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咖啡杯和咖啡师

前文  一对咖啡杯:(上)  (下)

@藍鳶/嵐鳶

  咖啡杯和咖啡师

  

  临近发布会的一个月,是整间工作室最忙的日子,修改设计稿,打版制作,试穿,再修改,松本往往会在这样的忙碌下突然想念Nino’s里悠闲得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然而克己的他仅仅只是想念一下,并不会因此自暴自弃对现在的忙碌产生不满,不过,他倒是很想在这种时候来上一杯Nino’s的咖啡,提神醒脑。

  “有人要喝咖啡吗?”不知道是谁的脑电波和他对上了,“我们叫Nino’s的咖啡喝吧。”这位同事的提议引起了一片赞同声,让沉闷的工作环境有了一丝活跃,“我要摩卡!”“我要拿铁!”七嘴八舌的点单让那位同事有些混乱,干脆拨了Nino’s的外卖电话,按了免提。

  “你好,这里是Nino’s,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对方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的时候,松本不知怎的忽然有些想笑,明明是每天都能听见的声音,此时以这种方式出现倒显得有些有趣起来。

  点完了单,挂了电话,工作室里刚掀起的小小涟漪恢复了平静,当大家都再一次沉迷工作心无旁骛的时候,电梯在他们楼层停了下来,紧接着脚步声与浓郁的咖啡香味向他们靠近。

  “咖啡来了。”不知道是谁的鼻子如此灵敏,往门口东张西望着,有人提着好几个袋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松本下意识地朝那边望去,对上了那人充满笑意的茶色瞳孔。

  “谁的摩卡?”那人的声音像加了适度牛奶和糖的咖啡一样柔和又醒神,等到咖啡一杯杯都送到了对的人手中,那人又背着手像是完美地完成了任务一样慢悠悠地踱了出去。只可惜刚才人太多了,他的那杯咖啡甚至是别人递给他的,错过了在交接咖啡时趁机摸手的机会。

  “怎么想到亲自送外卖来啦?”他抿了一口咖啡,忙里偷闲地给二宫发了讯息。

  “来看看你有没有认真工作(笑)。”他几乎秒回了过来,几秒钟之后又跟了一条,“其实是想你了。”

  这话虽然简单,可像这样偶尔丢开傲娇人设的直白言语却像加了半杯牛奶的咖啡一样让松本觉得无比甜蜜。

  “我去好好工作了。”松本又迅速地回复了一句,再次投入到工作中去。

  

  加班的夜晚只有家中等着他回来的那个人才给了他一丝慰藉。出办公楼的时候,楼下的Nino’s咖啡厅早已停止营业,他发了条消息报了个平安,手机那头的人给他拍了桌上的夜宵,鸡胸三明治配了低脂酸奶,让他把“大晚上的吃夜宵会胖的”的顾虑吞了回去。对方没有给他做咖啡,白天他已经喝了两杯了,再喝二宫怕影响松本的睡眠,尽管对方宣称自己只要抱着他睡觉,喝再多咖啡都能睡着,二宫还是给他做了酸奶。

  可能是因为对方常年在咖啡厅里泡咖啡,松本总觉得对方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咖啡豆的香味,以至于一踏进家里都似乎闻到了咖啡的味道,他觉得那味道比什么香水都好闻,那不仅是咖啡的香味,也是二宫的香味。

  

  在家里,二宫就是他的专属咖啡师,第二天是难得的假期,松本赖了一会儿床,就觉得有好闻的咖啡味飘进他的鼻孔,自从和二宫在一起之后,他的咖啡瘾好像越来越重了,二宫也常常会给他泡无咖啡因的咖啡,但松本坚持认为真正让他上瘾的不是咖啡而是二宫本身。

  他的专属咖啡师没有像店里一样围着围裙,反而连裤子都没有穿,光着两条细腿在厨房间里忙来忙去,头发也没有整理,乱糟糟的像个鸟窝,可泡咖啡的动作依旧优雅好看,等到那只画着薰衣草的浅紫咖啡杯盛满了咖啡之时,对方用另一只手端着那只画着向日葵的浅黄杯子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光裸的腿随意地靠着他,趁机把电视机切回了他爱看的频道,然后偷偷笑了起来。

  吃完了早饭,二宫穿上了裤子和外套说是要上班去,松本有点遗憾,他独占二宫的时间竟然如此短暂,记得他以前曾经休息日想要二宫在家里陪他,对方以周末的生意更好不能放弃赚钱为由残忍地拒绝了他。

  “你店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咖啡师……”他寻找着让二宫不用亲力亲为的理由。

  “可是Nino’s里不能没有Nino。”他皱皱眉,“不然就不能叫Nino’s了。”

  松本竟然无言以对,因为他觉得二宫说的有道理。在家里瘫了一会儿,没了专属咖啡师在他身边给他续杯,那漂亮的咖啡杯都似乎黯淡无光起来,松本想了想终于在二宫出门一小时后也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

  既然二宫不过来,那就他自己过去。明明是周末,松本却为了见他不得已地去了自己工作的区域,下了地铁,穿过一座购物中心,他来到了几乎每天都会进出的那栋熟悉的办公楼,因为靠近地铁和购物中心,Nino’s周末的人的确要比平时还要再多一些,松本推门进去的时候,二宫正在泡咖啡根本没注意到他也没空招呼他,他望了一圈甚至没能找到可以坐的地方,只好悻悻地走到了吧台。

  细窄的腰上系着黑色围裙,白衬衫的袖子整齐地挽了起来,明明是熟悉得仿佛每天都能见到的场景,松本却依旧看得目不转睛。

  他知道那围裙下的腰上有软软的肉肚子,知道那双优雅地泡着咖啡的手平时带点微凉,滑过他身体的时候带来微妙的刺激。此时不能够独占的这位咖啡师,早在用咖啡征服了他的胃之后又用脸、肚子、屁股、腿和偶尔傲娇的性格征服了他的心。

  “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像是感觉到有人过来了,二宫回过头招呼着,又在看清他的脸之后诧异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不好好在家里休息跑过来干嘛?”他扁了扁嘴,明明是开心得都要掩饰不住了,却硬要摆出嫌弃的表情说着口不对心的话。

  “想喝你泡的咖啡了。”

  “得了吧我不是早上才泡过了……”

  “嗯。”松本笑了起来,“其实只是想见你了。”

  二宫低下了头去,微微红了耳朵仿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摆弄着那排好看的情侣咖啡杯。

  “那两对咖啡杯……新进的?”

  “嗯。”

  “能自留吗?”

  “都自留了我就不要赚钱啦。”二宫埋怨着,“你都买多少咖啡杯了我们根本用不过来。”

  “也不一定要用来喝咖啡啊,可以刷牙,可以种盆栽还可以当笔筒。”

  二宫听罢,完全没有被他说服,不客气地翻了他一个白眼,“不能。”

  “那我付给你钱。”

  “你的钱就是我的钱,还是没有赚啊。”二宮收起了杯子,决定从根本上断了松本的念想。

  有客人朝他这边走了过来,似乎想要点单,看见松本杵在那里又犹豫了起来。

  “没事情就别呆在这里,你挡着别人点单了。”二宫挥挥手要赶松本跑。对方却铁了心一样纹丝不动。

  “有事情,我要买那对杯子。”他指了指二宫身后的杯子。

  “真是受不了。”二宫瞪了他一眼,“这对你又要打算怎么用啊……”

  “嗯……做茶碗蒸?”

  “……”

  松本到底还是成功地买到了那对杯子,然后只拿走了一只,把另一只留给了二宫,“这下我们就能在工作的时候也用上情侣杯啦。”他开开心心地拿着杯子点了一杯卡布奇诺要求倒在这只“自带”的杯子里,而二宫却在想,他待会儿难道还要特地去一次办公室把杯子放好吗?

  

  “喝完了吗?”

  “嗯。”他放下手机抬头看朝他微笑的咖啡师,“有免费续杯?”

  “没有。”他伸手拿走了他的杯子,“我是来没收你的杯子的,下周一再还给你,你记得早上过来拿。”

  “我一定记得。”他趁机摸着对方搭在他桌上的手,“早上不过来喝一杯你泡的咖啡可没法开始一天的工作。”

  二宫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喝完就快点走,后面还有客人等着座位呢。”

  哪有这样招待客人的啦,明明以前还会夸他的帽子可爱给他免费续杯还送焦糖饼干,现在怎么这样。松本偷偷埋怨着一边心里想笑,看二宫又勾起了嘴角,完全没有一点“刚才粗暴地对待了客人”的愧疚之情,“还有,晚上我想吃汉堡肉了。”

  ——————END——————

  

 

评论(9)
热度(205)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