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放送事故

 @飘沐 迟到的生日快乐

点梗:某游戏实况up主竟在直播的时候做出如此震惊之事(。


    放送事故

    

    没形象的挠了挠肚子,二宫在电脑前坐了下来,伸长手摸到了灯的开关,又利用电脑屏幕的反光随手拨弄了一下头发,他的室友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顺手拆了一包仙贝,问他:“今天直播什么?”

    “古墓丽影。”二宫张了张嘴,对着那人比了一个“啊——”的口型,对方便了然地走过来把一片仙贝塞到了他的嘴边,然后把那包仙贝直接留在了他的桌上。

    他擦了擦嘴确认了下摄像头和麦克风,“等下不是要吃饭了?”

    “还要一会儿呢,我还没掌握瞬间变出一桌晚饭的技能。”松本笑了起来走进厨房,看见对方疑惑地看了看桌上那包仙贝,“这是特意留给我的?”

    “当然。”

    

    他当游戏实况up主已经好几年了,喜欢他的实况蹲他直播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厨艺高超的室友,人称室友J,时常会在直播的时候投喂他食物。虽然室友本人从没出过镜,但他做的料理出镜率非常高,有时是汉堡肉有时候是蛋包饭,品种繁多。直播间的粉丝都调侃二宫好口福,他便也配合地摸了摸日渐圆润的肚子。

    “晚上好,我是Nino桑,今天要来直播一个经典的游戏,古墓丽影……”

    他瞄了一眼弹幕,随意地回答着弹幕的各种问题,“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游戏吧。”

    劳拉在各种坟墓里钻来钻去,配合着压抑的音乐和昏暗的光线营造出诡异的气氛。初次以外还有松本在背后做饭的声音,本来有一些怕怕的二宫突然像是被拉回了现实。

    过了一会儿,直播间的观众们只听见二宫喊了一声,“猪排!”

    【哈哈哈哈什么猪排】

    【猪排??】

    【我是空耳了吗😂】

    【突然猪排】

    “啊不是,刚才J问我要吃鸡排还是猪排。”

    【室友J安定的出场】

    【室友J又在做饭了吗】

    【羡慕哭】

    【好像吃室友J做的饭】

    【我也想】

    对待这种弹幕,二宫通常会一言不发地朝着镜头露出一个有些得意的笑。

    【为什么室友J一直不露脸?】

    【好像没什么特别原因】

    【好像有一次说是怕影响室友J的生活】

    【听声音感觉室友J很帅】

    “咳咳。”二宫假咳了两下然后又仿佛憋不住了似的笑了起来,“不过J确实很帅哦。”

    紧接着直播间的人就听见有声音由远及近地问,“诶为什么突然夸我帅?”

    松本看了看桌上那包直播开始后就再也没动过的仙贝,拿了一片塞进二宫嘴里。

    “因为J@“&+%?帅嘛。”

    【这是什么喂食play】

    【日常喂食】

    【Nino桑说了啥?】

    【啊室友J笑的好开心】

    “还有五分钟开饭。”松本留下了这么一句又回到了厨房。

    

    正当松本端着两份饭过来的时候,二宫正在调整音量,被屏幕里突然出现的东西吓了一跳,手一抖就敲到了摄像头,摄像头往右偏移了几厘米。

    直播间的带脸小窗口突然出现了一条白的发光的胳膊,紧接着胳膊主人一闪而过的脸。

    【刚才是不是看到室友J的脸了?】

    【我也看到了,好帅】

    【谁截图了?】

    【太快了没来得及】

    【啊啊啊室友J好帅】

    二宫的跟前多了一碗饭,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操作,专心和眼前的东西对战的他没有精力分神去看弹幕,他知道摄像头刚才被他撞歪了一点点,不过应该不影响。

    松本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似乎是要等他吃饭,刚好被拍进去了半张脸,他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杂志,T恤下的手臂不瘦弱,有着好看的肌肉线条,时不时地端起手边的杯子喝一口水,嘴唇微润,喉结滑动。

    【啊啊啊啊好帅】

    【这是什么意外福利】

    【手好好看啊】

    【室友J超帅嘛】

    【我完蛋了竟然觉得室友J喝水好苏】

    【完全没在看Nino桑的操作了】

    【Nino桑要哭了】

    【Nino桑现在估计看不了弹幕】

    【他没发现镜头歪了吗】

    【天惹疯狂截图】

    二宫终于看了一眼小窗口,发现松本被拍进去了,可他没有手调整摄像头只好喊对方,“J!”

    “嗯?”被呼唤的人下意识地凑了过来想听他讲话,这下结结实实地被拍进去了正面。

    【截图成功!】

    “你坐过去一点,被拍到了。”二宫没想到他这一叫让松本被拍的更彻底了,只好哭笑不得地提醒对方。

    松本看了眼小窗口果然看到了自己,抱歉地对镜头笑了笑坐远了。

    

    “这是今天J做的猪排蛋包饭,哇还热着太棒了!”

    【不要看蛋包饭,我要看室友J】

    【想看室友J】

    【求室友J正脸】

    “好吃!”二宫塞了一大口猪排,腮帮子鼓鼓的。

    “好吃就好。”松本又倒了两杯乌龙茶过来,俨然把游戏直播变成了吃播。

    “J她们都想要你再露个脸。”她指了指弹幕,松本看到了笑了起来,“不了不了。我在这里坐着就好。”

    “他说不了不了。”二宫重复了一遍松本的话,说着说着就笑出了声。

    二宫到底是没能满足弹幕的愿望,直接导致了后面几天他一开直播就被铺天盖地的【表白室友J】淹没了。

    明明是自己的直播间,可弹幕却都在表白松本,二宫故意瞪了瞪镜头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说,“你们这群人真是……这难道不是我的直播间吗?”

    松本在后面笑,一边若无其事地端了一块蛋糕和一杯咖啡走了过来,装模作样地凑近看了看弹幕然后轻轻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就在二宫的头顶,像羽毛在挠一般,笑得二宫觉得心里痒痒的。

    【那我表白一下Nino桑】

    【室友J对Nino桑真好啊,好温柔】

    【被室友J圈粉了】

    ……

    看着那些持续刷新的表白J的弹幕,二宫突然觉得很火大,他转身拉住了松本还没有脱下的围裙,对方毫无戒备地被他一下拉的失去了平衡,下一秒二宫准确地对上了松本的唇,他品尝到了对方软软的唇和他刚泡的咖啡的醇香微苦滋味。

    他知道弹幕肯定又爆炸了,可他不想去看也不想去和观众解释他为什么要亲吻室友J。


    那明明是他一个人的J。

    

  ——————END——————  


评论(18)
热度(32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