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慰问品

牛郎J X 霸道总裁N

那之后Jun桑的慰问品就不止是奶油蟹肉饼了【。】

  1.

  “Sauce!Steak sauce!!”才刚踏进门,他就听到坐在那张全店最舒适价格也最高的沙发上的男人发自肺腑的嚎叫。在他印象里对方并不是会这样歇斯底里的人,结合说的话来看,怕是那人对于酱料的异常执着在作祟,于是在2018年的开年之际在店里留下了这么一句名言:Sauce!Steak sauce!!

  二宫扶着门口的墙笑得直不起腰来,里面的人发现了用那双睫毛逆天的眼睛瞪了他一眼,怒气早已消了一大半,可连金主都敢瞪的牛郎这条街上怕是只有松本润一个人了。

  被瞪的人一点都不生气,笑够又扶着墙了缓了一缓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问那个明明定位和人设是酷炫拽此时却像是闹别扭的幼稚小孩似的人,“怎么啦?”就差没把手指戳向那人本身有些包子般的脸。

  “我要他拿Sauce,你猜他给我拿了什么?Steak sauce!拿错就算了,我又提醒了他一次我要Sauce,他居然和我说这就是Sauce!我要Sauce!这是Steak sauce!”男人完整叙述了一下整个过程,成功地又让二宫笑岔了气。

  “你还笑……这很重要好不好!”把牛排酱推远,终于忍不住自己拿了正确的酱的男人还在小声嘀咕,二宫看了一眼桌上摆着他他要配酱汁吃的东西——奶油蟹肉饼,补充一下,二宫吩咐每天准点送到店里给松本当慰问品的奶油蟹肉饼,忽然笑得更开心了。

  ”男人皱了皱眉,有些不满地向他抱怨,“笑什么啦!”抬手将酱汁均匀地挤在了奶油蟹肉饼上,“Steak sauce应该配牛排,这是奶油蟹肉饼!”看见松本一脸正经地坚持着的样子,二宫忽然有点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对奶油蟹肉饼讲究还是对酱汁讲究了。

  “嘛嘛嘛嘛……”他搭上了松本的肩,像顺毛一只炸毛的猫一样抚摸了两下,“小老虎”安静下来了又变成了乖巧的猫咪,“大不了我再给你叫份牛排就是了。”

  

  2.

  第一次走进店里的时候纯属偶然,他刚结束了好几场相亲,直了30多年喜好巨乳的二宫今晚暂时有点不想看到女人了,不是说她们不好,都是和子妈妈一手挑选过好姑娘,还有一个挺对他胃口的,可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他今天没有开车,天色一暗他就突然涌起了喝酒的冲动,可酒吧难免会有人搭讪,走了两步经过了一家在银座评分颇高的牛郎店,在门外张望一下,大厅敞亮整洁,氛围不错。二宫不是第一次进牛郎店,以前和客户谈生意也来过几次,眼前这家倒是从未进去过。

  被黑服带着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落座,从进门到现在还并未有人明显表示出有男人来逛牛郎店的惊讶,职业素质很高,二宫在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名册同时扫了一下店内,优雅的交响乐回荡在房间里,几位牛郎分坐在几张桌边招呼着客人,离他不远处有一个正好正脸对着他的牛郎,睫毛很长眉毛很粗皮肤很白,五官立体地几乎让二宫怀疑是不是混血,深茶色的短发刘海全部撩了上去不像牛郎倒有点小说里“霸道总裁”的样子。

  刚翻开的名册又合上了,他对黑服说想指名头牌,又指了指那位浓颜牛郎,“或者那边那位也可以。”

  “先生,那位就是本店的头牌。”黑服恭恭敬敬地回答着,收回了二宫手中的名册。

  他挑了挑眉,有些高兴起来,和黑服开玩笑自夸说,“看来我眼光不错?那就指名那一位吧。”

  “好的,请稍等,Jun桑马上就过来。”

  他真的没有等多久,他看到那位叫“Jun”的牛郎和黑服交谈一番之后朝他这边看了过来,有些惊讶但马上就对他露出了一个好看迷人的微笑,又在和他那桌的太太小姐鞠躬道别之后走了过来。

  圆周率的香水味慢慢钻入他的鼻孔,身边的沙发凹陷了一块,对方侧身对着他朝他伸出手去开了口,“晚上好,初次见面,我叫Jun,很高兴今晚能为您服务。”带点奶音的声音和外表形成了反差,倒是有点可爱。

  

  3.

  二宫见过不少好看的人,这位叫Jun的男人绝对不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但却是唯一一个见过一次面就让他念念不忘的。其实他已经记不太清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聊了些什么了,只记得对方笑起来很温柔,说起漫画和Micheal Jackson的时候滔滔不绝的。倒酒的姿势优雅好看,甚至还给他露了一手调酒,穿着黑西装整个人却闪亮得耀眼。

  听到二宫作息不规律经常不吃饭,这位牛郎竟然开始认真地唠叨了他起来,很久没听到和子妈妈以外的人和他唠叨这种事,想笑之余竟然产生了一种被关心被在乎的感觉。他想,Jun桑一定平时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吧。虽然他把第一个放在二宫面前的杯子退回去重新洗因为上面有一滴水渍,又把一个在大厅跑来跑去的见习黑服训了一顿,但他把杯子退回去之后和二宫道歉时用的主语是“我们”而没有把责任全部推给后厨,又在训完话之后温柔地安慰了见习生。

  一周之后他再一次光顾了这家牛郎店,并带来了慰问品——奶油蟹肉饼。本来店里是不让带慰问品的,但因为工作关系认识得人脉广,正巧就有个长期合作的客户认识这家牛郎店的老板,约出来喝了次酒通融了一下给他开了特例。

  他特意在白天就去了,进店的时候店里没什么客人,Jun也正好没有在招呼客人,白衬衫的袖子整齐地挽了起来,没有穿外套,暗紫色条纹的领带衬得他皮肤白皙,正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漫画。感觉到有人走到他面前才抬起头来,灯光倒映在他眼里,惊讶了一秒之后笑了起来,“二宫先生,下午好。”

  

  4.

  松本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男性顾客进店,也不是第一次接待男性顾客,回头客也有过一两个,但是像二宫和也这样让他印象深刻的倒是头一次。

  他刚走进店里的时候,松本的余光就注意到了他,一张看不太清楚年龄的脸有着他喜欢的轮廓类型,下巴线条漂亮,剪裁合体的休闲西装,没有系领带,衬衫随意地开了两颗扣子,身材瘦小,声音好听。把目光随意地收了回来,却还是第一次在工作时分心关心眼前坐着的客人以外的客人的举动,他看到对方翻开名册马上又合了起来,然后目光投向了自己。

  被指名的时候有些意外,仔细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松本看得出来对方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而是在刚才目光相对之后才做的决定,但有幸为这样一位长相合自己口味的可爱男人服务,何乐而不为呢。

  他说自己刚相了好几场亲,来牛郎店让自己冷静一下。

  他说自己很喜欢打游戏,想把打游戏当本职,可惜开了家游戏公司,本职和理想差了一个字。

  他说自己喜欢吃汉堡肉,喜欢的店不见了之后感觉一半的自己也跟着消失了。

  他说……

  男人说了很多话,和想象中不同意外地是个话匣子,却每一句话都把握好了分寸,巧妙地拉近着人与人的距离。

  松本想,要是这人是个牛郎,估计会抢自己饭碗。谢天谢地他是个游戏公司的社长。

  

  5.

  “这是什么?”松本回到休息室之后,忽然发现自己的桌上多了一盒东西。抓了一个在门口的黑服就问。

  “二宫先生送来的慰问品。”

  他还送慰问品来了,都不和自己说一声。松本微微皱眉打开了盒子,里面整整齐齐地摆满了奶油蟹肉饼,还有些热度,松本想起来上一次他确实有在二宫说汉堡肉的时候说起了自己喜欢吃奶油蟹肉饼,没想到二宫竟然放在了心上。

  “等等我们店不是不允许送慰问品的吗?”松本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再问的时候黑服早已不见了踪影,纠结无果,洗干净手之后品尝了一个,香脆可口,十分美味。只可惜他没有二宫的联系方式,无法道谢。就在他可惜的时候,手机忽然震了起来。

  今天的奶油蟹肉饼味道如何?  二宫

  他确认了好几遍署名的确是二宫,在保存了联系方式之后礼貌地回了信。末尾实在忍不住好奇问了他是怎么送的慰问品又是怎么有他的手机号的。

  ……可别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黑暗手段?

  “别紧张,我只是拜托了一下你们老板,我的一个客户是你们老板的朋友。”虽然隔着手机屏幕看不出对方的表情,但松本在读这段话的时候似乎已经想象除了对方说话时会微微上扬的嘴角,轻巧自然又勾人心弦。

  “所以奶油蟹肉饼味道怎么样?”

  “很好吃,谢谢二宫先生。”

  “好吃就好。”

  

  6.

  他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偶尔来牛郎店玩一圈的有钱社长酒也开了礼也送了差不多应该玩厌了吧。没想到在那之后天天都会收到一份送进店里的奶油蟹肉饼慰问品,开始是一盒,到后来发展成几盒,每天准点,风雨无阻。二宫说你可以和周围同事共享一下,松本扁扁嘴发了一个吐舌头的颜文字过去,“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的,这么多我根本吃不掉好嘛。”

  短讯早已在二宫的频繁光顾下变成了line消息,对方发了一段笑声的语音过来,有点魔性又有点可爱,松本看了看消息已读过后显示的“已读”标记突然开始思考起自己脑子是否出现了问题。

  “Jun桑,二宫先生来了。”

  松本收拾了一下自己,对着镜子拨了拨自己刚剪的短刘海,一边腹诽起来是怎么发展到店里每个黑服都已经认识二宫的了。当他又整了整领带在猫着背呈放松姿态的二宫身边坐了下来的时候,对上二宫在扫视他的刘海之后的奇妙笑容。

  “……新发型很可爱。”二宫先发制人地回答了对方,松本憋了一口气无处可发,却又突然发现其实比起生气心里更多的是开心,对方的笑容和看得出来由衷的夸奖让松本觉得,这个人仿佛会包容他的一切。

  “没有,真的很可爱!”二宫的眼睛亮闪闪的,一脸的真诚,然后霸气地顺其自然地搂上了松本的肩,“不愧是润君。”

  什么啦……

  

  7.

  “Jun桑”在时间的流逝之后变成了“润君”,“二宫先生”也跟着变成了“Kazu”。前者是因为松本告诉了二宫真名,也得知对方比自己还大两个月的事实,二宫便自然而然地叫起了他润君,他也顺着二宫说的“想被叫Kazu”而叫他“kazu”。开始也担心过会不会太过亲昵,叫习惯之后,却发现有种已经交了好几年的熟悉感,松本想,一定是因为他和二宫的相处太过自然,他在二宫跟前非常放松,仿佛不是在工作倒像是在和认识很久的朋友聊天一样。

  偶尔看着比从前更好的业绩知道其中一大部分都是二宫贡献之后也会突然意识到二宫只是客人,是他的金主,是他的vip客户。突然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二宫这么频繁造访天天送慰问品的用意,即使是这家的头牌,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对方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发空闲的人,就算二宫有钱任性,这架势也过于隆重和认真了一点。好奇问了他理由,对方发过来一个迷之微笑反问他,“你觉得呢?”没等他纠结出来怎么回复对方忽然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润君,如果我私下约你的话你会来的吧?”对方的语气自信满满,像是完全没考虑过松本可能会拒绝一样。

  “看电影吗?最近上了一部感觉你会感兴趣的电影,然后逛逛你上次说想去逛的店?”

  松本记得二宫的是坚决不算空闲,而且也记得二宫说休息日不想出门只想在家里打一天游戏,竟然要舍弃游戏时间约他出来,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对方发来的语音充满笑意,“追求人当然要舍得时间啊。”

  

  8.

  松本一眼就看见了小区门口二宫停着的车,对方听着音乐在打游戏,看见他来了爽朗地笑了起来说“润君,早上好。”这样自然而然地招呼让他心动无比。之前二宫话里话外似乎说他在追求自己,可又无法判断二宫说话的真假。

  在看了电影,又逛了街,二宫给他买了几件衣服又让松本给他挑衣服,最后还去游戏中心玩了一圈体验了一把学生时代的青春冲动。

  上车回程的时候,松本又想起了二宫说的话,盯着对方后视镜下挂着的自己送他的挂件,对方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笑了两声,“润君送的挂件,我很喜欢哦。”

  他收到过很多夸赞,也有很多送过他礼物的客人,可是如此这般感到重视和爱意却真的是第一次,松本有些动摇起来,“Kazu,你这样我会觉得你是不是在追我?”

  “嗯?”二宫眯了眼侧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很多次了我是在追你呀,那你答应吗?”问完了又像是笃定松本一定会答应一般笑了起来,狡猾得像只偷吃了汉堡肉小狐狸。

  “嘛,看在奶油蟹肉饼的份上我就答应好了。”

  二宫笑了两声有些失望地问他,“只有奶油蟹肉饼的份吗?”

  “还有看在你可爱的份上。”

  刚想学那种传说中的霸道总裁一样替松本扣上安全带的二宫微微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什么啊,你竟然想睡金主。”

  松本顺势低头吻住了他从第一次见面时就非常喜欢的肉肉的鼻头,反驳了起来,“想睡自己的恋人没什么不对的吧。”

  

  ——————END——————

评论(27)
热度(35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