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软糖

 @飘沐  

点梗:J像颗软糖,然而是硬核的,然后……


软糖

  1.

  “二宫桑,晚饭你想吃什么?”

  一打开门就看见有人穿着围裙举着勺子笑容闪亮地这样问他还是把他吓了一跳。

  “你今天晚上没课吗?”他关上了门,蹬掉了鞋子,扯着领带走了进来。

  “没有。”他转身打开了冰箱,“所以二宫桑晚饭想吃什么?”

  “你决定就好吧。”他又解开了原本禁锢着他的脖子的扣子,却在转头的时候对上了松本的眼神,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可能略显冷漠的二宫到底还是改了口,“……亲子丼?”

  “行。”他收回了目光,嘴角勾起了微妙的弧度,心情很好的样子。

  “怎么了?今天有好事发生吗?”他随意地问着,走进阳台收下了他们昨天晒出去的衣服,将他的和松本的分类叠好,二宫突然发现松本虽然没比他高多少,但衣服却比他大了一圈。

  

  2.

  松本是他的租客,还是大学生,虽然在实习也有工资,二宫还是只收了相当优惠的房租,所以作为回报,松本常常会做饭给他吃。二宫一开始受宠若惊,这两天有些习惯了不再不安可却还没习惯家里多了一个人。

  这个人笑容很闪又很暖,仿佛所有的花都会一瞬间为他盛开一般。和第一眼看上有些酷酷的外表不同,他的皮肤很白,一张包子脸看上去很软,二宫觉得他时常会像和他相处了很久的邻家弟弟一样和他自然地亲近,甚至不自觉地想象出了少年松本的模样。

  比如早上一定要和自己一起吃早饭,比如求自己陪他逛超市,比如做了甜点来给自己试吃,带上一点撒娇的语气,哪怕二宫其实不是很愿意都无法拒绝。二宫觉得松本就像一颗甜甜的软糖,稍微有一点点粘牙却不会困扰的那种。

  吃了软糖做的晚饭,二宫也不好意思拒绝软糖提出的试吃他新做的饭后甜点的邀请,尽管他真的不怎么喜欢吃甜点,可是对上那样热情又充满期待的目光,二宫觉得自己再拒绝一定会被人诅咒的。

  甜点很好吃,像松本的笑容一样甜,松本说他将来想开一家甜品店,为此他去了很多家甜品店学习,就算是对食物挑剔又没兴趣的二宫也能尝出来他手艺的慢慢进步。

  

  3.

  “二宫桑,明天一起吃早饭吧,”

  见二宫有些愣神,松本又接着说,“我明天早上学校有事要早起,正好可以给你做早餐。”他说的真诚,字里行间又想让二宫不要太介意自己为他做这些,可他还是有点坐立不安,总觉得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再有戒备心的人也像温水煮青蛙似地放下了戒备,二宫也对松本的所作所为习以为常,就当是多了一个有些粘人的弟弟,渐渐地忘记了他原先保持的成熟的大人形象,开始在松本做甜品的时候和他捣乱,开始在晚上洗完碗之后拉松本陪他打游戏,或是毫无顾忌的一起喝酒聊天,聊喜欢的电视电影游戏漫画……和偏好。

  “我喜欢屁股。”

  “屁股有什么好喜欢的?”二宫不解,觉得松本的喜好简直异于常人,对方后来又就屁股的魅力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会儿,要不是松本长得帅,他谈论屁股时的神情二宫可真怕别人把他当成变态。

  

  4.

  粘人的软糖回味也很持久,就算没有拨开糖衣只要看到就能回忆起他的味道。二宫下了车走在路上,两边百货商场的橱窗里正在展出秋季的新品,他见着那有些时尚到不知道该怎么穿的衣服,脑海中浮现出了松本的身影,“松本的话,应该会很适合这件衣服吧。”这样的想法盘旋在他的脑袋里,嗡嗡嗡地吵,让他没来由地又有一阵心烦。

  除了工作和游戏,他的生活里似乎只剩下松本润。

  这位租客的存在感太强,连手机里的最近联系人都变成了他,line的头像更是一直在列表的顶端,频繁又感觉不刻意地找他说话,二宫甚至觉得他实习的甜品店是不是生意不好所以他很闲。那架势……不清楚情况的人还以为松本在追求他呢。

  “不说了,二宫桑,我去做蛋糕了。”

  “好。”

  

  5.

  “二宫,你最近是不是……”同事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震动不停的手机,话没有说完,二宫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是。”二宫若无其事地笑了起来,“是我的房客。”见对方还想说些什么他又补充了一句,“男的,还是个大学生,像我弟弟一样。”

  同事稍显无趣地“哦”了一声,二宫的心里却觉得有些紧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但就像嘴里塞了一颗又辣又甜的糖一样心情复杂。

  或许他需要去和松本沟通一下,让他不要没事就给他发消息,告诉他应该享受自己当下的生活,而不是粘着自己这样逐渐被生活麻木内心只会在游戏中寻找刺激的大叔。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对方刚才发过来的消息。

  他已经点开了消息,对方应该会看到“已读”的提示,可他任性地不想回复,过了一会儿他果然收到了对方又发过来的消息。

  【二宫桑?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有,但是松本君,你决定就好。】

  【这怎么能我决定呢,这可是我们要一起吃的晚饭。】

  【二宫桑你对自己太随便了】

  二宫总觉得松本有些生气了。下意识地关掉了line不再回复。

  

  6.

  回家的时候松本果然做好了饭,因为二宫后来没有再回复,最后晚饭的菜品还是松本自己决定的。他已经脱掉了围裙,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听见二宫回来了没有像往常一样朝他笑,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二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像往常一样换了衣服洗了手。

  他觉得松本真的生气了,他从没想到这颗软糖竟然是硬核的。

  “松本君吃饭吧。”

  “……”

  “还生气呢?”

  “二宫桑你也知道我生气啊。”

  二宫走到他跟前,“嗯。”

  “呐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二宫想了一会儿,各种可能性出现在了他的脑中,然而最可能的那条他却不敢说出口,只好故意找错重点,“因为我没回你消息?”

  “不是。”

  “因为我让你决定吃什么?”

  “……二宫桑。”松本的脸拉的更长了,转过头来直直地看他,“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哪敢。”二宫挠了挠鼻子,“我是真的不知道。”

  “二宫桑真的对自己太随便了。”

  那也是我的事你生什么气?二宮内心腹诽着,但并没有接话只静静地听着松本继续说。

  “我希望二宫桑能稍微重视一点自己,不然我会……担心。”松本突然也站了起来,和二宫面对面,“我在乎二宫桑,你明白吗?”

  “……不明白。”他别开了目光,半响憋出了这句话,话音落下的瞬间他就被掰住了脸。

  “再说不明白我可就亲你了。”对方威胁着。

  二宫觉得脸好烫,像是害羞得快要烧起来一般,尽管心里想着“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呢”,耳朵和脸却很诚实地回应着松本的心情。

  他突然觉得很丢人。

  “明白了。”

  “那好。”松本终于又笑了起来,“这下我可以光明正大地亲你了,二宫桑。”

  ——————END——————

  

  


评论(10)
热度(21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