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变装舞会

操作奇怪的夜影梗

@藍鳶/嵐鳶 补上非常非常迟的生贺【笑哭】

一个努力想回归但文力不够的咸鱼,非常需要评论的鼓励qwq

变装舞会

  才一出门,松本就猝不及防地打了一个喷嚏,12月初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天,寒风肆意地从松本为了保持酷帅有型而敞开的大衣透过毛衣的缝隙入侵着他的身体。明明冷得要命却还是将围巾随意地围着露出让风有机可乘的空隙,还要保持着挺胸抬头地走出模特步。

  “为什么不多穿点呢?”递给他一杯热水的大野用羽绒服全副武装了自己,比上个月更黑的脸暴露了他最近又偷偷出去海钓的事实,连桌上的钓鱼杂志都不装模作样地收起来了,大野抬眼问出了在松本心里根本不曾犹豫过问题。

  为什么不多穿点,当然是为了帅啊!

  “不说这个了。”大野拿起水壶,把刚才瞬间被松本喝空的杯子又灌满了热水,“你的搭档昨天回国了,事情我和他交代过了,你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行动。”

  听到行动,松本沉下了嘴角,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不少。这次任务很重要,能够获得资料的机会只有明天这一次,所以才特地把他的搭档从美国叫回来。

  他这搭档,虽说是和他搭了快三年的搭档,却和他不同,不是全职的侦探,而是为他们暗中提供帮助和线索的人物,不为世人所知是更像影子一样的存在。

  他们从未没有见过面,名字长相年龄都不知道。大野一般称呼他为N,擅长情报收集,每次和他交流都隔着电波和屏幕看不出他的情绪摸不透他的性格,只能从细节上推断N大致的性格。

  传过来的资料都整理得非常整齐,甚至会帮他划出重点,让松本觉得很温柔,但是除了资料以外却一句废话都不会多说,又让他觉得冷淡甚至有些冷漠,但是这些都足以证明对方是个小心谨慎专业素养极高的人。

  

  “不过你不先给我看下他的照片吗?”明天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松本却连照片都没见过,于公于私他都应该知道一下搭档的长相。可对方却无动于衷一脸无辜地盯着他看。

  “……别告诉我你没他照片?”

  见大野点点头,松本有些绝望地抬手扶了扶额头,这侦探社还能不能行了,连成员照片都没有,转眼一想,却也是对N的一种保护。靠眼睛和脑子去认去记,不留看得见摸得着的痕迹。

  “不过你明天见了他就知道了。他认得你。”大野说着又低头在抽屉里翻找起来,一会儿抽出了一张纸,“不然我画一个给你?”

  

  他到底还是拒绝了,既然大野说对方能认得他就应该相信对方真的能在着茫茫的戴着各色各样面具的人群中找出自己。

  讲真,松本心里很没底。

  他装模作样地从路过身边的服务生手里的托盘上拿了一杯酒慢慢抿着,透过面具在双眼处开的孔窥视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大厅里的灯光却在下一秒全部熄灭了,动感有带有略微挑逗意味的舞曲响了起来,他便知道这场变装集会的重头戏来了。

  男男女女们开始跟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姿,认识或不认识的,各怀鬼胎鱼龙混杂,松本正思考着要怎么避开主动走过来想要诱惑的女人们,却被一双比男人柔软娇小又比女人宽厚的手搂住了腰。

  他吓了一跳,淡淡的风之恋的香味伺机钻入了鼻孔,那双手搂得不算用力但却很坚定,让松本在一头雾水的时候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方比他矮半个头,却愣是让自己躺在了对方的怀里,形成了有点别扭的姿势。他的后背贴着对方的胸口,让背后充满弱点的松本不知所措又不知从哪里涌出了一股奇妙的感觉,明明应该是排斥的却又像在渴望对方的触碰。

  “是我。”刻意压低的声音隐约能听出原本偏高的嗓音,松本却在下意识确信了对方就是N的同时保险起见地问,“谁?”

  对方没有生气,像是料到会被这样询问一般说,“你左乳首边上有颗痣……”

  “你……怎么……”话说了一半松本又收了口,这种情报自然不是谁都知道的,为了能够让自己确认对方是N大野还真是找了一个“好”暗号。可莫名其妙地被第一次见面的人知道了乳首边上有痣什么的总觉得有些羞耻,连一句“初次见面”都没有机会说,此刻身体却牢牢地贴在一起缓慢地相互摩擦着。

  对方的手在他的腰间和胸口到处乱摸,当然松本知道对方并不是真的为了吃他豆腐而到处乱摸,一把钥匙鬼使神差地从外套和衬衣的夹缝间被塞到了衬衫口袋里,而在别人眼里却只是两个男人斗舞般地在互相挑逗对方。

  所幸在这种场合,即使是两个男人也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松本却还是像为了增加可信度一般反手摸上了对方的屁股,但也并不是毫无私心,因为他认出来了现在搂着他的这个人真是他刚才在打量大厅时无意识多看了两眼的屁股的主人。反正都是男人都是为了演的更逼真一点,既然对方吃了自己豆腐吃回去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一想,松本的动作变得更大胆起来,身后的人微微一愣也不闪躲,配合着他又从胯摸到了大腿然后轻轻把他推开了,在他有些不解地回头看他时稍稍向通往二楼的楼梯侧了侧头。

  松本明白了意思,现在正是行动的好时候,他要去楼上目标的房间,以最快的速度从对方的电脑上拿到他们想要的内部名单,舞会的主办人之一佐藤也就是名单的拥有者,此时正与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热舞,佐藤是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但触碰着女子手却毫不规矩,松本并不认识那名女子似乎应该不是上面派来协助他们的,但此时却很感谢她拖住了佐藤,让他可以悄悄地上楼。

  面具遮住了他标志性的浓眉,楼上也并非禁止通行,他只需要淡定地走着即使被发现谎称要找厕所就没问题了,一会儿,顺利地摸到了房间,用N给他的钥匙开了门,将U盘插进了电脑里,对方的电脑设了密码但是没关系,N把对方可能设的密码都列给他了,他试了一些还剩几个,却听见耳机那头突然传来有些嘈杂的声音。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接通耳机,在此之前松本甚至不知道耳机那头是谁,只听见一声很轻但却不容反驳的“快点”,明明只有两个字,松本却硬生生地听出了着急。

  那之后,是一把清爽的声音和佐藤说起了话。

  他明白了状况,应该是佐藤想要上楼了,对方只好拖住了他。这可不太妙,松本之前听大野说过N是夜影成员之一的身份是必须隐藏的,和松本不一样,N会出现在这里是正儿八经地因为他的社会地位而受到了邀请,所以完成任务固然重要,却也不能暴露N的身份。但这样的N却正为了他冒险拖住了佐藤。

  耳机那头的对话他并不能听得很清楚。只听到对方似乎在问N舞伴的事,N说那并不是他带来的舞伴,“不知道是哪位太太带来的男伴,身材很不错。”

  虽然知道对方是故意说这种露骨的话让佐藤放松警惕,但怎么听着也像是在挑逗他,松本撇撇嘴加快了解密的速度。

  终于拷贝好了名单,他对耳机那头说“好了。”耳机那头的人没有回复他,声音毫无起伏地和酒井客套着。

  下楼的时候,他发现了比N的身份会暴露更重要的事情,佐藤正用十分下流的眼神打量着N,而N的衬衫不知何时开了两颗,露出了清瘦漂亮的锁骨。走过身边的时候,他和N交换了一个眼神,说是交换,只是他看向N,N并没有看他。

  “本来还想给佐藤先生露两手魔术的。”N用手指轻巧地抚了下嘴唇,“只可惜今天什么也没带。”

  佐藤笑了起来表示下一次有机会,而刚才和佐藤热舞的女人似乎有些不满起来,刚才他的心思还全在自己身上眼看就要上钩的金主,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男人要妨碍她,急得她赶紧又贴紧了佐藤,拉着他的手说要再来一支舞。 二宫便欠了欠身子理所当然地脱了身。

  碍于身份,N不能马上离开,松本便先一步离开,将车从车库开了出来停在了离酒店一条马路的拐弯口,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又通过耳机通知对方,“我在左手边一条马路后的拐弯口。”

  那头的声音依旧很轻,“你先回去把东西交给大野,我可以自己回去。”

  “名单我已经传给leader了。我不放心你自己回去。”

  耳机那头轻笑了两声,不再说话,松本也不知道对方是同意还是拒绝,总之还是在原地等着,这个地方离酒店不远,但也不算近不容易被发现,可他还是有点担心对方在来的路上发生什么事情,特别是回想起来佐藤看他的眼神,就浑身不爽起来。

  在车上独自等待的时间很适合思考,冷静过后松本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对于N的担心有些不同寻常,虽说是三年的搭档,N对夜影也很重要,但毕竟才第一次见面,担心很正常,可是这心中隐隐的不爽又该如何解释……

  他想起了N刚才摸他的动作,想起N下巴上的那颗小黑痣,那双茶瞳,面具下的脸他一无所知,就像夜色中的影子只模模糊糊地勾勒出一个轮廓,但就是这个轮廓已经让他沦陷其中。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耳机里没有再传来任何声音,松本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离开了但没通知他,想想看在三年搭档的份上N应该也不会那么绝情,他又想起了刚才佐藤称呼N为“二宫先生”的事,原来对方姓二宫啊……

  “Ninomiya……所以才是N吗?”他小声地喃喃自语着。

  “是的。”却没想到耳机那头的人竟然回话,抬头一看,那人正站在车外正打算敲车窗玻璃。他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一边关门一边冷冷地说他太没警惕心,连他站在外面都没发觉在想什么呢。

  松本愣了一下,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实话实说,“在想……你后面的名字是什么?”

  “想知道吗?”N摘下了面具,随手整理了一下头发,以一个看上去有些别扭的坐姿陷在了座位里。

  “……想。”他偷偷瞄了一下对方的脸,看上去很年轻猜不出年龄,五官柔和却不女气,很好看。

  副驾驶座上的人轻声笑了起来,松本这才发现对方的衣领还没有扣好,配合着那张第一次看到全貌的脸,诱人地要他咽了一下口水,突然大腿被一双软软的手摸上,松本抖了一下庆幸现在是在等红灯不然真是要命了。他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对方,那人却是像什么事都没做一般勾起了嘴角,声音清爽又轻巧,尾音自然地带上了一丝诱惑。

  “让我看看你左乳首边上的痣就告诉你。”

  ——————END——————

  

其实是不分攻受,非要分的话大概偏二润?

评论(27)
热度(21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