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圣诞夜 在路边捡了一个男友

一个圣诞节开的却拖到了现在的圣诞节脑洞

祝gn @Colacolarcolast 和我昨天生日快乐!!!

接下来要努力还之前欠下的生贺债【笑哭】



  圣诞夜 在路边捡了一个男友

  

  时针毫不犹豫地走过12点,窗外却仍然霓虹灯闪耀,二宫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把手从键盘上脱离,转了转脖子听见它咔咔作响,快速地收拾一下东西,听着身边的同事调侃“每年圣诞节都会有很多情侣分手,因为每年这时候我都在路边看到好多女孩子在哭……”他站起身来,才发现因为几小时没换过姿势连腿都坐麻了。

  今天是平安夜,所以即使一办公室的人一起加班过了零点,城市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沉睡,“你要走了吗?”身边的同事停止了他的圣诞分手论和二宫搭话。

  他背上包,不紧不慢地打了一个哈欠点了点头,没忘记把掌机揣进兜里,“……嗯。”

  “等下记得看看路边有没有女孩子在哭,正好可以捡个顺眼的回去。”作为今天第一个走出办公室的单身汉,二宫被同事热心过头地般地提醒了。

  “什么和什么啊……”他哭笑不得地裹紧了围巾,几乎把班长脸都缩了进去,终于含含糊糊地又和他们道了别。

  尽管今晚并没有真的捡个在路边哭又顺眼的女孩子回家,但是同事的那番言论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二宫下意识地比平时更加留意着路边。已经完全入冬的天不适合再一边走路一边打机,二宫冷的根本不想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在心里埋怨着“这天怎么那么冷耽误了多少肝游戏的时间”,过了一会儿天空甚至开始飘起了细细密密的雪。

  景色倒是很美。

  点缀满了霓虹灯的街上情侣们牵着手,因为突然起来的雪而兴奋欢呼,女孩子们掏出了手机拍这圣诞夜染上些许霓虹灯光的雪,这是二宫回家的必经之路,平时这个点这条商业街的店铺都已经停止营业,而今晚店门口的装饰圣诞树一棵比一棵华丽气派。

  在这样一片看似美好祥和的场景之下,街中心的那颗挂满了灯的圣诞树下的长椅上,却坐了一个失魂落魄的人,就像是缠绕在圣诞树上的装饰灯有一颗不亮了一般与周围格格不入。二宫并不是会在意有没有不亮的人,他也许能一瞬间发现却不一定在意,可那位呆坐在长椅上黯然失色的男人却让二宫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在走过他跟前的时候,他看见了男人挂上了雪花却浑然不知的睫毛和他的身边那盒包装精美却似乎被遗弃的了巧克力,下一秒男人抬起了眼,黯淡的瞳孔中映入了二宫似乎怎么挺都不会直的猫背,将圣诞节似乎听腻了的“Jingle Bell”在他的心中画下了一个休止符。

  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男人的视线没有离开过他,在失魂落魄和疑惑惊喜中交错,直到二宫尽力使自己听上去平静又毫不在意地问出,“要跟我回家吗?”

  我一定是写程序写傻了。保持着平时的走路速度,毫不在意身后跟着的那个人走出要走T台一样的模特步,二宫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一万遍,却一点都没有要停止这个愚蠢的举动并把赶走对方的想法,而对方似乎也并没有考虑过他是谁为什么要带他回家,毫不犹豫地跟着他进了小区,进了公寓大门,听着二宫掏出钥匙哗啦啦地打开那扇门口插了“二宫”牌子的家门。

  “进来吧,我给你找双拖鞋。”他说着弯腰拉开了鞋柜,像是很久没有人来过他家一样,翻了一会儿才从柜子深处翻出了一双客用拖鞋。松本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刚才被丢弃在长椅上的巧克力。

  那盒巧克力本来是应该被丢弃的,但是眼前站在冰箱前问他喝啤酒还是牛奶还是白水的人在捡走他之前说,“你做的吗?”他点了点头,“但是已经不需要了。”对方却将它拿了起来塞回他的手中,“既然是你做的就该对它们负责不是吗?”

  本来应该被丢弃的巧克力此刻摆在了桌上,本来被丢弃的人此刻接过了二宫递来的牛奶。对方擅自和他碰了杯说着突如起来的“圣诞快乐。”然后指着那盒巧克力问他,“我可以吃吗?”

  没有问他失魂落魄坐在街上的原因——虽然相信对方估计一看就知道原因,也没有问他被分手的原因,二宫只是喝着酒任电视上的深夜搞笑节目放着,偶尔被段子逗笑了抬起胳膊捂着嘴把笑声全部埋在了臂弯之间。

  “二宫桑……”被捡来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二宫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忽然递给了他一个手柄,“要玩吗?”

  “我叫松本润。”

  “超级玛丽,松本君要玩吗?”

  

  为什么这个人特地把他捡回家现在却只是在打游戏,也许内心之中抱有一丝会发生什么的想法,松本才会跟着对方回家,然而事实上他却与对方打成两胜两负两平现在正在打第九把。

  松本不着痕迹地打了一个哈欠,对方终于放下了手柄转头问他,“困了吗?”

  在纠结着他应该在接近半夜两点起身回家,还是厚着脸皮赖在这个才认识了不到两小时的人家里,二宫问他,“你带换洗衣服了吗?”

  答案自然是没有,对方站起身来的时候松本清楚地听到了对方膝盖发出的悲鸣,在想要笑出声的时候又突然担忧对方的生活质量,是不是天天加班到那么晚还打游戏,刚才看冰箱里也没有食材,一定是个不注意吃饭睡觉不注意休息不懂得照顾自己的人。

  几乎是被塞到了怀里,松本抱着新毛巾和新内裤,听见对方像在问“不知道你喜欢橘子味的沐浴乳还是柠檬味的沐浴乳”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的语气说着,“不知道这个尺寸你能不能穿……”

  他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家里洗了澡,一天前他还无法想象自己会做这样的事,一天前他还想着那个像妖精一般美好灵动的“女友”,而就在几小时前,他的女友说他们并不是在交往,因为他们除了亲吻没有做更深入的事。

  所以只要和喜欢的人做了更深入的事就算是在交往了吗……松本看着那个缩在沙发上睡着的人,茶色的瞳孔被眼皮遮盖,软软的刘海凌乱地盖在对方的额头上,其实加班回来已经疲倦不堪对方却还是陪着自己到现在,感受着自己心脏加快的跳动,松本轻手轻脚地绕到了对方跟前,就在他俯身想要偷偷亲吻对方像猫一样呈现波浪形的嘴唇,感受到对方的气息的人睁开了眼,却没有逃离被堵住嘴唇的命运。

  几乎是被圈在了怀里,二宫嗅着对方身上自己常用的沐浴乳的味道,在充分意识到自己是引狼入室了的时候却是配合起了对方的亲吻。

  他尝到了二宫嘴里自己做的巧克力的味道,本该是有些苦,此刻却觉得甜了起来,他想,那一定是因为二宫,他往这个最苦涩的圣诞夜里加了一杯温和清甜的牛奶,而那杯牛奶的效果,好得过分。

  

——————END——————

评论(34)
热度(18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