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来一杯小恶魔吗

又是一年万圣节,又是一年小恶魔与吸血鬼的重新相遇()

没想到废话到了快3k字,给失踪人口一个鼓励给点评论吧qwq。总之万圣节快乐!张嘴吃糖w

  来一杯小恶魔吗

  

  中午11点,二宫在店里打卡完毕打了一个似乎能往嘴里塞下一整个橘子的哈欠,敏感地发现有人站在他的身后,一转头,就被真知子店长往头上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嗯?”他侧头往员工休息间的那面大镜子那里张望了一下,看到了自己刚才被戴上的恶魔角头箍。

  “还有这个也戴上。”真知子店长又往他手里塞了一条假到不行的恶魔尾巴,尾巴末端的形状还是个黑色的爱心。

  看了看那尾巴,二宫哭笑不得地抽动了一下嘴角,“是不是还得给我戴个獠牙啊?”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嘛。”店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过我怕獠牙会吓到客人,还就算了。” 其实本来还应该穿上毛毛领的小恶魔披风外套,但鉴于毛毛可能会乱飞飞进客人的咖啡里,正好他们家的制服就是黑色衬衫,真知子店长就让他这样凑合凑合。

  “一年也就这么几天可以玩玩这种花样了。”店长随手摆弄了一下万圣节特意换上的南瓜灯装饰品,看着那南瓜灯轻轻摇晃起来,搓了搓她的手显得有些期待的样子,二宫这才发现店长也好好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往脑门上“缝”上了线。他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到底是把“我觉得你更容易吓到客人”给吞回肚子里了。

  这周直到万圣节当天都会化身为“小恶魔”的二宫店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摸了摸身后那根别扭的尾巴扁了扁嘴,真的小恶魔尾巴才不长这样呢,更加柔软灵活可以自由摆动卷起较轻的物品,尾尖还可以变换成各种形状。

  没错,二宫和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小恶魔。

  二宫生来就是个小恶魔,只是刚出生的时候就具备了伪装起恶魔角和尾巴的技能所以和子妈妈并没有发现他和别的小孩有什么不同,不过二宫也的确觉得在现代社会小恶魔和别的人类也没什么不同,也需要wifi需要电需要钱。这也是他为什么在上学之余还要来咖啡厅打工的原因。二宫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还有其他物种像一样与人类共存,至少在他的二十几年“小恶魔”生以来,他还没有遇到过第二个小恶魔,或者说难道其实小恶魔并不具备区分人与其他物种的技能?

  带着这个他疑惑了至少十几年的问题,二宫迎来了他接班以来的第一个客人,但对方却不是他第一次接待的客人。现在是午间,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餐厅吃午饭而不是来咖啡厅,总体来说生意比较清闲。由于今天是万圣节,店长特意把菜单也进行了限定改造,将饮品甜点的食物全部换成了非人物种的名字。比如僵尸是抹茶味的冰沙,吸血鬼是淋了超多草莓酱的圣代,小恶魔则是热巧克力和热拿铁随机一种。

  “给我一杯……小恶魔?”对方的语气带着一丝不确定,二宫的视线终于从对方的黑色礼帽回到了他长得有些过分的下睫毛上,他不知道对方是在不确定饮品的名字还是不确定他的装扮,总之礼貌地笑笑,和往常一样进行点单确认。

  “是要一杯小恶魔是吗?中杯还是大杯?”

  “大杯,谢谢。”客人眯了眯眼,接过二宫刚才打印出来的单子,二宫这才发现不过是10月末,对方的手竟和自己一样冰冷。这么说起来眼前这位客人一直给他一种与普通人不一样的感觉。说不上是哪里不一样,反正就是不一样。

  “我想问一下。”在二宫照例招呼客人去位子上坐等之后,那位声音里仿佛馋了牛奶打扮却酷炫地像是杀手一样的客人摘掉了他的帽子露出在男性中肤色偏白的脸,“我那杯小恶魔会是热巧克力还是热拿铁?”

  “看客人您的表现咯,treat or trick?”二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借着自己现在伪装的“小恶魔”身份,和眼前这位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可怕的客人开着玩笑。

  “原来如此。”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明白了什么,只看见他四处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颗葡萄味的糖递到了自己手上,“给,我想要热巧克力味的小恶魔。”

  二宫愣了一下,不知道是该吐槽对方竟然会随身带糖还是该吐槽对方擅自的点单方式。不过既然被treat了,小恶魔决定还是满足一下对方的愿望。

  因为店里的客人很少,二宫可以慢悠悠地为对方做热巧克力,他喜欢咖啡厅里淡淡的咖啡豆香,也喜欢浓郁的巧克力香,这里的气氛让他悠闲地想要摇起尾巴。当然在大众广庭之下他不可能放出他的尾巴,现在身后的那条尾巴也无法自由摆动,略微有些不高兴地撅了撅嘴,二宫盖上了热巧克力的盖子。

  

  “您点的小恶魔,请慢用。”小恶魔用他汉堡手将纸杯轻轻放在了松本的跟前,纸杯上还画了两个可爱的恶魔角,看得出作画的人并不擅长画画,但仍然很可爱。

  松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观察今天的小恶魔店员,相比身后那条僵硬的塑料尾巴,脑袋上的恶魔角头箍倒是显得十分和谐,店员的皮肤很白,眼下微微还能看见黑眼圈,瞳孔是迷人蜜色,波浪形的嘴唇笑起来像只爱恶作剧的黑猫,午后的阳光照在了店员半张身体上,对方一低头仿若真是万圣节期间来人间游玩的小恶魔。

  “小恶魔”做的热巧克力很好喝,虽然他的身体仍然冰凉,但是能感受到暖呼呼的热巧克力滑过他的肠胃。尖牙不小心磕到了吸管,松本皱了皱眉打开了盖子直接喝了一口,嘴唇沾上了一圈巧克力。抽了张纸巾擦嘴,松本抬头想对店员称赞一句“好喝。”而对方却正背对着他擦拭柜子上那些漂亮的马克杯。对方的身体微微摆动,身后尾巴末端的爱心直直地戳进松本的视线让他忍不住有些想笑。

  不知道对方真实的恶魔尾巴是长什么样的。松本摸了摸下巴,瞳色一瞬间变成了红色又变了回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货真价实的小恶魔。

  作为一只与人类共存了20(2000)年的吸血鬼,松本早就厌倦了这个城市里的风景,每一家新开的店每一个节日都会成为他新的乐趣。这家咖啡厅今年年初刚刚开张,松本以前就来过几次觉得氛围不错,能遇上万圣节被店长打扮成“小恶魔”的小恶魔倒是意外的收获了。

  不知道小恶魔店员一直以来有没有发现他不是人类。快喝完那杯热巧克力的时候,松本冷静地思考起这个问题,抬头观察小恶魔的表情想要从中读出些什么来,视线刚扫过他圆圆的鼻头,对方的视线就猝不及防地撞了过来。

  果然是小恶魔,察觉视线的速度异常的快。被发现在看他的松本也不慌张,坦然自若地点头回了二宫一个微笑,对方虽然光顾过好几次,但这么直接地对视交流还是头一回,二宫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他冰凉的身体开始升温,一摸耳朵,竟然还发起烫来。

  什么情况,二宫疑惑不解地看了看镜子中耳朵变红的自己,难道自己这是……害羞了?

  对方喝了大概有两个小时,二宫几乎觉得那杯热巧克力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冰巧克力的时候,松本终于站了起来,将椅子礼貌地推回了远处和二宫和在店里无所事事晃荡转悠的真知子店长道了别。

  伴随着铃铛的碰撞门摇晃了两下关上了,真知子店长望着对方远去的背影突然转头对二宫“啊!”地大喊了一声。

   “又干嘛?”二宫装腔作势地掏了掏耳朵,这位店长哪里都好就是脑洞太大又太容易大惊小怪。

  店长猛拍了几下他的肩,二宫几乎觉得自己的肩都快被对方拍脱臼了,“二宫君,你觉不觉得刚才那位客人很适合扮演吸血鬼?”

  二宫忽然明白了一直以来对方给他的怪异感觉是什么,对方确实很像吸血鬼,虽然他之前也并没有遇见过真的吸血鬼。所以那个时候我会害羞一定是因为对方是吸血鬼,二宫脑洞大开地想,随便地就把甩给了对方。

  万圣节当天,一向清闲的咖啡厅被挤了满满当当的人,二宫正好上的晚班,却哪里都没有见到那位疑似吸血鬼的客人,直到快要关店了,二宫已经脱掉了那对恶魔角和那根恶魔尾巴,放肆地揉了揉他有些酸痛的肩膀。店门上的招牌还没来得及转成“closed”,门伴随着铃铛声和突然涌入的寒风被推开了。对方还是一席黑色风衣,戴着黑色的高礼帽,不顾二宫“不好意思,我们已经闭店了”的招呼径直走到了柜台前,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糖和一张名片塞到了他的手中。

  “我要一杯小恶魔,打包,谢谢。”

  ——————END——————

评论(13)
热度(21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