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半份真心

二润注意,取名乱来的

 @Tako是谁家的仓鼠呢 点梗:两个人在酒吧相遇相知,但其实都背负着惩罚游戏而接近对方


  半份真心

  他其实记不得自己到底认识多少人,身在这个圈内每天身边来往形形色色的人,有多少人是带着真心相处,又有多少人只是客套敷衍。二宫愿意去和每个人接触,却不会保证对每个人都真心诚意,什么话该说什么事不该做他心里有把称总是在平衡着自己。

  难免会有人说控诉他淡薄冷漠,但他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真正和他相熟的人都知道他其实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旦成为了朋友,他也愿意牺牲打游戏的时间出来喝酒聊天,表演自己新研究的魔术炒热现场的气氛,一点也没有大明星的架子。

  “Nino你变魔术越来越可怕了。”朋友夸张的抱肩抖了一下。二宫笑了起来,“我就当你夸我厉害了。”

  “是在夸你啊。”朋友摸过了牌替他整理了起来,牌还没收,有人提议玩国王游戏,二宫看在场都是男人,这家酒吧是熟人开的酒吧,来的都是老板熟人不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就没有扫兴拒绝。

  二宫看了看手里的牌,心感不妙,“饶了我吧。”他故作撒娇地拖长着音。

  “放心,那边没有女人。”“国王”慢悠悠地放下酒杯,“搭讪哪个都行,看你喜欢了。”

  说的好像万千佳丽随我挑一样。二宫吐槽着顺着地方指的方向看去。零零散散地坐着的确实也全是男人,他慢慢地向那边靠近着,寻找着搭讪的话语和搭讪的目标。

  灯光下有个染着深茶色短发的男人独自坐在那里,二宫看不到他的正脸,却能看到他漂亮的睫毛和浓密的眉毛,五官立体好看,看上去是肉食系的男人但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又显得禁欲,气质完全不输于二宫认识的那些模特明星,刚才他们在玩游戏的时候二宫就发现对方有往自己这边看。

  要因为这种惩罚游戏去欺骗这样好看的人二宫还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可他转眼一想又觉得对方确实很吸引他,也不算完全不带真心。

  他终于走到了对方跟前,故作轻松地和他“Hi~”了一声。对方转过头来,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双和想象中一样漂亮的眼镜,配合着睫毛让他没来由地感觉心痒。

  “果然是二宫桑吧。”对方一点都不惊慌地笑了起来,那张禁欲的脸笑起来多了点柔和,却更好看了,刘海发尾微翘,显得有些俏皮。

  “是啊,看您刚才一直在往我这边看,就不要脸地想来给个饭撒。”

  “万一我不是您的饭而是黑呢。”

  他故作了一秒“那就糟糕了”的夸张表情,眼含笑意地扬了扬嘴角,“那我会努力让您成为我的饭。”

  他很少在私下用这种有些狂妄的口气说话,实际上这也不太符合他在台上一贯的人设,但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宫倒不太怕对方真是自己的黑,因为他从对方的眼里看不到一点对自己的厌恶。

  “相遇就是缘分。”二宫顺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我请您喝一杯……”他招了招手点了两杯莫吉托。

  “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好好聊天,不是想……”

  “我明白,不是想灌醉我。”松本了然地笑了起来,“不过凭二宫桑的酒力,指不定谁灌醉谁呢。”

  被点穿的人捂嘴笑了起来,“好歹也是第一次见面给我留点面子嘛。”

  “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二宫停顿了一秒耸了耸肩接着说,“当然你要是不想告诉我也没问题。”

  “松本润。”他摸出了一张名片,“没什么好不能告诉的,没准以后还会和二宫桑合作?”

  二宫看了眼松本的名片,Jun Style服装品牌创始人,吐了吐舌头,“和我这样经常被吐槽私服土的人也敢合作吗?”

  松本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觉得今天这身不土啊。”他哈哈笑了起来,喝了一口酒,“我帮二宫桑打扮打扮就不土了。”

  对方便一副吃瘪的委屈表情瞪着他,松本不知道这是他的伪装还是他的本性,但这不妨碍他们接下来的愉快交谈。

  二宫很顺口地叫了他润君,像是认定了自己比他小一般,松本算了算日子,自己倒也确实比他小两个多月,便甘之如饴地接受了这个称呼——毕竟很少有人这么称呼他。

  他听闻过二宫与人拉近距离的手段之高,真实感受也的确是巧妙自然甚至有点被撩到的感觉,可他现在也很不安。因为他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一个人坐在这里。

  

  松本喜欢在工作结束之后和自己的朋友们喝酒,也乐意陪他们玩游戏,在非原则性问题上也很玩得开,所以听到惩罚游戏是要他坐在那里,把第一个和他搭讪的人带回家或者亲吻对方之后他也接受了。

  可松本没想到第一个过来和他搭讪的人是个男人,不仅如此还是二宫和也,他大概也能想到原因,因为在他坐在这里观察周围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二宫,并且因为他今天掉了一边的隐形眼镜看不太清所以为了确认对方是不是二宫和也就多看了几眼。

  现在该怎么办,不管是带回家还是亲吻他都不太合适。虽然不知道二宫过来接近他的目的是什么,可是从二宫的眼睛里能看出他对自己的好感不是假的。

  如果这不是惩罚游戏,他还真的很高兴能这样认识二宫。松本飞快地权衡着利弊,他自己是没什么损失,不管是带他回家还是亲他自己都像是赚到了,可是会不会影响对方的名誉,对方知道了真相之后又会不会生气,对方毕竟是无辜的而且只是来和他聊天的。

  “润君?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

  “二宫桑。”

  “说了叫我Nino就可以了。”

  “Nino桑……”

  “那就成番组名啦。”二宫吐槽到,摸不准松本这么犹犹豫豫地是想说什么。

  “Nino……你介意和男人接吻吗?”

  二宫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问题,“演戏的时候都亲过好几回了介意什么啊。”

  “不是说演戏。”松本叹了一口气,“我换一种问法好了,如果接下来我要做一件有可能会伤害到你名誉并且惹你生气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那要看是什么事情了……”二宫接着话突然想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起来,“亲我?”

  他点了点头,下一秒他看见那个笑着的人朝他靠近,微微偏头吻上了他的唇,又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不会。”

  二宫坐回了原位撑着脑袋看他,他们的唇上留着一样的味道,酸酸甜甜的水果味很好吃,“润君现在在想什么?”

  被突然亲了的松本回了神,试图在一片混乱的心跳中理出个所以然来,他现在开始怀疑二宫靠近他并不是单纯为了和他交个朋友聊天了。

  “大明星你有点随便啊。”他故作深长地叹了口气。

  “没有啊,我好好考虑过的。”二宫望了望四周,同时观察着听他说话的松本的表情,“现在我们的周围调酒师不在,其他客人坐的很远,那些是我的朋友不会乱说话……我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亲的。”又惊又喜一会儿又表情复杂的脸在他眼里很是可爱,特别是对方明明轮廓深邃五官立体,微微鼓脸的时候却像个松软的包子。

  “那我要是说……”这是个惩罚游戏你会生气吗?松本话说了一半又突然放弃了,何必戳穿呢,惩罚游戏完成了,自己和对方也都没有损失。

  “润君你怎么话说一半吊我胃口啊。”他埋怨着喝完了最后一口酒,和之前了解到的一样,即使没喝多少酒酒的度数也很低,二宫的脸却已然开始泛红。

  “我要是说想带你回家呢?”

  二宫沉默了几秒,“那不行。”他的猫唇弧度更明显了,“应该是我带你回家。”

  “不过下次吧,现在就带回家就真的太随便了。”他又接着说,把他刚才收下的松本的那张名片好好地放进了口袋里,跳下了座位,“下次见。”

  

  真的还会有下次吗。松本很怀疑,他觉得二宫在他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具象了又模糊了。想回到自己的朋友身边,却发现他们都已经走了。掏出手机看才发现对方和他发了消息。

  “我们去二次聚会啦,你好好地玩。”

  ……玩个屁。

  他刚要收起手机,又有一条消息跳了进来,“会有下次的,所以存好我的手机号不准告诉别人哦!还有!加个line吧(*.?ω?)。”

  

  身为一个企业的管理者,松本和很多生意人企业管理者打过交道,他知道哪些只是交易结束就不再往来的生意对象,哪些才是值得一辈子交往的朋友。他以为自己能够分清来者是真心还是假意,可这一回他却不知道二宫到底是哪一种。

  那个吻太真,莫吉托的味道还残留在口中,因为惩罚游戏而靠近和接触之后真实产生的触动互相矛盾着,让松本心里混乱不已。说是真的,有些太随便,说是假的,二宫眼里好感却又是真的。

  他存好了二宫的手机号,也顺利地加上了line。

  对方和他说晚安,说下次再约。

  

  “润君,今晚有空一起喝酒吗?”

  象征着二宫的汉堡肉头像跳到了顶端,松本刚下了班,累的不想动脑子,他觉得这个状态不太适合和二宫“斗智斗勇”,可那头像连续又发来了好几个表情,像是在和他撒娇。

  “去哪里?”

  “我家你敢来吗?”

  对方丢来的问题,让他回想起了刚认识的那天。在今天之前他和二宫又单独去喝酒吃饭过几次,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人确似乎在某个微妙的地方能够相互理解,明明说出的话真真假假,交谈却总是让他心情愉悦。

  但是这一次,松本觉得对方在试探他。

  “不敢。”

  “哈哈为什么?”

  “感觉你不怀好意,可能想要打劫我。”

  “是啊,劫色。”

  “我那么有钱。”他的打字速度没有二宫快,发出去前的瞬间跳出了二宫的劫色发言。

  “我也很有钱,所以我不劫财,只劫色。(.?ー?)”

  

  松本到底还是同意送上门去被劫色了,他想喝酒,想和二宫喝酒,想去二宫家喝酒,至于对方预警的劫色,他其实更想劫色而不是被劫色,他对自己的体格还是有自信的。

  但是松本低估了自己的敏感点。他知道背后是自己的敏感带,但没有人敢这么上下其手地乱摸他,自然也就不知道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摸是什么感受。

  松本很容易地被控制住了,身材瘦小的人坐在他身上,拖着他的脑袋扶着他的肩膀吻他,比初次见面的时候更深入也更热烈。

  被劫色就被劫色吧,谁让他在同意去二宫家喝酒的那一瞬间他就确认了自己的真心。

  “润君,在进行下一步之前我还是想解释一下。”

  “嗯。”他点了点头,感受对方缓缓吐出的气息。

  “我不是随便玩玩而已。”

  这下他知道对方也是真心的了,松本笑了起来,抬手去摸对方的屁股,“快劫你的色吧,不然我就要反悔了。”

  “那可不行。”他轻轻啃咬着松本的锁骨,像一只优雅进餐的猫,“我开动了。”

  ——————END——————


评论(16)
热度(16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