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开什么玩笑

一个胡闹的愚人节小故事。

柯南梗?(。

开什么玩笑

  我是偶像组合岚的成员松本润,某一天在和同组合的成员二宫和也一起在他家喝酒的时候,喝多了便留在他家里过夜,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身体变小了,啊不是身高体积的大小而是年龄的大小。

  准确来说,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自己变小了,爬起来昏昏沉沉地走向浴室准备和以前一样洗漱的时候,我抬头看见了镜子,竟然发现头发一夜之间变长了!

  

  中分的刘海,发梢遮过了眉毛和耳朵,后面的头发扫到了肩膀微卷而乱翘着。

  才刚结束99.9拍摄没多久的他还留着深山大翔的短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一夜长那么长。

  松本对现在这个发型有印象,那是他十年前演道明寺时的发型,不仅如此眼角的皱纹也没了,明明是宿醉身体却很轻松,整张脸都变年轻了,他的身体回到了十年前!

  原本的困意一扫而空,松本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种超现实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一定是在做梦。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还挺疼。

  慌慌张张地跑出浴室,二宫还在床上睡觉,脸埋在枕头里一如既往地看上去不利于呼吸。

  “kazu...kazu!”他摇晃着对方的身体喊着他的名字。

  “唔…”对方没好气地伸手拍开他,转过身来不情不愿睁了眼,“润君,怎么了?”

  还好还好二宫好像没有变成十年前,他又仔细地看了看二宫,不对,脸还是那张脸,但头发变长了,是有明功一的发型,再揉了揉二宫的脸,没有一点皱纹!掀开被子和上衣,有分明的腹肌!

  “Kazu,我们变小了。”震惊过头之后松本反而冷静了下来。

  “说什么呢...”二宫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你看这床这房间不是和原来一样大嘛。以及你这顶道明寺的假发哪里来的愚人节玩笑吗还挺真的...”

  “我是说,我们变年轻了。”松本说着又去掀了一次二宫的衣服,“你看!”

  “哇…我的腹肌又回来了。”二宫没心没肺似地笑了两下,遭到松本充满着“你就做梦吧”的白眼之后又收回了笑容,拿起了床头的手机看了看自己又扯了扯松本的头发仔细看了看她的脸。

  “你说得对,我们变年轻了。”

  “怎么会这样?”

  二宫举着手机上的4月1日给对方看,“可能是愚人节的玩笑吧。”

  “所以明天就会变回来了是吗?”松本有些不安地皱着眉头,二宫收回了手机打开了谷歌,“嗯——”他拖长着声音像是思考着什么,“这就不清楚了。”

  “幸好明天没有节目要录制。等等你在搜什么?”他凑过了头看二宫在手机屏幕上敲敲打打。

  “我在搜有没有人和我们有一样的遭遇。”二宫的表情有点凝重

  “那么……有吗?”

  “有。”

  “谁?”

  “……工藤新一。”

  “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松本瞪了瞪眼,伸手就要敲二宫的脑袋,被他嬉皮笑脸地躲了过去,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见二宫这样无所顾忌的笑容他反而也放松了下来,觉得事情好像也没有那么严重了。见松本不生气了,二宫又接着胡扯,“说不定有人给我们喂了APTX4869。”

  “醒醒,就算柯南复刊你也少看点吧。”

  “嘛嘛,变年轻也没什么不好的嘛,人都是希望自己永远年轻的。”二宫安慰着他。

  “不,如果arashi都成了40代大叔的时候我们看起来还只有30代就有点恐怖了。”

  “那就arashi一起变年轻吧。”

  “这是说变就能变的吗?”

  二宫沉默了一会儿,松本知道自己对待对方的胡扯太认真了,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全员一直很年轻好像也很恐怖。”

  话音刚落就听见二宫自信满满地朝他喊,“Nino桑永远十八岁!”

  ……是不是真的吃错药了啊。

  

  “明天就会好的啦。”二宫终于爬下了床,进了浴室该刷牙刷牙该洗脸洗脸,松本就一直跟着他看着他期望能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

  “可现在一点都不好。”松本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及和二宫逐渐缩小的身高差。“我好像又变小了。”连声音都更加奶声奶气起来。

  他回头看了看松本,“哇,这是15岁的润君,也太可爱了吧。”持续变短的头发和变成圆圆包子脸的松本无奈地看着二宫突然兴奋起来地扯了扯他的脸。

  虽然其实二宫也在变小,但感觉不是自己在缩小,而是二宫在长高,那时的二宫本来就比自己高,“还总喜欢骗我,天天在过愚人节一样。”

  “我也没有那么过分吧。”二宫皱着鼻子小小。

  “不知道你当年那个‘兄弟’怎么样了……”

  “哪个兄弟?”二宫说着,往自己的身下看,马上被那个比自己矮一点点的人拍了脑袋,“小孩子思想纯洁一点。”

  还真把自己当小孩子了。

  玩笑开够了,两个人可是冷静地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本来只是变成了25岁还没什么,大不了去剪个头发伪装一下,但15岁可就没法蒙混过关了,万一接着变小变成5岁可就比柯南还厉害了。

  不过他还没见过5岁的松本,一定可爱爆炸。两人又等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再继续变小,而是保持在了15岁。

  “我们20年前发生什么了吗?”

  “嗯……”二宫努力回想起来,“再过一年我们就出道了吧。”

  “快想想你出道前那年对我干了什么过分的事。”

  “诶?为什么是我。”二宫不满起来,“说不定是你呢。”说完二宫又反悔了,“好吧,肯定是我。”

  他想起来了,那年的愚人节,他和松本开了一个玩笑来着。

  “你开什么玩笑了?”

  “你也不记得了吧。”二宫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想突然发现,那好像不是一个玩笑。

  “你倒是快说你开什么玩笑了。”15岁的松本抓着15岁的二宫的胳膊,觉得他们变小的症结一定在这里。

  “润君……啊我当时应该叫的你松润,我喜欢你。”

  话音刚落的瞬间,松本觉得自己的视线开始慢慢变高,身前人开始慢慢变得比自己矮了,很快他就恢复到了熟悉的和二宫的身高差,刚才近乎拽着二宫的动作由于恢复了身高差反而像是要把他抱住了似的。

  “深山大翔!”

  “渡海征司郎!”

  “太好了变回来了。”二宫挣脱了对方的手,“以后不敢随便乱开愚人节玩笑了。”

  “我也是。”

  “诶?”二宫惊讶地看着他,想说他怎么没有对方开过愚人节玩笑的记忆。

  松本又抓了他的肩膀,“我说,我也喜欢你。”

  “愚人节……”对方皱皱眉。

  “不是。”

  “快乐。”

  “好吧,愚人节快乐。”他松了手,直接拥二宫入怀。“原来你20年前就喜欢我了?”

  二宫辩解道,“那时候真的是愚人节玩笑。”

  “真的吗?”

  “你猜呢?”

  松本哼了一声,“不管了,我反正就当是假的。你肯定是喜欢了我20年。”

  二宫把脸埋在他肩上不可置否地fufu笑了起来。“那么我们早饭吃什么呢?”

  “唔……”他看了看二宫,犹豫着要不要开玩笑说吃对方,那人像是早料到会这样一样自己补充了问题,“我想吃煎蛋三明治。”

  他只好撒了手,虽然痛心疾首,却面不改色。

  “那就煎蛋三明治吧。”

  

  

  愚人节快乐!

评论(11)
热度(146)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