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乘地铁偶遇暗恋对象坐在我前面睡着了怎么办(上)

名字那么长怕是没救了

失踪人口诈尸啦,打滚求评论_(:з」∠)_


(上)

  “嘟嘟”的警告声响起,松本在车门合上的前一秒冲上了地铁。车厢里的人不多,零零散散地挤在门口,不知是要下车还是不想再走进车厢,被突然冲进来的他吓了一跳退远了一步,他拉住栏杆微微喘气,然后不算费力地挤到了中间较空的车厢。

  他站定了,任凭车厢稍稍晃动像是对自己的平衡感有自信一般不再拉着栏杆,而是掏出手机来刷推。初冬的天已经有些冷了,他刚从外面冲进来,手还有点冷了,手指僵硬地划着屏幕,不算上心地看着屏幕上那些好友发的推。

  这几天起床上班加班下班回家睡觉,每天的日子一成不变,任凭他是多么得工作狂也觉得生活缺少了激情。他期待今晚会有不一样的事情发生,并且在心里隐隐有这样的预感。

  然而怀顾四周,和往常一样的车厢,和往常一样或倚着栏杆昏昏欲睡或低头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偶有精力好的,在专心致志地打着什么游戏。

  果然预感什么的也不一定就是准的吧。他在心中叹气,把举在胸前的手机放了下来,开始聚精会神地盯着地铁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广告。

  看着看着就发现他的视野里一直有一撮翘起的毛晃动着,开始不觉得,久了就开始在意起来,视线向下,却一下子愣住了。

  眼前那个昏昏欲睡却还捏着一台冰蓝掌机的人有着一张他熟悉的符合他喜好的脸。几年没见,看上去对方倒是没有多大变化,就连那手中的掌机也是当年那一台。

  刚才匆匆看四周竟没发现那隐隐的“预感”就坐在自己眼前。只可惜自己心中波澜起伏,对方却睡得正香,浑然不觉自己的存在,而且就算是末班车,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睡着也真是不怕危险。

  松本又开始叹气,也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要下车,会不会已经坐过了站;也不知道他等下会不会醒会不会看到他;就算看到了又会不会已经不记得自己了。

  他倒不是质疑二宫的记忆力,只不过他和当年那张包子脸的松本润有些差距,又有好几年没有见了,他着实是没有信心二宫能一下子认出他来。

  想了那么多,可二宫没有要醒的样子,他想再多也没用,倒是借了机会给他足够的时间好好观察二宫的脸,二宫对人的视线敏感,以前没有这种机会让他肆无忌惮地这样盯着他的正脸看那么久。视线从乱糟糟的头发扫到了他肉肉的鼻头再到猫唇再到下巴痣然后是脖子线条。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实在看得有些堂而皇之,身边的人对他频频侧目,所幸他长得看上去不像坏人,不然怕是要被报警去和警察叔叔喝茶聊天了。

  再有两站松本就要下车了,好不容易时隔好几年的重新相遇,却只是单方面的,松本又激动又可惜,心里复杂得要命,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激动的不是他与老同学相遇,而是一个他从未和任何人说起过的秘密。

  他暗恋二宫。

  

  这个秘密他藏在心里不算太久,因为就连喜欢上二宫的原因也不明白不白,他更是花了好几年才明白自己对二宫的感情与对其他亲友的区别。

  到底是没有缘分吧,地铁又快速飞驰了一站,松本听着熟悉的站名更加接近自己的目的地,心跳竟然也越来越快,他希望二宫能醒过来能看见他,但是又怕醒了自己要下车了,匆匆打个招呼就下车了也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如果不知道自己是这站下车还以为自己要逃跑呢。

  松本顿觉脑壳有点疼,抬手揉揉太阳穴,继续观察着二宫的细微举动。不如坐过站等他醒来怎么样?

  一瞬间的想法从脑中冒出又快速被松本否认,这是最后一班地铁啊,坐过站就回不去了。话说回来这个家伙真的没有坐过站吗?其实松本大可以叫醒二宫,对方没有起床气,叫醒了也没事,没坐过站最好还可以打个招呼,坐过站了自己也可以收留他让他不至于流落街头。

  这么想想,松本突然有了叫醒他的底气,也不顾旁人的再次侧目伸手要去推二宫,哪想还没碰到二宫,对方突然脑袋一晃就要撞到栏杆,松本赶紧伸手去挡。

  睡得迷迷糊糊的二宫感觉自己的脑袋突然撞上了什么不软不硬的东西,他其实在撞上的一瞬间有意识自己睡着了要撞上什么但是身体来不及反应,正思考着自己到底撞到什么了,一下就行了,迷茫地睁着眼睛揉了揉脑袋定睛看眼前那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表情却有些扭曲的男人。

  嗯?……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他发现男人搓着自己的手背上凸起的那块骨头,上面微微有些红,联系下前后,怕是自己刚才睡迷糊了要撞上栏杆男人伸手挡了一下,那可真是个好人啊。他下意识地道了声谢然后又想起眼熟的事儿,抬头再次看了看男人的脸,然后“嗯?”了出声。

  “润君?”

  “你可算醒了。”松本放下了手笑了起来,还想再说些什么,车门缓缓打开了,他想起自己这站下车的事,可又惦记着二宫有没有坐过站的事,“不说了,我要下车了。你哪站下车?”

  “这站。”

  “嗯?你也这站下车?”松本显然有些惊讶,本来在这辆地铁遇见二宫就足够惊喜了,竟然对方还和他同一站下车,怎么以前没遇见过他?

  见二宫不慌不忙地点头跟着他下了车,松本也没再怀疑过这太过巧合的巧合。几年没见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松本想找个话题开口找了一圈没找到,却发现出了站二宫也紧紧跟着他,再一看嘴角满满地都是不寻常笑意,和当年骗自己班上另一个同学是他兄弟,骗自己他房里有两个空调想开一个却开成了另一个时的笑容如出一辙。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几年他转行做欺诈师了这是要骗自己钱?还是骗色??松本还没想明白一边吐槽着自己脑洞太大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拍一边听见二宫慢悠悠地开了口。

  “其实我……”

  “嗯?”松本有点紧张,对方这是要说什么,他试着在心里设想,一下子却什么都想不出来了。

  “我坐过站了。”

  “……”松本半开着口怔怔地看着他,忽然又反应了过来,无奈至极地叹了一口气,“果然如此……所以?”

  “润君你收留我吧。”他眨着眼睛看松本,就像是只求收养的小猫,看着乖巧带回家就把人耍得团团转的那种。“我不这站下车就没地方去了。”

  “你啊……”松本结结实实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没遇到我你要怎么办?”

  “露宿街头。”二宫镇定自若地说着,对上松本那两条拧起的眉毛,又笑了起来,“哎呀这不是遇到你了嘛。就算真的没遇到你,打车回去的钱还是有的。”

  “那你倒是给我打车回去啊!”

  “!!!”二宫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地瞪着眼睛看松本,然后用着可惜不已的语气说,“润酱不可爱了!”

  “……二宫和也你突然改什么称呼!”

  “求润酱收留!”

  松本哭笑不得起来,“你这是求人收留的态度吗?”然后才想起来重点在他根本没必要一定要收留二宫。

  不,必要还是有的。谁让他喜欢对方呢。

  ——————TBC——————


评论(57)
热度(36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