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同居篇)

又称宅家篇x

5k,难得的长更,熟悉的睡了一觉起来半夜更新【】

祝睁眼看到这篇的你们有个美好的周日w

前文:【末子】与你一起度过的每一天(早晨篇)

  8.

  时间是和平时并无两样的晚上九点多,松本坐立不安地放下手中的书,拿起手机随手刷了几下也什么都看不进去,起身走到门口推门望了望浴室又走回来坐下了,过了一会儿像是终于忍不住似地下了楼。

  原因很简单,他实在是尿急。

  “不好意思啊松润我正在用……估计……嗯……还要一会儿。”相叶的声音隔着楼下那间浴室的门幽幽传过来,“楼上的Nino在用吗?”

  “没,Nino在洗澡……”

  “那你直接进去尿不就行了?”相叶不解,“洗澡又不用马桶。”

  不行啊……

  他对着门朝里面的相叶翻了个白眼,谁个个都像你似地没事就闯别人浴室玩!

  松本想起他第一次被相叶突袭浴室的时候自己非常不留情地把他踹了出去,之后相叶还和二宫抱怨“松润无情地把我踹了出来”,接着作为学长的相叶受到了二宫毫不掩饰的嘲笑和吐槽。

  所以,闯别人浴室这种事情松本是绝对不会去干的,他自己就不喜欢洗澡的时候有人进来,虽然都是男人,他有的对方也有,小时候没啥感觉也被带着去过大澡堂随意闹腾,大了反而有些害羞起来,特别注重这类事,平时股间不小心过于精神了都会翘起腿遮住。

  挣扎着走回了楼上,二宫刚进去没多久应该没那么快洗完。他不知道二宫是否在意这些——根据二宫总会在洗澡前把自己脱得只剩一条内裤来看估计是不在意的。可是在人洗澡的时候进去方便总是有些……不过现在算是特殊情况,二宫一定会理解的。

  他真的快憋死了。

  站在门口,听着里面的流水声,松本这么说服着自己一边敲了两下门。

  “谁?”

  下意识地只回了一个“……我。”松本纠结了一秒要不要报出他的全名,就被二宫一句“是润君啊,怎么啦?”打断了。

  “想用下马桶。”松本如实回答着,就听见里面传来了听不太清晰地一阵轻笑。

  “进来吧,门没锁。”

  

  9.

  流水遮盖了他的视线,但二宫仍然能够感受到进门人的犹豫,对方是个会把突然闯入浴室的相叶踹出去的人,大概很介意洗澡的时候有别人吧,应该也会考虑到别人在洗澡时有人进来的心情,这样一想就明白了松本的犹豫。

  他刚洗完头,把湿透的头发往后一撩好让他能看清前方从而准确无误地拿到那瓶沐浴乳,视线清晰的一刻,他的余光里看到对方走到马桶边,拉开拉链掏出了他的小兄弟,虽然他没有想要故意去看对方的,但视线还是不经意地瞟了过去,最近气温升了些,松本上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长袖T恤,衣摆撩了起来,微微地露着腹肌和人鱼线。刚在心里赞叹对方的身材真好,下一秒他发现对方竟然也在往他这里看。

  四目相对之后,一时谁都没有说话。

  松本解决完了,麻溜地提起了裤子洗了手打算开溜,还没忘记和二宫道歉,二宫倒是笑了起来,“不不,该我说对不起,不过真的很好看。”

  不,等等,你说什么好看?

  “润君的腹肌。”

  哦哦是这个啊,松本心下一惊,对于这样的夸赞一般来说是夸回去,可是二宫身材瘦小的腹肌也只是隐约可见,倒是胯下那东西的尺寸着实与身材有些不符,令他惊讶。

  ……然而不能夸这个啊!

  尴尬之下,松本只好也笑了起来,“不如下周开始你和我一起去健身?。”

  “这就算了。”二宫连连摆手,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肚子,“一块腹肌可是我引以为傲的作品。”

  这话彻底把松本逗笑了,因为不得已闯二宫浴室方便的尴尬也不知所踪了,二宫关了水似乎洗好了样子,拿毛巾随便擦了擦身体又说“其实下次你可以直接进来的……”

  松本还想说些什么,又被二宫打断了,“不然你要洗两个半小时的时候我可憋不住。”

  “喂……”松本听懂了对方是在吐槽他平时泡澡时间太久,“我也没有每次都那么久吧。”

  对方穿上了内裤,套上了上衣这会儿正在套长裤,本来打算速战速决撤离浴室避免尴尬的松本再和二宫东扯西扯的过程中直接聊到了二宫穿完了衣服。对方扯了条毛巾随便擦了两下头发就想走,被松本眼疾手快地塞了一台吹风机,一边按着他的脑袋唠叨着“不吹干会感冒”的同时,二宫一脸不情愿地打开了门,抬头,对上了相叶略带惊恐的脸。

  对方扫了他们两眼,终于还是问了一声,“松润你……还需要用楼下的洗手间吗?”

  “啊,不用了,谢谢。”

  

  10.

  “所以,今天午饭吃什么?”当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樱井第三次发出疑问的时候,还是没人回答,大野停下捏泥人的手,歪了歪脑袋,“吃鱼吧,我昨天刚钓到的。”相叶哗啦啦地翻着外卖单子“要不我给大家做麻婆豆腐吧?”二宫保持着打机的速度迅速回答,“那我情愿不吃饭……”

  松本忍住自己突突跳的太阳穴,打开了冰箱门看了一眼又关上了,“我出去买点食材。”他看了看剩下的四人想看看有没有人打算和他一起去,然而只有二宫和他对上了视线又马上移开了,“Nino?”

  他只是叫了对方一声,没有说剩下的话,抱着手柄的人轻叹了一口气,“好吧,我陪你去。”

  他穿好了鞋回头看二宫没忘记把掌机揣进兜里,留守家里的三个人和他们挥了挥手让他们快点回来,转身翻找起家里还有没有剩下什么吃的。松本一边答应一边关了门,听见二宫在旁边偷偷地笑。

  “怎么了?”

  “没怎么。”他缩了缩脖子,手插进了裤袋小跑了起来,“我们快点去超市吧,快饿死了。”

  

  11.

  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面转,松本突然想起来他刚来这里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没有课的时候同住的几位学长大概带他们吃了半年外卖,偶尔相叶会做点麻婆豆腐猪肉生姜烧什么的,味道不太稳定时而好吃时而微妙,大野有的时候会钓点鱼回来做料理但是二宫吃不了生食和海鲜,每次看见他都觉得惨兮兮的。

  对方虽说是个对食物没啥需求的人,每天外卖叫点拉面饺子什么的也不厌,可松本总觉得对方这样下去不行自己也不太想继续吃外卖了,于是问了大家意见每人出了点餐费由松本去采购食物并亲自下厨改善伙食。

  在几个月的相处里他早就了解到了相叶喜欢做奇奇怪怪的东西大野只会做鱼相关的料理而樱井根本就是连厨房都不该进入的战力外,至于二宫不太清楚,没见他进过厨房,看他那副宅男的样子也想象不出来对方会做饭。食材买回来之后,松本本没指望能让剩下几个人帮忙,他们倒也自觉地不过来添麻烦,只有二宫缓缓放下了掌机侧头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你……会切菜吗?”

  对方点点头,站起身来用左手熟练地拿起了菜刀,“我只会切菜。”

  松本仔细观察过二宫的切菜,切得非常好,完全不像是不会做饭的人的切法,一开始的“会不会切到手”的担心也不存在了。对方切完了菜帮他把菜倒进了锅里,又洗了手窝回沙发重新拿起了掌机,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也不再关心松本接下来要做什么,怎么做。松本便对他说的“我只会切菜”深信不疑,从此独自一人担下了改善伙食的重任,偶尔要求二宫和相叶给他打打下手。

  

  12.

  “想吃什么?”他知道二宫有很多不喜欢吃或不能吃的,但对于喜欢吃的却从来没有问过,二宫踱着步思考了一会儿,在速冻柜台前停了下来,“汉堡肉。”

  “噗,那今天就吃汉堡肉。”没想到对方的喜好像小朋友一样,松本忍不住笑了起来,看见二宫像游戏通关了一般开心地伸手拿了两块速冻汉堡肉丢进了购物车,“再买点蔬菜就回去吧。”他推着车,屁股微微撅着,征求着他的意见。

  “嗯。”

  他费了点精力才把视线从对方的屁股上挪开,这可真是要了命了。

  回家的时候,樱井在看新闻,一边和相叶分享着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薯片,而大野刚刚做完了他的泥人,手指黑黑的。松本把食材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套上了围裙又把另一条围裙扔给了二宫,对方耸耸肩认命般地套上了,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手。

  做料理的松本会把头发用发带绑起来露出美人尖显得有些不拘小节,不过二宫还是觉得对方极其有型,上杂志都没问题的有型,仿佛那发带不是为了方便而是装饰,挽起的袖口露出精壮却又白皙的小臂,微微低头的专注神态,好看的像画一样。

  如果有这样的厨师,那家餐厅的生意一定好到爆炸了吧,二宫胡思乱想着,没怠慢手里的工作。

  “切完了?”

  “嗯。”他点头,洗了手把菜刀放回了原处。

  “那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剩下的我来就好了。”

  二宫把水随手在身上抹了两下,走出厨房的时候又突然转头看松本,“润君,你要不要考虑在Youtube上开个直播做料理。”

  “啊?”

  

  13.

  这一天他起床就闻到了早饭的香味,略带着起床气的大脑反应迟钝,一时没觉得有哪里不对,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抹了把脸才想起来怎么会有早饭的香味,而且还是正在做的那种香味。他退回了走廊,趴在栏杆上眯着眼看楼下,厨房里隐隐约约站了个人,他没有戴眼镜看不太清,但即使看不清松本也知道,那是二宫和也。

  他轻手轻脚地回了房间戴上了眼镜又走出来,看见二宫正端着两个盘子走向餐桌,身上穿着他切菜时会穿的黄色围裙,里面是一件粉色的卫衣,一头放飞自我的鸟窝。

  似乎是听见他的动静了,楼下的人抬起头来,和他打起了招呼,“啊,润君,早上好。”

  “早上好。”

  不对!好个屁。

  才意识自己一直以来被骗了的松本板着脸走下了楼,“……你不是说你只会切菜吗?”

  对方只露出了一瞬间“糟糕了”的表情,又恢复到那副他说什么你都会相信的无辜表情,“我是说,比起切菜,别的不太擅长。”

  松本低头看了一眼煎得恰到好处的煎蛋和热乎乎的味增汤,信你有鬼了。

  “我就觉得你切菜擅长过头了,所以你是在哪里学的做饭?”

  “家里。”

  “啊?”

  “我爸妈都是料理人来着……”松本恍然大悟起来,那怪那切菜的架势专业无比,可心结却没有解开地又绕了回来,“所以为什么骗我说只会切菜。”

  “我哪有骗你。”二宫吐吐舌头,开始油嘴滑舌起来,“在松本大厨面前我哪敢说自己会做饭啊。”

  松本无言以对,只好拍了对方的脑袋,“就你歪理多。”

  

  14.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松本反复按了按遥控器,又爬到床上对着那东西一通乱按,空调还是丝毫没有动静,额头上冒出更多的汗来,热得眼镜上都覆盖了一层水雾。

  夏天没有空调真要命,他用手扇了扇风,决定出去报修并去有空调的地方避难。这样的地方就近他就知道一个——二宫的房间。

  夏天的二宫是绝对不会出门的,或者说没有空调游戏和网络的地方他是绝对不会去的,门关着,他抬手敲敲门,里面的人似乎正在进行殊死搏斗只喊了一声“请进”,甚至没问他是谁有什么事。等一场战斗结束了,龙倒在了地上,他才回头去看他的访客。

  “是你啊……有事?”

  “嗯有事,”他往自己的房间方向指了指,“我房间空调坏了,想暂时来你这里避个难。”对方恍然,塞了他一个手柄,“来我这里避难可要做好陪我打游戏的准备。”

  “诶!”

  “我选春丽。”

  “噫你喜欢春丽这种类型啊……那我选樱好了。”

  “谁不喜欢巨乳啊。”

  松本撇嘴,不以为然,“比起巨乳我还是喜欢长腿翘臀……”

  “废话少说,来打一架。”二宫操纵着摇杆,画面中的春丽气势汹汹,而樱也不甘示,仿佛谁赢了谁才是王道一样。

  比赛结果,巨乳,啊不,春丽获胜。松本扔了手柄回房间找了根发带又把自己的头发雇了起来,“还来吗?”二宫坐在地上问他。

  “来!”

  他们几乎打了一天游戏,修空调的说要明天才能来修,于是松本便决定今晚住在二宫房间了,他们同住了一年多却还是第一次一整天都待在一起,有时候也会五个人一起在客厅玩抽鬼牌,但剩下三人毕竟是学长,松本总还是和同年级的二宫走得更近一些,特别是在了解了二宫略带阴沉安静的外表下一颗话痨幽默的心之后,越发对二宫和也整个人产生了兴趣。

  “床不大,只好挤挤了。”二宫捏着手机占据了左边的床,“我打会儿排名,你随意。”

  松本想了下回房间又拿了本《北斗神拳》过来看,身边的二宫正在专心转珠,恍然有种高中的时候合宿或者去朋友家留宿的感觉。对方一把打完了发出了不甘心的一声“可恶。”泄气了一会儿揉了一把脸又拿起了手机,而松本竟觉得这样的二宫十分可爱。

  

  15.

  “呃……”站在门外的相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上下打量着裸着上身的松本和穿着上衣却没有穿裤子的二宫。想问“你俩咋回事,不会在一起了吧。”的下一秒感受到了房间铺面而来的热气以及松本浑身散发着的低气压。

  “Nino你房间怎么了?

  “如你所见,”他指了指空调,“我房间空调好像也坏了。”

  “……修空调的师傅来了,让他一起修了吧。”

  “嗯。”二宫抓了抓头发,丝毫没有把裤子穿上了打算,“……真是够热的。相叶氏我要去你房间避难。”

  “诶?”相叶愣了一下,只听旁边的松本也接了话,“那我也去。”

  “不如叫大叔和翔桑也过来我们抽鬼牌好了。”

  虽然这主意是不错还省电可你们有没有问过房间主人的意见啊喂。相叶不满,可没人理他的不满,二宫拍了拍他的肩,“在自己地盘上说不定就赢了呢?”

  洗漱完毕,松本回房间找了一件背心穿上,就在二宫不解他为什么突然穿上背心的时候,对方走进厨房套了围裙开始做起了早饭。他看着对方帅气的单手打蛋,忽然明白了,如果不穿背心的话只看上半身就会变成裸体围裙,这样想想竟然有些刺激,可惜对方太注意这方面了,完全不给机会。二宫有些可惜,对着松本直叹气。

  “干嘛?”他皱皱眉,看二宫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可惜了。”

  松本一头雾水,听不懂二宫在说什么。

  对方倒也不掩饰,直截了当地感叹起来,“裸体围裙多刺激穿什么背心啊。”

  “……你在想什么啊!”

  ——————TBC——————

评论(27)
热度(24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