌萌的像是误入凡间的小天使。

  “四郎,五郎,你们等一下。”要完糖果打算溜了的两兄弟被大哥叫住了,一郎最近由于天气转凉不再适合海钓整天在房间里不知捣鼓什么,肤色似乎也变白了一些,“明天学校有万圣节活动吧?给,这是四郎的。”他从身后掏出了两件衣服,把一件小恶魔装递给了四郎,又把另一件吸血鬼装递给了五郎,“这是五郎的。”

  “大哥,我们没有吗?”二郎和三郎眨着眼睛看他。

  “二郎,三郎你们长大了,是时候学会去自己找衣服了。”

  

  四郎和五郎今年刚满十岁,还是小学生,但在隔壁的中学部和高中部却也很有人气。人人都知道舞驾五兄弟颜值高,大哥毕业了好多年却留下了许多神一样的奇妙传说,二哥是高中部的学生会主席,成绩好不说,还会唱rap,中学部的三郎是篮球队队长,笑容阳光,才上中学身高就已经直逼二郎,小学部的四郎五郎白白嫩嫩软软萌萌,经常遭到中学部和高中部的姐姐们调戏,五郎刚开始还会恼羞成怒,习惯了之后就跟着四郎故意卖萌讨糖吃。对此三郎十分不屑,天知道他俩在家里就会捉弄他,一点都不软萌。

  白天虽然还要上课,但是小孩子们都对活动充满着期待,时不时地瞅瞅自己包里的行头脸上抑制不住兴奋的笑容,终于熬到了活动的时候,房间里瞬间挤满了换完装的“小妖魔鬼怪”。

  “哇,四郎和五郎好帅!”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小声讨论着,男孩子们则嗤之以鼻,有的甚至故意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晃来晃去摆弄自己的衣服。

  “诶,你挡着我们看四郎了。”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挡在了女生的跟前被狠狠训斥了,而此时四郎正在帮五郎整理斗篷的领子,而五郎也伸手将四郎头顶的小恶魔角摆了摆正,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个人心有灵犀的笑了起来,然后又手牵着手回到了相邻的座位上。

  “四郎的小恶魔很可爱哦。”

  “五郎的吸血鬼也很可爱。”

  “吸血鬼是很可怕的,像这样。”五郎长着嘴露出道具小尖牙,却惹得四郎哈哈大笑,“一点都不可怕,五郎最可爱了。”

  没有吓到人的五郎鼓着脸,四郎见他不说话了知道他在闹别扭了,便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干嘛啦?”

  四郎咧开了嘴,也露出了他的尖牙,“你看,我们是一样的。”

  “都是大哥给的当然是一样的啦。”五郎并没有消气,别着脸不看四郎,四郎便挪了挪屁股更加靠近着对方,“五郎。”

  “又干嘛。”

  “我的糖都给五郎,别生气了嘛。”

  他终于转回了脸来,“真的?”

  “真的。”四郎一脸真诚地点着头。

  听到这话五郎又甜甜的笑了起来。

  “五郎果然最可爱了!”

  “不准说我可爱!”

  “最可爱了!”

  

  四郎是真心觉得五郎可爱,明明他们一样大,他却想天天把五郎抱在怀里,五郎的眼睛很漂亮会清澈地映着自己会无条件地相信自己随口跑的火车,五郎的皮肤很白脸也很柔软很好摸,想到五郎以后长大了会有更多人知道五郎的好,四郎心里就觉得很不爽,特别不爽,所以他要从小就守着五郎,不能让五郎被别的人拐跑了。

  四郎知道五郎也很喜欢他,以前有一年情人节,五郎收到了全班女生送的巧克力,五郎很高兴地跑来找四郎,四郎很不高兴却还是在见到他的时候露出了笑容。

  “四郎你怎么不开心了。”五郎皱起了脸,不知道是心灵感应还是怎样,尽管四郎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五郎却总是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不高兴来。

  “没有啊。我的五郎那么收欢迎我高兴还……这是干什么?”他看着五郎从包里翻出了一盒包装最好看的巧克力递给他。

  “今天不是要送给喜欢的人巧克力的日子吗,所以我也要送四郎巧克力,我喜欢四郎。”

  “这是别人送给你的,你再送给我算怎么回事啦。”四郎哭笑不得。

  “对哦。”五郎尴尬地看了看手里的巧克力,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管啦,送给我的就是我的了,我再送给你就是我送的!”五郎咧开嘴露出他今天刚掉的一颗门牙。

  四郎没忍住,爆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五郎你的牙,好丑啊……啊啊啊不是不是一点都不丑五郎最好看了!”见着五郎听他说丑就马上垮下的脸,四郎慌了,他的五郎是个小哭包,虽然苦起来也很可爱但是会让他有罪恶感,赶紧伸手抱了过去,贴了他的脸。

  “谢谢你五郎!下个月我也会送你巧克力的!”这个时候的四郎没有和五郎解释,情人节一般是女生送给男生的。

  

  小孩子们的万圣节具体活动就是吃吃喝喝到处要糖果,四郎和五郎凭借可爱的脸要到了不少糖果,南瓜罐装得满满的,四郎都嫌沉了,懒洋洋地决定早点回去休息,活动是在放学后举办,玩够了吃够了就可以自行回家。四郎五郎收获丰满甚至到家之后分了一点送他们衣服的大哥一郎一大把,然后蹦蹦跳跳的回了房间,今天玩的很累了,两人打算早点洗澡睡觉。

  四郎和五郎总是一起洗澡,有一次三郎想要闯进去却被踢了出来。

  三郎摸了摸屁股和一郎二郎告状说,“四郎五郎这两个家伙竟然说要过二人世界,他们知道二人世界是什么吗!”

  “我就想和五郎两个人待着不被打扰,这难道不是二人世界吗?”

  二郎竟然觉得四郎说的很有道理。

  洗好了澡刷好了牙,今天吃了不少糖,所以四郎盯着五郎仔仔细细地刷了牙,两个人香香地躺在了上下铺的床上,五郎却有些睡不着。

  “四郎睡了吗?”

  “还没有。”

  “四郎!trick or treat?”

  下铺的四郎愣了一下,掀开了被子,“五郎,头伸出来一下。”

  一向对四郎言听计从的五郎便乖乖地伸出了头,四郎下了床站了起来踮起了脚尖,轻轻地吻了吻五郎的唇。

  五郎觉得自己吃到了这个万圣节最甜的糖。

  ——————END——————

  

评论(10)
热度(162)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