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乘地铁偶遇暗恋对象坐在我前面睡着了怎么办(下)

前文:(上)

Q:乘地铁偶遇暗恋对象坐在我前面睡着了怎么办

A:当然是带回家拐上床啦x


(下)

  把求收留的“猫”带回了家,对“新家”充满了好奇心的人在进门之后盯着松本递给他的那双毛茸茸的拖鞋看了很久,然后抬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松本。

  意识到目光的人问他然后循着视线看向了那双拖鞋,“啊这双是买错了的,不高兴退就留着了。”虽然说的是事实,这样拼命解释听上去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二宫把脸埋进手肘笑了起来,“润君还是那么认真。”

  什么嘛。松本不满地瞪了一眼又在捉弄他的二宫。对方从以前开始就这样总是喜欢捉弄他,而他也总是傻乎乎被二宫捉弄,事隔好几年的重逢,他们都长大了,一见面就被二宫捉弄这件事倒是让他一下感觉回到了从前。

  接过了松本给他倒的水,二宫左右张望着在松本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沙发前的茶几上堆满了整理整齐的杂志,展露着它们的主人这些年来越发克己的性格。

  时间已经很晚了,虽然在地铁上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二宫显然有些困了,即使两个人明天都不上班,现在也似乎不是叙旧的好时候,松本也不招呼二宫了,放任他一个人在客厅里研究自己放在橱柜里的漫画,自己钻进了房间去给二宫找换洗衣服。

  这可是个大难题,松本从抽屉里翻出了还未使用过的内裤,不禁自言自语出了声,“不知道这尺寸他能不能穿……”纠结了一下又马上把内裤扔到了一边,“管他呢,不能穿我也没有别的了。”又从衣柜里翻出了自己以前不常穿的长袖,虽然估计还是会大一圈总比没衣服穿好。

  出了房间,他看见二宫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柜子,以为他看到了什么喜欢的游戏,再仔细一看却发现视线的终点是一个相框,相框里他和二宫以前在棒球部时的合照。

  “好怀念啊。”沙发上的人突然感叹起来。松本愣了一下,回应着“是啊。”把手里的衣服递给他,想说日子过得真快,却又听对方用着隔壁家大叔的口吻说,“一不留神润君就长这么大了。”

  “喂……”

  说到这个他也很惊讶,刚认识二宫的时候,对方比他高上半个头,在他心里很高大,也总被他箍着脖子揉脸,高中毕业的时候他终于和二宫差不多高了,没想到几年没见,仿佛只有自己长高了,而他也从以前从未看见过的角度观察着二宫,发现对方变得越发可爱起来。

  没救了。看着二宫进了浴室关上的门,松本学着二宫揉了揉自己的脸,他们变了很多,只有他对二宫的喜欢变得更多了。

  

  毫无疑问他家只有一张床。打地铺虽然也是可以,但是他私心还是想让二宫和他一起睡,但是万一二宫不愿意呢?松本拧着眉毛仿佛神游似地一直盯着浴室门。

  不会的吧,他说什么二宫都会同意的。不过也就是这样,他才无法确定二宫对他的感情。

  “润君,润君?”

  “……啊?”他回了神,发现眼前是一张放大的二宫的脸。

  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已经出来了,此时正一脸担忧地看着他说,“润君你没事吧?睁着眼睛睡着了?”

  “啊,没有。”他摆了摆手,“我只是在想……”

  “在想?”

  “Nino你怎么突然变小了。”话音未落,对方就仿佛和当年一样绕到他的背后去箍他的脖子。二宫还湿着的发梢滴着水,顺着松本的脸流进了衣领。

  “啊啊啊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他拍打着二宫的手求饶。

  得逞了他二宫笑了起来,那笑声就贴在他的耳边让松本忽然有些呼吸困难,赶紧扒开了他的手催他去睡觉,“看你刚才困得要命,现在倒是很精神嘛,赶紧睡觉去。”

  对方眨了眨眼睛看他,“睡哪儿啊?”

  “你想睡哪儿啊?”

  “嗯……”二宫打量了一下松本屁股下的沙发,又看了眼松本的卧室,“床。”

  “那就睡呗。”

  “真的?那我就不客气的睡了。”二宫说着就要往卧室跑又被对方一把拉住,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吹风机塞进了他的手里,“吹干头发再睡。”

  

  马马虎虎吹干了头发,二宫掀开被子钻进了被子里,隐隐约约还能闻到空气里弥漫的松本常使用的香水味,和头发上的洗发水味争先恐后地钻入他的鼻孔,忽然心里痒痒地像是又一把毛茸茸的刷子在撩拨他一样。

  他观察了一会儿房间,细心地发现松本的卧室没有女人生活的痕迹,想必对方现在应该是单身,不然也不会毫不犹豫地就把自己带回来。

  心烦意乱地拿过刚才充了一会儿电的手机,转了一会儿珠子清掉了今天出的新本。最近似乎到了瓶颈期,打本都没有什么激情了。他扔掉了手机,算了算时间松本应该已经洗完澡了,其实真让松本睡沙发他也过意不去,想着等下出去叫松本进来一起睡,松本这床也大两个人睡应该没什么问题。

  刚下下床出去找松本,脚还没踩上地板,门突然被打开了,穿着看上去就摸着很舒服的丝绸睡衣的松本走了进来,在二宫发出疑问之前走到了床边掀起了被子。

  “嗯?”

  “不好意思,我也想睡床。”

  二宫愣愣地看着他,一时间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就看见对方不动声色地钻进了被子里,转头对二宫说,“还不睡觉坐在那里干嘛?想尿尿?”

  “不……不是。”二宫又躺了回来,心里却不平静地像在用打击乐演奏什么交响曲。

  他翻了好几个身,黑暗里松本的呼吸和自己的心跳变得格外明显。今天会遇到松本本来已经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虽然说坚持不打车回家求对方收留是他接近对方的手段,可没想到从被他带回家到一起睡觉这过程会进行得这样顺利,就好像自己有意为之对方也就顺着自己的意思一样。

  不知道又翻了第几个身,松本突然出声叫他,“Nino?”

  “嗯?”

  那头沉默了一秒又问他,“睡不着吗?”

  “……嗯。”

  “那来随便聊聊天吧。”二宫听见声音靠近了,是松本翻了一个身把脸朝向了他,

  “行啊。”

  “你先把脸转过来。”身后的人轻轻笑了两声,“对着你的后脑勺怎么聊天?”

  二宫扁扁嘴,勉为其难地转了过来,这一转过来才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一张双人床两个男人面对面靠得如此之近,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能看见月光照射下瞳孔的反光,能闻到两人身上一模一样的沐浴乳的味道。

  他张了张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Nino。”松本又喊了他的名字,“我的床舒服吗?”

  “??”他被问懵了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怎么回答都很成问题啊,对方不等他回答又接着,“想不想一直睡?”

  !!

  他吓了一大跳,猛得睁开了眼,发现自己确实睡在松本的床上,松本确实睡在他的身边,而他的胸口压了一条胳膊,他抬手遮了眼睛,“什么啊……原来是梦啊。”

  

  半夜惊醒的感觉并不好,尤其是做了这样的梦,二宫担心地看了看自己下身,嗯……还算平静。身边的松本睡得很熟没有被他的动作吵醒,可对方的那句“想不想一直睡?”却回荡在他的脑中,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

  完了睡不着了。二宫崩溃地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却只能闻到满满的松本的味道,让他更加无法入睡。

  独自烦恼了一会儿二宫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干脆放弃般地往松本那里蹭了蹭蹭进了他的怀里。

  

  因为半夜惊醒了一次,二宫没有在平时起床的时候醒来,而是在松本下床的时候感受到了一阵暖意离开之后才朦朦胧胧地清醒过来。

  见他睁开了眼,松本看了看他露在被子外面的半张脸,“啊,吵醒你了?”

  “也没有。”他又把脸缩了回去,一看见松本,他就又想起了那个梦。二宫记得对方应该是有起床气的,可这会儿竟然听见对方在笑,“你把头都埋起来了不会把自己闷死吗?”

  “……才不会。”

  “那你再睡会儿,我去做早饭。”

  看看还会做早饭,那么居家的好男人怎么能不让人喜欢。二宫在心里感叹,一边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松本正坐在床边看着他,

  “干……干嘛?”

  “Nino。”

  “嗯。”

  “我的床舒服吗?”

  听见这话二宫心里一惊,这不就是他梦里松本说过的话,还没来得及回答,松本又接着说,“我试了好多张床才选了这张床,是不是超级舒服?”

  二宫张了张嘴,瞬间差点把一句“笨蛋”脱口而出,话到嘴边只好变为了“不愧是克己润,连床都不放过。”

  “但是这床上还缺了点东西。”

  “……什么?”

  “缺了个超级舒服的抱枕。”松本把枕头摆了摆整齐,看着他笑得阳光灿烂。

  “……哦。”二宫在心里翻白眼,这家伙喜欢抱抱枕的习惯也一点没变啊,接着该不会要拉他起床陪他去挑什么抱枕吧。

  “不过我昨天终于找到了超级舒服的理想抱枕。”

  “嗯?”他眼睁睁地看着松本的脸朝他靠近,在距离鼻尖两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距离太近他甚至看不清松本的脸,却能感受到松本手摸过他的发梢,然后吻落在了他的鼻尖上。

  “你该起床了,超级舒服的抱枕先生。”

  ——————END——————


评论(11)
热度(349)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