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年下前辈

字数9k6,差点刹不住车了23333

男神J X 刚出道小鲜肉N,My球生日快乐啦 @白井你个球球呀_ 

文中部分剧、梗为了符合情节进行了时间操作,我认罪


  年下前辈

  

  1.

  太闪了……

  他眯了眯眼,将视线从那个男人身上挪开,对方戴着帽子和墨镜,尽力地打扮低调,可即使这样也无法掩盖眼前这个人散发出的耀眼光芒。

  真的太闪了。二宫忍不住再一次在心里感叹了一次,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地从正在为饭签名的男人身边走过,穿过电视台的大厅上了电梯,伸出左手按下楼层,门开始缓缓关上的那一刻他对上了刚踏进大门的男人那双墨镜下的漂亮眼睛,犹豫了一秒,二宫又伸手按住了电梯门的【开】键。

  男人顺利地上了电梯,和他轻轻点头,“谢谢,早上好。”二宫看了他一眼,像是怕被他的光芒闪到一般微微低了头说“早上好,不用谢”。电梯上到5楼不过几十秒,二宫却觉得无比漫长和煎熬,他犹豫着要不要和对方打招呼,又怕对方不知道他是谁显得唐突。电梯上到4楼的时候,斜斜地靠着电梯墙壁玩手机的人一直没有抬头。

  电梯到了5楼,松本走下电梯,风带起了他大衣的衣摆,二宫看着对方把走廊走成T台的背影,到底还是小声感叹出了声,“可真闪啊……”

  

  2.

  他坐在乐屋里待机,把有点长的卷发在脑后扎了一个小揪,今天要录制的是一档中午的综艺节目,会有来自各行各业的新人出演,而他正是代表着演艺圈的新人。说起来有些惭愧,虽然他已经25岁了,却是两年前才在秋叶原被星探挖掘,在那之前他是一个有着导演梦的某IT公司的部长,那天他恰巧遇上了节目的街头随机采访录制,被工作人员拦住被迫模仿了北野武,害羞得红透了耳朵。

  离开了镜头,他又被一位自称某J开头的事务所的星探拦住,问他对演戏感不感兴趣。

  他其实对演戏谈不上感兴趣,但高中和大学都有参加话剧社,一直被评价说演技很好,但比起演戏,大学时的二宫的对导演更感兴趣,也自己导演了几部小作品,但苦于没有时间和门路后来就不了了之了,“23岁开始当演员会不会有点晚了?”

  “诶,还以为你还是高中生呢……23岁了啊……”星探犹豫了一会儿,又拍了拍他的肩,“嘛,是有点晚了,要不虚报一下年龄好了。”

  二宫翻了他一个白眼忍住心里近乎怒吼的“开什么玩笑”抬脚就要走却又被拉住了,“诶不不不我开玩笑的,你别走啊,我的意思是你都23岁还长得像个高中生似的,这可是难得的卖点啊。”

  二宫和也,出道两年多,演过好几部电视剧里的高中生ABCD,几个稍微有点台词的小角色,客串了同事务所的长濑前辈的电影,演了个出镜时间不足两分钟的头牌牛郎,上个月播出之后,突然爆红,推上他的截图到处都是,说是从没见过这么又萌又苏又适合牛郎头的男人,连带着他前几个月勉强算的上助演的角色也被翻了出来说演技自然舒服,备受期待。

  是事务所的宣传也好,或者是他本人真的走运了也好,反正二宫的心态并没有受到丝毫改变,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工作完了一杯啤酒几盘游戏自由自在,随遇而安。

  他合上台本,活动了一下脖子,进场的时间到了。

  

  3.

  “二宫桑是J事务所的吧,那你最尊敬的前辈是哪一位?”

  “长濑桑吧,去年刚刚有幸客串了他的电影,帅气又有趣的前辈,和他合作很开心也能学到很多东西……”他随意地和主持人交谈着说着说着突然又朝向了镜头,“《天堂之门》正在热映。”

  “喂,你来番宣的啊……”得到了意料之中来自主持人的吐槽和现场的一片笑声。

  “那最想合作的前辈是哪一位?”

  “嗯……松本桑吧。”

  “哦,松本润桑?这又是为什么呢?”

  “松本桑很耀眼嘛,想近距离感受一下他的耀眼。”二宫笑了起来,得到了主持人“我懂我懂。”的接话,又接着说夸奖了一番松本最后以,“而且我很喜欢松本桑的表演。”结尾。

  

  节目播出之后,二宫最后那段话被剪得只剩下了“而且我很喜欢松本桑的表演。”他倒是不太在意话被剪了,反正这话里也真真假假的,话题中的松本本人应该也不会看这种没营养的午间综艺,最后那句被留下的话倒是句实话。

  他虽然以前对娱乐圈毫不关心,但唯独对松本的电视剧和电影却是一步没落下,谈不上是饭,就是比较在意,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想去也只能用“可能是因为松本太耀眼了”来敷衍自己,“说不定是眉毛太浓了呢?”二宫自言自语地笑了起来。

  “Nino你在说什么?”关门的声音伴随着房子主人渐渐靠近的脚步声,二宫回头看了一眼,“啊相叶氏你回来了。”

  对方拎着装满食材的塑料袋凑过来看了一眼,“你上次上的那期播了啊……”

  “嗯。”

  “呐呐Nino如果真的有一天你和松本润合作你会做什么?”

  “……仔细看看他的眉毛有多粗?”他其实说的挺认真的,但是相叶却似乎以为他在开玩笑,“哈哈哈哈哈……”地笑得接不上气来。二宫也懒得理他,抢了他手里的食材打算做上周松本在节目里做过的蛋包饭。

  

  4.

  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有人小跑了过来,二宫下意识地挡了一下门,电梯门感受到了阻拦又打开了,来人依旧戴着帽子和墨镜却在走进来的一瞬间就他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是松本润。

  “早上好。”对方温柔地和他打招呼,他便也只能点头回去说“早上好,松本桑。”对方并没有因为他叫出名字而感到意外,不如说叫不出名字才比较奇怪,但看着上升的电梯,二宫再一次犹豫起来应不应该介绍下自己。

  和往常一样玩着手机的人看了看眼前的人挑染着棕色又被扎起来的头发突然放下了手机。

  “你是我们事务所的二宫君吧。”

  “啊,是,松本桑。”没想到反倒被对方认出来了的二宫回过头去,感叹了一下松本对艺人和工作人员的记忆力果然非同寻常。

  “叫我松本君就行了,论年龄你还比我大两个月呢。”松本收起了手机,人也站直了起来,二宫连连摆手说“不不,这怎么行。”就算他年龄大两个月,松本可是他事务所童星出道的大前辈,是万千女性心中的男神。

  二宫还想说什么,却对上了松本“我说行就行”的表情,只好又闭了嘴,“好吧,那就允许我斗胆叫你松本君了。”对方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

  “我看了你上周的节目,说是想和我合作来着?”

  “啊,是是。”二宫突然紧张了起来,他可没想到对方真的会看节目还把合作的事情当真了,虽然觉得对方不是这种小气的人,可是他一个新人说想和他合作某种意义上也会让人产生一种不自量力的感觉。 

  “《天堂之门》我看了,很喜欢你演的牛郎,有机会能合作就好了。”松本大方地笑了起来,自然地搭上了二宫的肩拍了两下,“啊我到了,下次再聊。”

  

  5.

  “你和松本润搭话了?”

  “是被搭话了……”由于心情不稳定,二宫勇者砍恶龙的技术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松本桑是那么闲的人吗竟然会看这种节目。”

  “说明你被他关注了,这不是很好嘛。”相叶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可能。”二宫扔了手柄,看着“game over”的界面也没有再重新打的欲望,“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Nino?不打了吗?”相叶拿起了手柄重新开始了游戏。对方站起身来穿上了外套,“不打了,我回去了。”

  走出了相叶家的门,晚上的风冷得他缩了缩脖子,想买杯咖啡路上暖暖手,刚走进711就看到了一个穿搭仿佛会出现在时尚杂志上一样的男人,尽管全副武装也并没有影响二宫的判断,眼神对上的一刻,二宫愣了一下,倒是对方转过身去对店员说,“再要一杯咖啡。”

  莫名其妙又被请了咖啡的二宫不安地摩挲着杯子,“711的咖啡很好喝吧,我也喜欢。”

  “啊,嗯。”一向被熟人称为话匣子的二宫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二宫君住这附近?”

  “没有,朋友住这附近。”

  “诶——女朋友?”对方轻巧地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吓了二宫一跳,“啊不是,发小啦。”

  “哈哈哈哈”松本突然笑了起来,和二宫碰了一下杯,“不紧张了吧。看你刚才有点紧张和你开个玩笑。”

  你的玩笑才让人紧张好不好。二宫默默吐槽着,抬头发现对方看着天空的眼睛亮闪闪的,像宝石一样耀眼。

  “好闪啊……”他忍不住竟然嘀咕出了声。

  “嗯?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二宫搓了搓手,“冷死了,我要回去了。”

  “路上小心。”

  “松本……君才是,路上小心。”二宫指了指他的帽子口罩和眼镜,“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松本君哦。”

  “真假?”松本有点懊恼地喊着。

  稍微有点混熟的二宫大胆了起来,“或许你应该把眉毛遮起来?”

  对方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好你个二宫君,竟敢捉弄前辈。”

  “不敢不敢。”二宫抬起手臂把脸捂进臂弯里fufufu地笑,“晚安,松本君。”

  “晚安。”

  

  5.

  尽管有过好几次单独相处,但是在公众视野里他们似乎依旧是完全没有交集和男神和新人,童星出身的松本粉丝无数,走在路上总会被人要签名,而二宫尽管出道有一年了,在推上爆火了一段时间因为没有继续演更重要的角色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路人好感度挺高,粉丝就算不上多了。

  他也想多接点剧,不过他一个新人资源到底有限,就算他乐意尝试各种各样角色,没有资源给他还是无济于事,试镜也有积极去参加,可总是演高中生ABCD并不能够磨练他的演技。他还留着之前的牛郎头,前阵子上了一次综艺体验了一把真正的牛郎,结果天赋异禀地被客人奖励了香槟塔,节目结束之后还被超级牛郎芳晶正治邀请去他的店里工作。

  被高中生角色和牛郎角色固定了就要命了。

  或许他该剪头发了。

  反正最近也没有通告,二宫就去剪了一个清清爽爽的发型,黑色的短发露着耳朵,他开始有点担心会不会更像高中生了。

  “你剪头发了?”走到社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被人这么问了,听声音也知道对方是谁,二宫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嗯。剪了。”

  “糟了,这么看你更像高中生了。”对方直直地盯着他的脸看,“皮肤还那么好,做什么保养没?”

  “没。”

  “没?”松本惊讶地轻轻喊了起来,“真让人羡慕,让我摸一下。”

  “……啊?”

  “让我摸一下。”他说着就朝二宫的脸伸出了手去,这位闪闪王子太过热情让二宫有些招架不住。没来得及拒绝,对方温暖的手掌就在他的脸上来回抚摸了好几下。二宫从没觉得自己的脸那么烫过,仿佛回到了被电视台街头采访模仿北野武的那个时候。

  “二宫君,你来了啊……”社长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正好目睹了松本对二宫动手动脚的样子,松本倒是毫不在意地冲这社长笑说,“二宫君的皮肤超级好诶。”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点放手吧。”社长看了看他满脸通红的样子突然又拍了一下手,“啊,我想到了,松本君,二宫君,你们进来一下。”

  

  6.

  “抱一下?”松本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理解社长的用意。

  “嗯,杀青的时候你给松本君送花,然后拥抱一下,记得自然一点。现在不少年轻姑娘都好这一口。”

  二宫这下明白社长在说什么了,就是要他们卖腐,按松本的人气绝对不需要这样来炒热度,想来想去这都是为了要捧红自己,靠蹭松本的热度带红自己,他虽然知道只有红了才有机会接各种各样的角色,可也不想这样依靠松本来炒作自己,二宫刚想拒绝,却被松本抢了先,“行啊。”松本顺势搂上了他的肩,“二宫君又有外形又有演技,一直演高中生太可惜了,是时候该红了。”

  “……可是?”二宫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松本直接带离了办公室。

  “我知道你不想靠我红。”松本弯腰从自动贩卖机里拿出了两罐小豆汤,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二宫心里想的事情,“红不红除了本事本身就要看机遇,如果你没有本事就算你靠我突然红了也不会长久,但是你有真本事,你值得我这么做。”他喝了一口小豆汤,又接着说,“但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不过是送花之后给我一个拥抱。难道你不想给我一个拥抱吗?”

  这倒没有。二宫摇了摇头,如果他真的陪松本杀青,他一定会忍不住在送花之后真心给那个辛苦演戏的人一个拥抱。

  “那就好啦,跟从你的心走吧。” 

  

  7.

  松本主演的电视剧的最后一集,二宫客串了一个没有什么台词也没有几个镜头的照明师,抱着头巾拿着巨大的杆子显得十分不起眼,却是因为在电视剧最后一集的结尾陪伴着松本杀青有了特殊的意义,对上松本漂亮的眼睛和略显疲惫的脸,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开始四处寻找他该送给松本的花,没想到工作人员竟把花给了松本,他没能停下脚步,接过了花又张开手臂接住了抱过来的松本,这不对啊,怎么是他抱我。二宫慌了起来,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庆祝自己杀青,顺势勾上了肩又玩了几句小剧场退场后,他的真女神也是松本这部剧的女主角竹内结子才拿着花出现庆祝松本杀青。

  两人抱上的一刻,二宫突然心情复杂起来,以前应该只会羡慕松本可以抱女神,现在却也有点羡慕竹内结子,果然,他还是想和松本两个人一起杀青的。果然,他不是想要这样的合作,是想要能够和松本朝夕相处几个月的合作。

  为此他要更加的努力,不能让这些希望止步于想象。

  

  8.

  最终集播出之后,二宫的推特粉丝数稍微又涨了一些,对他本人的人气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而他和松本的拥抱只有买了BOX的人才能看见,现在碟还没出,他想在BOX出来之前他应该要再做些什么,让自己和松本的拥抱出现在世人眼里的时候能够更配和松本拥抱。

  他又视镜了一个高中生角色,本来只是试一个三番,导演却在看了他的试镜之后临时决定让他担任主角之一,幸好主角本来就还没定不然指不定会节外生枝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状况。接到通知的时候他受宠若惊,反复和经纪人确认了好几次,“真的吗!真的要给我演吗!”

  “真的真的。”经纪人哭笑不得地甩开他的手,“虽然还是高中生就是了,给,这是台本,好好背。”

  尽管这次演的还是高中生,但毕竟是主角,又是漫改的大热作品,虽然会有漫画死忠饭跳出来嫌弃这个嫌弃那个,二宫没有信心能够演出那些粉丝心中的样子,但至少要演出自己心中满意的样子。合作的另一位主角是同事务所的樱井前辈,印象中是位挺严肃的前辈,没想到在拍摄前几天打招呼的时候一拍即合,也不知道是哪儿的脑电波对上了,认识没几天就成了能在片场演胡闹小剧场的关系,还给他取了“Ninomi”的昵称。

  也多亏了有樱井前辈在,二宫在片场也稍微放松了些,他本来就很擅长拉进人的距离又懂礼貌,没几天就和其他共演及工作人员打成了一片,因为是漫改作品,工作人员和共演也大都是年轻人,若手演员和新人很多,大家很容易就能找到共同话题,明明是辛苦的拍摄,现场却总是欢笑一片,二宫甚至第一次在片场过了生日。

  第二集的拍摄中,二宫穿了两次女装还被剃了腿毛,穿着黑丝女仆装一脸生无可恋地待机的时候,门口却走进来了一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四处张望了一下看见了女仆装的他没形象地笑了起来。

  穿着校服的樱井正拿着水朝他走过来,忽然看见了松本,“咦,松润,你怎么在这里?”

  “我正好在隔壁拍花男,就过来看看。”

  樱井恍然大悟,“过来探班啊。”

  “是啊,不过不是来探你的。”松本勾了勾嘴角,看向那个正被化妆师整理双马尾假发的人,朝他招了招手喊,“Nino!”

  二宫朝他点点头又被化妆师姐姐掰了脑袋说了句,“别乱动。”他不敢乱动了,耸了耸肩膀用余光看松本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第一次主演怎么样?还适应吗?”

  “啊,嗯。”明明平时伶牙俐齿的,怎么一遇到松本他就开始说不出话来了。

  “我在隔壁剧组拍戏,到时候杀青了可以一起去吃庆功宴。”

  

  9.

  二宫背台词很快,演技自然念台词基本功也好,虽然有的时候会和导演商量根据自己的习惯改台词,作为一个刚出道没几年的新人看起来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但改出来的台词却很受导演青睐,所以导演不仅没有生气还很欣赏他,但二宫自己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

  他演的角色虽然贫穷但成绩优秀体育万能被全校的其他人气质都认为是贵公子,与樱井饰演的角色并称这所学校的男神。二宫却觉得他演的还不够男神,男神应该是更加耀眼的,像松本那样的……才配让全校的女孩子为之倾倒。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微微有些走神,却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和他演对手戏的女孩子脸红了起来,这场戏不出意料地被叫了停。女孩子虽然认为是自己的错,不应该被二宫这么盯着就脸红,他却知道,不是女孩子的错,是他走神的错。专业的演员不该走神,哪怕是为了揣摩角色而走神。

  “怎么了,似乎有点苦恼的样子?”拍摄结束的时候他收到了松本发来的喝酒邀约,本来想拒绝的,但是他的手却怎么也打不出去拒绝的话来,只好硬着头皮去了。

  “这集播出之后我就成了经常穿女装的奇怪家伙了……能不苦恼嘛。”他自然不可能说出真正的理由,只好随便瞎扯了一个,哪想松本笑了两声之后一本正经的安慰他,“但是nino的女装很好看很可爱啊,一点都不奇怪。”

  虽然是女装形象但这么被直接地夸可爱让二宫有些承受不住,一边吐槽自己对方不过是说些场面话自己害羞个什么劲啊,一边还是诚实地红了耳朵。松本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又意味不明地笑了两声。

  “笑什么?”

  “不,没什么。”

  

  10.

  如果说之前的牛郎形象让他突然爆红了一段时间,这次的电视剧就是真正地让他爆红了。本来认为绝不可能还原地贫穷贵公子形象确实在他的表演下生动了起来,虽然难免还是有人不满意,可蹭蹭增长的粉丝数还是让二宫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演主角的重要性,只可惜关于这部剧的热度最高话题果不其然的是女装。

  “二宫君的腿很漂亮啊”

  “像真的女孩子一样可爱呢”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男人但还是很可爱”

  “黑丝诱惑无法抵挡”

  “给中华旗袍娘形象点个赞”

  “女装虽然很可爱,演技也很棒啊”

  “演技虽然是很棒,但女装也真的很可爱不是吗!”

  二宫懊恼地丢开了手机,虽然他本人不是很排斥女装,但是反正要火的话还是希望自己以帅气的形象火,而不是女装的形象!

  “叮咚”有一条line的提示音传了过来,他捞过手机看了一眼。

  MJ桑:【黑丝女仆.jpg】

  MJ 桑:Nino的美腿女仆装,设为壁纸了哦。

  ……诶?

  诶诶诶!!

  他紧张地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拨这个电话,导致对方接起来之后喊了好几声“Nino”他也说不出一句话,“那……那个……”

  “哪个?”松本疑惑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地笑了起来,“啊~壁纸啊,Nino的腿真的很好看哦。”

  啊啊啊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这么语气自然地说出这么丢人的话!二宫扇了扇自己开始发热的耳朵,“换掉啦。”

  “啊?为什么?才不换。”

  “好丢人啊。”

  “真的很好看嘛。”松本又笑了起来,“我不会换的哦,绝对不会。”说完还挂了电话,只留下二宫一个人举着手机不知所措。

  ……没脸见人了。

  杀青宴很快就到了,二宫已经尽力忘记了自己女装,并且女装照被松本做了壁纸的事情,事实上自己为了报复也偷偷用了松本童星包子时期的照片作了壁纸,但当紧挨着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啤酒瞟见松本的壁纸竟然还是自己的黑丝的腿照的时候,他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出来。

  “怎么啦?”他关心地问。

  “没怎么没怎么。”

  

  12.

  那之后的二宫又顺利接到了一些电视剧的角色,终于不再是高中生,开始朝社会人发展,松本之前的月九BOX发了,早已经忘记的拥抱成功地在推上炒了一波热度,有人惊讶于松本和二宫的关系竟然这么好,也有人感叹这对前后辈组合有些养眼。

  然而事实上,半年前还对松本有些敬畏紧张的二宫此刻已经真的和松本关系非常好——虽然大部分是因为松本人太好,对他太照顾,总是约他出去吃饭喝酒逛街认识其他圈内圈外好友甚至还送了他不少衣服,要不是知道松本一向交友广泛待友真诚,他几乎一度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被松本包养了。

  这一天松本又约他出去喝酒,喝完了松本不肯回家,明明都醉得晕头转向了硬是要去二宫家玩,他拗不过松本就带他去了,结果坐下来没多久又自己跑去冰箱那里又挖了两罐啤酒过来接着喝,一边和还一边朝二宫笑说,“Nino你以后要是当了导演,一定要请我当主角哦。”二宫一听,心下一惊,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曾经的梦想是当导演的。想问问松本是怎么知道,回头一看,那人早就已经抱着抱枕睡着了。

  喝醉了就撒娇耍赖,耍完了就睡简直像个孩子一样。二宫看着男人的睡颜,睫毛在脸上投下的阴影忍不住笑了起来。“松本润桑,醒醒,去床上睡吧。”说着就要扶他起来,那人软绵绵地挂在他身上嘴里还含含糊糊地不知道说着什么。

  终于把他扔到了床上,对方力气太大把他也一起拽上了床,刚要挣扎起来又被手脚并用像树袋鼠一样地抱住了,男人蹭了蹭他的脸,忽然又笑了起来,“唔……Nino……”

  什么啊……

  

  13.

  那天的醉酒松本醒来表示什么都不记得,二宫旁敲侧击地问了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是想当导演的,“嗯?你档案里有些啊,而且节目上也说过几次,然后我还去N站……”

  “啊?什么?”

  “没什么。”松本突然不说了,只笑嘻嘻地揉了揉二宫的脑袋,“等下去社长办公室一次,来工作了。”

  因为在节目上听到二宫说大学的时候还出于兴趣导演过几部小作品,松本特地去网上搜了搜还真被他搜到了二宫以前导演的作品,还有出演的作品,甚至还有在校园会上抱着吉他唱情歌的二宫的表演。

  看上去低调的二宫,其实比想象中的还要出色。本来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了味,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沦陷在其中无法逃离了。

  

  14.

  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二宫拿着台本激动地几乎手抖,他的目光锁定在主演的名字上——松本润、二宫和也。他和松本合作了,共演了,而且是朝夕相处几个月的电视剧,是双主演!梦想实现得太突然,他甚至觉得有些不真实。他的人气其实升的很快,早已经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当红年轻演员,甚至有几部作品都拿了奖,这阵子通告很多他打游戏的时间都变少了,只是他一直思考着怎么才能够变得更加优秀,更加靠近松本而忽略了自己周遭发生的事情。

  “我真的可以吗?”他忍不住问松本。

  “当然可以,Nino。”

  “你已经是一个独当一面的演员了。”

  这部双男主的作品讲述的是警校时期要好的两个人一个成为了黑帮的组长,一个成为了在这个组里当卧底的警官,两个人关于友情、忠诚、正义、信念的故事。一向饰演高中生和各种平民角色的二宫首次挑战了黑帮组长,染了一头黄毛剪短梳到了背后,戴上墨镜穿上黑西装,只是瘦小的身材令人有些担心。这种剧免不了动作戏,为了能够顺利出演动作戏,不想用替身的二宫被松本拉着去了好几个月的健身房,没想到二宫是易形成肌肉体质,才没多久就练出了胸肌和腹肌,松本看着六块腹肌的二宫总觉得违和感满满,甚至忍不住拍了一下说,“好像还是一块腹肌比较可爱。”

  “喂……”

  

  在片场的二宫一如既往地放松随性,时不时地还去捉弄松本,在这一年的相处中和松本彻底混熟的二宫有时候总会忘记松本是大前辈的事情,在片场也会一直捧着台本不断做笔记的松本也不介意,由着他闹,他知道二宫之所以现在那么放松,是因为对方在私底下早就把所有台词都记在脑中了。和他不一样,二宫非常有天赋,只是他平时不愿意显露这些,只有真正和他相处过的人才知道,二宫和也是个天才。

  松本喜欢和二宫商量细节,需要商量的时候喊一声“Nino”,不管对方在干嘛总会第一时间跑过来听他说话,意见也总是非常相投。现场共演和工作人员总说明明不论形象还是性格都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却总是这么情投意合,真是奇迹。

  松本却知道那是因为二宫是个真正喜欢并且理解他的人。

  

  15.

  他是第一次现场感受二宫的演技,距离上一次亲眼看他演戏已经一年多了,对方进步神速,收放自如,本以为身材形象会限制他的戏路,当二宫朝他怒吼朝他挥拳的一刻,松本才意识到现在在他面前的不是二宫和也,而是组长。

  “卡。”导演鼓起掌来,夸奖二宫的精彩表演,对方一秒就从组长切回了二宫和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小跑着去喝了口水,没忘记回来关心刚才被他打了一拳的松本,“润君有没有事,疼不疼?”

  他觉得自己被耍了,故作生气地敲了一下对方的脑门,二宫吐了吐舌头又跑回了自己的位子。

  “下一场……”

  

  一天的工作之后碰杯的声音令人心情愉悦,二宫眯着眼仰头喝了好几口啤酒,松本坐在旁边不停地切二宫家电视的频道。

  “你在切什么?”二宫一头雾水地看着疯狂按遥控器的松本。

  “今天有预告。”

  “哦哦预告啊。”

  “这可是纪念性的一刻。”松本说着看了他一眼。

  “诶?”

  “你说最想和我公演的,不是忘了吧?”松本挑了挑眉,嘴上挂着意犹未尽的笑容。

  “啊啊啊那个啊。”二宫想起来了,自己确实在刚出道没多久就大言不惭地说想和松本合作,“没想到真的实现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像做梦一样。”

  松本笑了起来,放下了遥控器,“是这个台了。”又朝二宫那边挪了一挪,“话说Nino现在还想当导演吗?”

  “有机会的话还是想认认真真地导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二宫抿了一口酒,表情突然认真起来,“到时候一定会请润君当我的主角的。”

  “嗯。”松本眯了眯眼,看着二宫今天黑色V领T恤下露出的锁骨,“那未来御用主角想先收个定金可不可以?”

  “嗯?”正在二宫懵逼什么定金的时候,松本一惯爱用的香水味突然笼罩了他,发梢划过了他的额头有吻落在了他的唇上。

  突然被吻了的人就这样愣在了原地,忘记了疑问忘记了动作。

  “现在还感觉像做梦一样吗?”他弹了弹发呆的人的脑门,二宫抬手捂了一下,转头看他,“像做梦一样!!”

  “噗。”松本笑了起来,和往常一样笑得几乎没了眼,转头却发现二宫突然向他靠近,“怎么啦?”

  “润君……果然眉毛很粗啊……啊我错了我错了……唔唔唔唔……”为了惩罚他说错了话,二宫暂时被那个又闪有浓颜的男人剥夺了说话的权利。

  

  “嘛,以后也请多关照啦,Kazu。”

  “嗯,请多关照,润君。”

  

  ——————END——————


评论(27)
热度(36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