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陌生人与爆米花

1000篇文章

朋友们我回来了,但是我的文风似乎还在迷失(qwq

陌生人与爆米花

  1.

  爆米花的香味不停地钻入鼻孔,他抱着一大桶爆米花斜斜地坐在椅子上,身前的桌上的还摆了两瓶橙汁。松本看了一眼手机,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几分钟,他要等的人还没来,在担心对方会不会迟到的同时又考虑起了万一对方不喜欢喝橙汁不喜欢吃爆米花的话该怎么办的问题。

  其实他对爆米花并没有什么执念,只是在走进大厅闻到扑面而来的爆米花香味的一瞬间就决定先去买一份再说,爆米花永远会让人联想到电影院,不能说是捆绑销售,但也算是固定搭配了。但是像现在这样抱着一种要和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去约会一样忐忑又微妙的心情等待另一位的到来却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所以对方到底什么时候来啊。他低头看了一眼开始渐渐失去温度的爆米花,微微皱了眉,他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也没看过照片,从电影到看电影的同伴都不是他自己选择的。

  

  2.

  想起昨天一回寝室,他连帽子都没来得及摘下,相叶就慌慌张张地问他明天下午有没有安排,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一问才知道对方电影票买错了时间去不了也退不了只好到处在问有没有人有时间去看。

  “明天下午……倒是有空。”他想了一想,有些强迫症地把相叶刚才踢乱的鞋子摆了正。

  “那太好了……但是我有两张,你还有认识的人能去吗?”

  他的脑中飞速搜索了一下人选,认识的人挺多,但据他所知明天好像都已经有安排了。

  看他这反应相叶大概也知道松本这里没人了,有些纠结地掏出了手机快开始飞速打字,“没事,没人的话我再找别人问问。”

  虽然和不认识的人一起看电影有点奇怪,不过反正也算是帮忙,偶尔和陌生人一起看电影说不定也挺有趣的。松本摸了摸耳朵,把他桌上那堆相叶看了就头疼的厚书往里推了推,从包里又抱了一本看上去可以砸死人的书出来。

  

  3.

  虽然只有一张票,但其实只要相叶说是陪松本润看电影,估计有一对女孩子前仆后继地想要这张电影票,然而对方千叮咛万嘱咐地说谁都行别约女孩子,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被这么要求了之后,相叶十分头疼,不能给松本约女孩子,可要让男生去陪另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看电影估计没什么人愿意。

  “怎么了?”看见相叶愁眉不展的样子,虽然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出于20年的竹马之情,对面的人还是放下了球棒又狂灌了几口水之后意思意思地开口问了问。

  “也不是什么大事。”相叶叹了一口气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拉住了对方的手,“Nino!”

  “干……干嘛……”他皱了皱眉挣扎着要甩开相叶的手,“求我陪你去联谊的话我可不去。”

  “不是联谊,就是陪人去看电影。”

  “不去。”他斩钉截铁地说着,一边摸出了口袋里的掌机。

  相叶一把夺过了他的掌机,“求你啦Nino,我买票买错时间了你不去就浪费了。”

  “不去不去不去……你去找别人吧。”

  “没有别人可以找了,对方不要女孩子。”

  “?”不要女孩子?……难道是喜欢男人?“那更不能去了,我可是喜欢大胸妹子的,不喜欢男人。”

  

  4.

  虽然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但是相叶告诉他自己把他的照片和联系方式给那个人了不会找不到的,在奇怪为什么不肯给他照片的时候相叶又说,“因为你的脸比较好记。”

  ???可给我一下对方的照片也没什么坏处吧……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分钟,影院入口处依旧人来人往,他无法分辨哪一个是他要等的人,只好一边焦躁地看手机,一边护着手里的爆米花,终于跟前的灯光被一个人影微微遮挡,对方语气平淡又随意地问他是不是松本君。

  他抬起头来,对上了一双深邃而通透的茶色眼睛。看了一会儿又把视线转向了对方w型的薄薄嘴唇,那里一张一合地说着,“我是今天来陪你看电影的,二宫和也。”

  “二宫君,你好。”松本并不是怕生的人,却不知为何突然有些紧张,只好也尽量用随意的语气说着,“不知道你吃不吃爆米花,总之先买了一桶。”

  很大一桶,可以一起吃的一桶。

  对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突然弯了眼角笑了起来,“可以检票了,我们进去再说吧。”没有正面回答吃不吃,但却给松本一种对方就算真的不吃也会给他面子吃几口的感觉。

  

  5.

  “所以相叶你后来把另一张票给谁啦?”

  “Nino。”

  “Nino?!”对方惊讶地张大了嘴,“他竟然答应你出门了?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不过只要说是和松本看电影,电影票肯定马上就送…啊不,卖出去了吧?为什么偏偏要找Nino。”

  “没办法啊。”相叶哭笑不得地回复了二宫发来的【我见到松本了,别忘了下周的jump。】“松润不让我给他约女孩子,男生里问了一圈也只有Nino愿意了。”其实真正虽然说起来,二宫也不能算是愿意,但是相比较之下,承包他下周的少年jump这个要求似乎是他和二宫相处到现在听到的最容易实现的条件,基本都不能算条件了。

  但至于一开始怎么都不肯去的二宫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相叶百思不得其解,他不过只是用了夸张的手法实话实说地交代了他如何买错票如何找了松本松本又是如何不想约女孩子的。

  ……难道是因为自己说的太生动形象以至于对方觉得没人陪的松本太可怜了?

  

  6.

  顺利地找到了座位落座,电影还没有开始,气氛却一时有些尴尬起来,似乎应该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自我介绍已经做过了接下来是不是该了解喜好了……等等又不是真的相亲,想什么呢。

  松本有点纠结,忽然羡慕起了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中的主角深山大翔能够不顾周围气氛就开始打听对方出生的技能。在他彻底钻进死胡同里的时候,对方反而镇定自若地从包里掏出了switch,松本侧头瞄了一眼,下意识地问他,“Monster Hunter?”

  “嗯。”二宫侧头给他一个微笑,手上的动作依旧雷厉风行,“松本君也玩游戏吗?”

  虽然称不上是Game Boy,但是作为室外派的松本意外也是个会打游戏的人,但看着对方用那肉肉的手指在按键上灵活移动,还是谦虚一点地说,“玩一点。”

  “那下次有空一起打游戏吧,叫上相叶氏一起。”

  明明就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怎么就能那么自然随意地说出下一次呢,松本没有看见二宫略微发红的耳朵,想起相叶和他说今天会陪他一起看电影的人是个宅男,虽然看上去是个冷淡又奇怪的家伙但实际上是个温柔的好人。刚听见他这样说的时候还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和对方吵起来,毕竟室外派和室内派是对立面,完全想象不出共同交集。今日一见却觉得“温柔的好人”度有百分百,完全看不出“冷淡又奇怪的家伙”的迹象。

  看他玩了一会儿,二宫偶尔会和他小声解说几句,就像是相处了很久的朋友一样,以至于电影前的广告他都没有和以前一样觉得漫长又毫无意义,反而在电影开始二宮收起switch时有些不舍。

  

  7.

  他不喜欢在看电影的时候说话,却是在伸手去摸爆米花的时候摸到了一只像奶油面包一样的手,“…啊”

  “抱歉。”

  “没事。”

  他没有收回手,往旁边挪了一下,随即选中了下一颗将要下肚的爆米花,一边还在庆幸对方是吃爆米花的。

  ……不过那手可真像奶油面包啊,原来男人的手也可以这么柔软可爱的吗。

  爆米花形成的水平线正在慢慢下移,电影也进行到了高潮,松本被电影感染得有些想哭,又怕丢人,憋了一会儿泪水没忍住,偷偷开始抹起了眼泪,电影院里的优势就是很暗,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被发现吧。松本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发现他的在哭,只是在他装腔作势地又拿了几颗爆米花把桶掏了空之后,压低却仍然非常有辨识度的嗓音问他要不要纸巾。

  “擦擦手?”

  “谢谢。”

  灯亮了,松本赶紧把使用量有些过多的纸巾塞进了爆米花的桶中,抬头却发现对方的眼圈也红红的,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淡然地笑容,像是心灵感应一样,在对上视线之后心照不宣地选择了不提“看哭了”这件事,收拾好了所有垃圾替对方拿起了挂在一边的围巾。

  “真是部好电影啊。”

  身后慢悠悠跟着他的人也跟着感叹着,“是啊。”

  

  8.

  “我还是第一次和陌生人一起看电影。”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松本突然说着,对方笑了两声,把脸从围巾里抬了起来,“我也是……不过意外地挺有趣的,可能因为是和松本君一起看的缘故吧。”

  “嗯?和我?”

  “说实话听到要和一个陌生人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拒绝的,不过因为相叶氏说对方是松本润我就答应了。”

  松本有些发愣一时不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啊?”

  “开玩笑的啦。”他抓抓头,“在今天之前我并不认识你,只是相叶氏把你说得可怜兮兮的又答应给我买下期jump我才答应他的。”二宫看了松本一眼,没有理会对方复杂又千变万化似乎在纠结“可怜兮兮”是个什么情况的表情,接着说,“不过现在我认识你了,也很高兴能认识你。”

  松本也笑了起来,“我也很高兴。”他将空了的爆米花桶扔到了指定的地方,“这还是我第一次和陌生人一起分食一桶爆米花。”

  “谢谢爆米花,很好吃。”

  “哈哈哈又不是我做的。”

  “嘛,是你买的嘛。”他皱着鼻子笑了起来,“这种和陌生人一起看电影分爆米花经验可不是经常会有的。”

  “是啊。”松本稍稍用肩膀碰了一下对方示意他红灯已经变成绿灯他们可以过马路了,“下次就不是陌生人了。”

  

  9.

  “润君做过免疫力测试吗?”摇晃的电车里声音都听起来有些飘忽,松本凑近了脑袋想听清楚二宫说的话,却只听到了“免疫力测试”这几个字。

  “……免疫力测试?那是什么?”下意识疑问之后,松本才发现对方换了称呼,或许算作是“不是陌生人了”的体现。

  “就是,每个人的免疫力型都是不一样。”二宫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和对方解释,干脆跳过了那些难懂的,直接说重点,“润君要不要测试一下?”

  

  10.

  可能是第一次对方给他留下的宅男印象太过深刻,知道对方是医学生,并且在透过对方研究室门看见他身穿白大褂的样子时候总有种哪里不对的感觉。

  “这份是我的免疫力报告吗?”

  “是啊。”二宫看了一眼,继续目不转睛地在电脑上敲敲打打。

  “……那这份呢?”

  他终于把目光从电脑上彻底挪开了,“是我的。”

  对方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的小孩子一样兴奋地抬起了头,“我们有三项数值都是一样的诶。”

  “据说只有0.01%几率才会出现免疫力如此相似的状况,比兄弟的几率还小。”他冷静地说着,却发现对方的表情越发地激动起来,“那剩下这一项会不会有一天也变得和Nino啊。”

  “嗯?”二宫轻轻笑了两声,“你希望一样吗?”

  “能一样就好了。”对方感叹着把两份报告重新叠在了一起,把二宫又转向电脑的椅子转了回来,“呐Nino,我们虽然不是兄弟,但是我们相遇了。”

  二宫被他认真的表情再次逗笑起来,一边转回电脑上的工作,一边接着认真科普着,“据说是异性的话会很讨厌对方绝不会交往。”

  “Kazu,太好了我们是同性。”

  “嗯……是啊。”

  “那我们可以交往了!”

  “……是啊,啊?”

  等等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二宫手抖地停下了输入数据的手,转头看了对方一眼,那人正把自己在旁边的空座位上扭成了S型用手机查看着最近好看的电影,“那么等下要去看电影吗?爆米花?”

  

  “好。”

  

  ——————END——————

  

这一次分享爆米花的时候,是陌生人

下一次,是恋人。

评论(13)
热度(22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