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MJ和Ninorin的爬墙故事

设定:(上)  (下)

没有关联的前文:P1 P2 P3


MJ和Ninorin的爬墙故事


  时间是晚上9点半,对方正坐在电脑前飞快地敲着键盘,松本以为对方终于要在长久的咸鱼期之后给深山X有明(或许是有明X深山)这对拉郎CP的Tag添砖加瓦的时候,走到他身边凑过去瞄了一眼电脑屏幕想看看对方这篇是什么设定,却在标题前面看到了一个有些陌生的名字。

  渡海征司郎。

  “CP,渡海征司郎X深山大翔……等等,你解释一下,这个渡海征司郎是谁?”先不提对方又把深山大翔写成下面那个,这个不认识的名字是怎么回事,松本的心中警铃大作,伸手扶住了二宫的转椅用力一推将对方转了个身面朝他,这不对啊,他的恋人这是爬墙了的节奏。

  “新角色,刚刚放送的黑色止血钳里的天才外科医生。”二宫勾着嘴笑了起来,又皱皱眉想要转回去,但对方却似乎并没有认同他的解释,抓着椅子不放手,“碍事,我要更文了。”

  ……他竟然说我碍事!

  松本不能接受,在二宫身边心神不宁地走来走去,对方却依然敲击着键盘完全不顾身后心烦意乱的松本,他转了几圈,终于想起要掏出手机查一下这个渡海征司郎,“手术成功率百分之一百,被称为手术室的恶魔……听上去就是个不好相处的人,倒是和深山有的一拼。”他一遍看着资料一边读出了声,最后还把自己的想法自言自语地出了出来,说完的瞬间松本又突然很想打醒自己,这样不就等于认同了二宫的爬墙行为,并且还有和他一同开心地爬墙的趋势。不行,深山X有明才是王道。

  “Kazu,你这是喜新厌旧。”他又走到了二宫身边,拖了张凳子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一脸严肃地劝说着。“你这样做对得起你的读者对得起我吗。”

  “对不对得起你不好说,我的读者倒是都挺看好这对CP的,你看,这有人说这CP从名字上就很配的。”

  “渡海……深山……倒还确实……”一不留神他就又被拐跑了,“这不是重点,你爬墙了,有明X深山怎么办!”

  “又不是不写了,我可以吃all深山嘛。”

  他说的有些道理,松本竟一下子无言以对。电脑前的人又是一阵疯狂地敲键盘终于打上了‘TBC’的字样,保存了文档,转过身来看他。

  “嗯?”松本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只好一头雾水地也看着对方。

  “来嘛,一起吃渡海X深山啦。很好吃的。”二宫半眯着眼睛,笑盈盈地伸腿勾他。“我刚刚不是说你碍事啦,是在揣摩渡海的内心所以让他上了下身。”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啦。

  被二宫这样诱惑,松本有些动摇起来,他打算去看看黑色止血钳,观望一下,再做决定。“不过先说好,我就算要吃也是深山X渡海。”

  “……啧。”

  随着最后一幕结束,松本对着电视机有些失魂落魄,二宫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问他,“看完啦?”一脸的游刃有余。

  “嗯……”

  “怎么样?”

  松本叹了口气,往后一仰靠上了沙发背,认了输,“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对拉郎确实还挺合适的。”二宫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伸手从旁边搬来了笔记本电脑塞到了松本怀里,给了他一个灵巧的wink,“那么,是时候干活了,MJ桑。”

  当晚MJ和Ninorin同时发了文,读者们纷纷表示惊叹。

  ——妈诶,我关注的写手竟然诈尸更文了。

  ——嗯??不对!怎么CP不对!

  ——我不能接受,这拉郎本来就很冷了,MJ和Ninorin他们怎么可以爬墙!

  ——咦,这新拉郎还挺好吃的。

  然而写文的两位作者似乎就没有那么和谐友好了,松本看完了对方的文,不出所料开头标着渡海X深山,内容是深山和渡海两个人互相斗来斗去,最后渡海魔高一丈把深山骗上了床,过程各种弯弯绕绕一看就是Ninorin的虐心虐身作风,看的松本顿时想要掀桌。

  “我还是觉得应该是深山X渡海。”

  “不,是渡海X深山。”二宫看完了MJ的文,不客气地点开了评论开始敲字,“先不说你这个总把深山写那么体贴的老毛病了,你的这个渡海哪里恶魔了?”

  马上就刷出这条评论的松本愤愤地在Ninorin的文下面评论反驳,转头看了一眼明明在和他评论掐架却满脸笑意的人,便也勾起嘴角,“果然还是和你不合啊。”

  对方轻轻笑了两声,“有本事的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

  才不是。松本心里吐槽着,是因为我喜欢你,才做什么都会原谅你。

  ——————END——————


评论(10)
热度(150)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