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晚安篇)

前文:【末子】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早晨篇)

【末子】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同居篇)

给所有还在修仙的人一句晚安w

起床看到这篇的人,早安哟

  晚安篇

  

  16.

  刚住进来的时候,二宫其实并未对那个松本产生太大的兴趣,即使他颜好身材好待人谨慎又温柔,但也只是一个还挺好的同学和室友,毕竟他们专业不同,兴趣和交友圈也相差甚远。

  面对松本休息日总是穿的花里胡哨的出门的行为,二宫打心底地将其认为是年轻人精力旺盛瞎折腾,换作是他,绝对连自己的房门都不想踏出。但同时也得承认,这再怎么花里胡哨令二宫无法理解的衣服穿在他的这位室友身上却成了时尚杂志的感觉。

  松本在服装饰品上的开销很大,五人曾经一起出去逛过街,二宫闲的无聊就算了一下松本当天的支出,并在心里换算成了游戏数量。

  他知道松本有在打工,虽然这里的房租便宜,可要负担起这些开销就不得不去打工了,就像二宫自己,为了能够愉快地买游戏打游戏供养任爸爸,二宫也会去打工。他不知道松本具体打的什么工,只知道他经常过零点才会回家,有的时候甚至半夜才会回来,房子的隔音效果不算太差可也不算太好,即使对方刻意放轻了脚步,二宫还是能够听到他的上楼开门洗澡回房间的声音,当然他并没有因为对松本产生不满。

  有一次他打游戏打到半夜,开门去洗手间时正好遇上松本上楼,突然的眼前一亮吓了松本一跳。

  “还没睡啊……”他关掉了手机的手电筒,走完了最后一个楼梯。

  “嗯……”二宫抓了抓脑袋,“不小心就打到了现在。”

  “早点睡吧。”松本转动着自己的房门把手,满脸的疲倦,却依旧对他笑了笑。

  “你也是。”他看着松本发胶失去效果而变得软趴趴的头发,“打工辛苦了。”二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松本说这些,显得特别关注他,一点都不符合自己“冷漠毒舌”的人设,可听了这话,对方反而笑得更灿烂了,搞得二宫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好又留下一句“晚安”猫了背快步溜进了洗手间。

  

  17.

  今天是周五,上班时间会从平时的12点延长至午夜两点,当然午夜的工资比白天要丰厚不少,但是作为一个注重健康养生的人总那么熬夜对身体不好,所以除非手头有些紧张了,松本很少会接周五以外的午夜场。

  他偷偷地打了一个哈欠,压低了他那贴满亮片的帽子,将耳机随意地挂在了脖子,抬头发现店长在招手叫他过去。他下了座位,才发现店长身边隐隐约约站了一个人

  “认识一下,这位是今天开始在本店驻唱的Nino。”

  酒吧的灯光有些炫目,划过那位驻唱歌手的脸时他看见对方下巴上的那颗小黑痣。

  “Nino?”

  “诶?润君?”那人从有些过长的刘海下露出眼来,一双茶瞳充满笑意地看着他。

  “你怎么……”松本一时惊讶地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对方却轻轻地笑了起来,“原来润君在这里打工啊。”

  一旁的店长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一边一个勾住了他们的肩,“原来你们认识啊……那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你们自己好好配合好好干活。”

  店长走了,松本突然像是憋不住笑意一般地笑出声来,“住同一个房子的同学居然在同一个地方打工也是够巧的了。”

  “是啊。”二宫也豪放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上下打量起了松本,“所以润君是做什么的?”酒吧里的音乐声有些吵,导致二宫不得不稍稍抬头凑近对方的耳朵说话。

  松本低头抬手做了一个打碟的动作,又指了指不远处的打碟机和混音台。二宫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也抬手玩了几下空气吉他,松本看明白了,对方这是说他除了唱歌还弹吉他。

  当天松本就见识到二宫的弹唱,可以温柔抒情,可以电音摇滚,同样是那张看上去像高中生的脸,配合着表情,反差却能如此之大。两人的初次同台,他们略加商量,还配合着即兴表演了一首暴风雨组曲,店内顾客反响十分热烈。

  表演结束,他与松本默契地一击章,对方显然很高兴和他合作,下意识地牵着他的手牵了好久,“Nino,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会唱歌弹吉他。”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你在当DJ。”

  “哈哈哈看来我们对室友的了解还不够。”松本挤挤眼,伸手把耳机摘了下来放到桌上,一边走下来一边朝二宫喊,“下班啦下班啦,一起回家吗?”

  “当然。”二宫将吉他撞进了包里,小步跟上了松本的步伐。

  半夜的电车早已停止运行,所幸这家酒吧离租房并不远,两人便吹着夜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往回走,明明没有喝酒,虽然他们还未成年不能喝酒,却似乎有一种醉了的感觉,松本突然看了他一眼放肆地笑了起来,“亏你穿成这样就来酒吧唱歌了啊……”

  二宫看了看自己那件最中意的蓝精灵T恤,耸了耸肩,“我也想知道店长怎么就让穿成这样的我来工作了呢……”他停顿了一下,又夸张地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一定是因为我太有才了。”

  对方被他逗笑了,扶着栏杆笑得直不起腰,笑够了突然表情又认真了起来,“说不定你说的是真的。”

  “嗯?”对方似乎没听清,眯着眼睛看他。

  “没什么,快点回家吧。”松本加快了脚步,又回头开他,“我已经困死了。”

  

  18.

  不约而同地轻手轻脚开了门上楼的时候,二宫突然有一种自己在做贼的感觉,身边的松本是他的同伙,他们要偷偷上楼借用一下浴室和房间。想到这里他没忍住扬起了嘴角,松本的手机手电筒在楼梯上扫来扫去,余光里竟看见二宫在笑。

  “哇,吓死我了,你笑什么呢。”

  “我笑我们像两个小偷。”

  “哈哈哈哈说什么呢。”松本拍了他一下,“话说等下我们谁先洗澡?”

  “啊。”二宫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如一起洗吧。”

  “…啊?”松本心下一惊,他们才刚刚习惯洗澡的时候另一个人在里面做别的事突然就发展到可以一起洗澡了吗?也太快了!他还没做好准备!

  “开玩笑的。”

  ……吓死了。

  他们当然是没能一起洗澡,因为二宫洗的快就决定让二宫先洗,松本则先回房间收拾东西,一会儿二宫洗好了,穿着白色T恤和条纹大裤衩就过来叫他。他房间的灯不是很亮,但松本总觉得二宫身上那件白色T恤有些透,隐隐约约地透着乳首,明明对方穿着衣服,明明自己也不是故意的,就忽然觉得这么盯着别人胸口看的自己像个“绅士”。

  整个澡他都洗的心不在焉的,脑洞大开的松本正在脑补他要是真的和二宫一起洗澡时的场景,对方的身体瘦却有肉,胯下垂着的东西略微与身材不符地尺寸惊人,这要是真一起洗了目光该往哪里看啊。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一起洗。

  终于洗完了澡之后他爬上了床准备睡前刷会儿推,line却突然震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笑了,是隔壁那人在和他说晚安呢。

  “嗯,晚安。”

  

  19.

  为了路上相互有个照应,两人和店长沟通了尽量把班排在一起,于是家里的其他三人就经常目睹两人同进同出,像兄弟一样。

  “是约会哦。”二宫开玩笑道,松本也不反驳,笑嘻嘻地打量着二宫的衣服上写着寿司的咖喱饭,“你就穿这身去约会啊?”

  二宫侧头眨着眼睛看他,“我还有一件写着狗的蛇,要不给你凑个情侣装?”

  “不了,谢谢。”松本严肃拒绝,并下决心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给二宫搭配一下衣服,不能让他仗着自己好看就瞎穿。

  对方背着他的吉他,懒懒散散地踱着步,松本突然想到再过一周二宫就成年了。

  “是啊,下周我就可以喝酒了。”二宫得意地看着他,又露出了有些欠扁的笑容,“要不要我等你一起啊?”

  松本忍住了想拍他脑袋的冲动,瞪着眼,看着对方那张依然怎么看都像是高中生的脸,“难以置信你这个家伙竟然比我大。”

  不过后来,二宫真的说到做到了,成年夜那天没有喝酒,硬生生地等到了松本也成年了一起喝,五个人在客厅里庆祝全员成年,二宫还给松本做了一首曲子叫《松本之歌》,结果五个人都醉得不省人事,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枕着二宫的肚子,软软的,还挺舒服。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离开对方的肚子,又觉得太舒服了,顺手当抱枕抱住了。

  

  20.

  这样手感极好的人肉抱枕,松本后来有幸又体会了一次,那是一年夏天,松本房间的空调因为过劳罢了工,跑到了隔壁房间紧急避难,陪对方打了一天游戏,一开始是街霸后来是超级马里奥又后来是某恐怖游戏,结果二宫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人一惊一乍地吓得不轻,搞得松本晚上紧张兮兮的,又怕对方觉得他胆小,只好借口自己睡觉需要抱枕理所当然地让二宫充当了抱枕。

  抱上了难忘的软肚子之后,他听见二宫轻声笑了起来,“你说我去开发这样一款抱枕有没有销路啊?”

  本来也就是随口一句的玩笑,对方却格外认真地思考了起来,“销路可能会有,不过我觉得抱枕肯定没有本体舒服。”

  二宫仿佛听到了商机,有些激动的猛一转身,不小心和松本脸对了脸,“那看来我得和你收服务费了。”

  “多少钱?”

  “不贵,也就几顿汉堡肉吧。”

  松本笑得直抖,却一直没舍得松手,两个人又瞎扯了一会儿,终于松本先睡着了,意识飞走的时候还能听见二宫和他说晚安。

  他也迷迷糊糊地和二宫说晚安,顺便将他的肚子搂得更紧了。

  

  21.

  刚剪的头发清爽得很还做了造型,V领的T恤配上小马甲,简单又时尚。一进门,店长就发现二宫今天打扮得格外精心,以为对方开窍了,上去调侃了几句,“今天怎么啦?等下有约会?”

  那人指指身边的松本,店长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被松本玩了换装游戏。

  真人换装游戏可刺激了,戴着一顶满是亮片的帽子的松本笑弯了眼睛,看着自己精心搭配过的二宫一边感叹,一边感觉成就感满满,他摘了耳机,走到了二宫跟前坐了下来。

  他低着头调音,垂着眼睛看他的调音器,松本盯着他的发旋发呆,感觉被盯了的人忽然抬起头来意味不明地冲他笑了起来。

  “嗯?”松本不明所以,有些像偷看被抓包,但转而又想看看又怎么了。

  “其实等下是有约会来着。”

  “诶?”松本愣了一下。

  见对方发起愣来,他才慢慢悠悠地补充道,“和润君。”

  知道又被对方耍了的人一点也不生气,扯了一下二宫快要滑下肩膀的衣领,笑了起来 “那等下喝一杯再下班?”

  “好呀。”这么说完之后,二宫也正好调完了音,把吉他放到了一边,开始直愣愣地盯着他看,想起他今早穿着背心和围裙在厨房里给他做早饭的样子。

  “怎么了,还有别的事?”

  他对上了一双十分无辜的茶色眼睛,那人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求你了润君,我想看裸体围裙!”

  “……什么鬼啊!”

  

  22.

  他现在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虽然是难得的做夜宵,可比起这个,他现在觉得乳首被围裙磨的有些疼,对方坐在餐桌前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皮肤白皙却肌肉线条好看的手臂巅着锅子,滋滋的油炸声和煎蛋的香味和松本的裸体围裙侵袭着二宫的感官。

  “看够了没!”他恶狠狠地瞪着二宫,要不是因为二宫答应他以后也能给他玩真人换装游戏,他才不会答应这种鬼要求呢。

  想想以后的日子,也不知道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END——————
接下来,希望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都能睁开眼就看见你。

评论(18)
热度(20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