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一个简单的末子合本《二宫和也举起一个苹果》本宣

印调还有几天结束,我先来做一个简单的本宣,正式的本宣会在确定CP21摊位是否过审后和摊宣一起放出。

没有做印调的可以戳这里→戳我做印调


↑封面样图


本子信息:

《二宫和也举起一个苹果》为润二向末子合本,8篇均为HE

开本:A5

页数:187页

彩页插图:4张

字数:75千余字

封面绘图:@HUhu 

排版: @除了钱和长假之外 , @蕴墨❀ 

封面用纸:冰白珠光

彩页/特典明信片绘图:Akira(春), @鳥間失格 (夏), @咸扣 (秋),@藍鳶/嵐鳶(冬)

明信片用纸:珠光




参本作者及试阅:


 @Don Quijote 

Zkun-《一個蘋果的故事》


松本微微蹙了眉,緩緩地睜開眼,稍稍移動抬了頭,視野裡對上了那多出來的重量,還有對方意識到自己時瞬間變得頑皮的眼。

修長的手指把蘋果拾起,松本玩味地看著二宮像是盯著獵物的貓一般追隨著蘋果的移動動線的眼神。

二宮坐了起來,伸手把松本手裡的蘋果接過,捧在掌心裡。

「不覺得這蘋果長得像心臟一樣嗎?」

二宮說著,把蘋果微微舉高,煞有其事地仔細端詳起來,隨後,他就被松本的手握住了手腕,整個人被拉著倒向對方,臉頰碰在對方的胸口,視野裡是松本胸膛上那道長長的疤。

「二宮醫生,你這是職業病了吧,好好的蘋果被你說成了心臟?」

松本的語氣裡是輕鬆又帶著玩笑的,讓二宮不禁跟著笑了。

「如果這是你的心臟,還真想咬一口…」

句子的尾端還來不及從嘴裡吐出,就被對方襲來的吻給阻斷,拿著蘋果的手鬆了開來,滾落的果實也無法引來二宮的注意,現下只是被松本的呼吸佔有了全面的神經,他微微攏起肩,手收了回來貼向對方的胸口,在那道疤的位置上駐留許久…



 @青樹 

青树-《万有引力》

以一声叹息结束思考,他撑着桌面直起身体。

晨光渐渐流进窗扉,原本沉寂的教室因为陆续到来的学生而被赋予了声音和色彩,但邻桌的位置却始终是空的。抬头看了看快要指向整点的时钟,二宫和也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因为视觉的通道被关闭,其他的感觉便变得尤为清晰,一波波地从四面八方涌来袭向身体。

男女生热闹的交谈声、桌椅摩擦传来的震动、有人擦身而过的无意触碰……

不,不是这些。而他在等。

直到身体忽然像被一双手从背后轻轻地推了一下,又像是受到了前方力量的微微牵引。第不知道多少遍,二宫在心里认命般地叹气,那种感觉又来了——

三。

微妙的。不易察觉的。几近不真实的。

二。

但又确确实实在被他“体验”着的。

一。

他睁开眼,教室门口恰好慢悠悠晃出一个人影。

 

是松本润啊。





Akira-《坏苹果的处理法》

这太离谱了。二宫腹诽着,是我吻了他,为什么看他的表现反倒像是自己被占了便宜。18岁的时候,松本已经比他高出了半个头,被他搂着的时候能感受到他胸膛的温度,能感受到他说话的气息拂过耳朵,让他本能地想要逃离,却又忍不住上扬了嘴角毫不掩饰他的得意。

这一阵子,松本上学的时候嘴里总会叼一个苹果,一路走一路吃和他说话的时候嘴里嚼着苹果奶音变得更加含含糊糊,相处了这么多年,二宫自然可以轻松地在脑内翻译对方的话,可吃了一半的苹果连方向都不转一下就递到他的嘴边说“Kazu这苹果超甜,你尝尝。”的含义他却无法翻译。

见他一瞬间有些犹豫,松本担心地皱了眉头问他,“怎么了?”

二宫也不回答他,张嘴就着松本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身体力行地告诉对方“没怎么”。事实上,也的确是“没怎么”,他们都是亲过的关系了,还在乎什么间接接吻。

“啊…”他就着二宫咬过的地方又咬过了一口,突然笑了起来,“这难道是所谓的间接接吻?”



 @沈笑焓 -《从前有座黄毛山》

松本润上山来是二宫默许了的,只是他不常去凑小妖们的热闹。每每松本来了,他便躲回洞里说是修炼,而后却偷偷从石头缝里看松本润和其他小妖精闹来闹去,看着大家笑笑哭哭,自己偶尔也会跟着一起笑出声。

松本有一阵子常常会讲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讲到梁山伯与祝英台二宫和也就和小妖精一起偷偷的擦眼泪,讲到七仙女和董永,他就默默的跟着一起捶胸顿足的骂王母娘娘是个铁石心肠。不亏以前是在天上当差做神仙的,肚子里故事真多,二宫和也躲在背阴处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在心里暗自赞赏起松本润。

几千年间天上人间的故事这么多,松本润从春暖花开讲到飞雪叶白,过了一年又一年。也许是作为人成长的速度要比妖怪神仙都要快,没几年的功夫,松本润便和百年前他在竹林间初见的那位神仙长得越来越像了,而二宫也越发不敢见他了。二宫拿捏不准这种害怕却又想一直偷偷看着他的心情是什么,他没法拿现在的松本润和那位仙人相比较,即使他们也许本就是同一个人,可却又不是同一个人。


 @空中一抹浮云 -《向日葵》

等二宫处理完事件回来,已经过去整整一夜,刚刚日出,天蒙蒙亮。入秋的气温带着刻薄的寒冷,他出门时穿得少,踏进卧室,突然而至的暖意让他打了个喷嚏。

揉鼻尖才发现,除了暖气,还有那个人熟悉的香水味。

慢慢地走向床边。

地上散落着衬衣长裤和袜子。

偌大的双人床上,被角凌乱地卷成一团。

侧躺着,头露在外面,半截手臂伸出来。

二宫弯腰凑近了看。

最近剪短的头毛,因为烫过的关系发尾俏皮地卷起来。浓密的眉毛,闭上眼睛长而彪悍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下是细碎的胡渣,厚实的嘴唇以及标志性的痣。

二宫无声地弯起嘴角笑,却在下一秒被偷袭了。

那半截手臂使了力道将二宫带倒,位置不偏不倚地陷进柔软的怀抱。抬起头正好能够触碰到下巴,若是有心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亲到嘴唇。

但是二宫没有那么做。



 @Hoshi -《听说二宫失恋了》

意识到自己对二宫抱着不一样感情,不过是一个念头之间的事,彼时才出国不久,他又是个害怕寂寞的人,每天都要和二宫视频通话,看到他的脸听到他的声音才能安心,要说起来为什么是他,松本会解释因为在一起久了习惯了,可当他隔着屏幕看到因为时差半夜一脸倦意的趴在桌上和他通话的二宫,竟然萌生了想抚着他的眉眼然后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吻的念头,他就知道他可能挣脱不出来了。

比起其他人,他应该是最早知道二宫恋爱的人,当然除了消息来源生田之外。

所以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更多的是不信。

「可是他最近经常盯着手机傻笑,我反正没见过这样的Nino,这还不够明显吗?」


 @除了钱和长假之外 -《Plant a Planet》

“如果,”他在后排车座上靠后视镜对上了坐在驾驶位上经纪人的眼,“你有一颗苹果树,它结果了,但是你不想要它的果子。你会怎么办?”

经纪人大概觉得他没头没脑的问题好笑,笑了一会才说:“为什么不喜欢?不对,应该先问为什么是苹果树?”

“因为我刚刚吃了苹果了。”把屏幕完全黑掉的游戏机塞回口袋,他假装必在意地说。

“卖掉?”经纪人打着方向盘,随便地给出答案,“现在好的苹果挺贵的。这样也比较符合你的人设吧?”

“人设人设,”他也笑着吐槽,“都私下了还给我提人设……”

“那,”经纪人从后视镜瞟了他一眼,“你会怎么做?”

“砍掉。”他摸着下巴过了一会才得出结论,“我觉得它不能这样长下去。”

 

 

 @嗜寫症 -《『你要吃蘋果嗎?』

隔著公事包,松本下意識的捏了捏靜靜躺在裡面的蘋果。這幾天,他把二宮和也、蘋果,當成關鍵詞搜索了好多遍,前者,除了看到列車長的介紹和照片外,關於本人一無所獲;而蘋果,對於其營養價值和象徵意義,他幾乎倒背如流。蘋果在亞洲是平安果;在伊甸園代表禁忌果;世界各地賦予蘋果的多半是平安、好運、智慧的象徵。而他自己,對於蘋果,除了小時候廟會的蘋果糖(說起來他也沒有吃過蘋果糖的記憶),沒有太多的印象;除了這些以外,網路能告訴他的就是關於蘋果這植物的介紹,然而這一切對於他的夢一點幫助都沒有。

也許只是因為二宮拿了蘋果給他?要是他拿的是桔子香蕉或許也是一樣的?不,拿著巧克力不是更符合告白場景?更不對,怎麼樣都該是自己跟他告白吧!!...... 咦? 

松本放任思緒發散,卻在腦袋浮出告白的詞彙後呆住。他承認二宮有一張符合他審美的臉龐,但是自己怎麼會對只有一面之緣的人產生這種心思?信誓旦旦說不會一見鍾情的松本潤呢?!



贩售信息:

12月8日晚10点整开淘宝链接,分通贩链接和场取链接

部分地区可能会需要补邮费

场取和通贩加起来前20有特典

湾家港家走淘宝的直接12月8日晚10点直接拍链接,走集运的话10点发邮件给我→ninohxy@163.com,前5位有特典

海外的话,你可能要自己找转运或者找国内的代收,lof私信我,我给你留特典


评论
热度(77)
  1. 咸扣鳥間失格 转载了此文字
    是滴!我和好鸟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2. 藍鳶/嵐鳶Akir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紫黃色鳶尾花
    期待期待////////
  3. 鳥間失格Akira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与扣宝贝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