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一线之差(下)

写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睡死了过去,人事不省()

 @杂食动物 原谅拖更严重的我,给你笔芯

前文:(上)

嗯_(:з」∠)_想不出开头还要说什么了求个评论吧。


(下)



  8.

  其实现场深山和有明的cos并不多,说有也有,可没有MJ 和Ninorin那样引人注目,要求合照签名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可是有不长眼的要求两人一起合照这就非常尴尬了。听见那个女孩子说出“能不能两人一起拍张照”的时候,现场仿佛一下子安静了,空气都凝固了似地气氛一度非常尴尬。她身边的女孩子还想说点什么,松本率先笑了起来说“可以啊,我没意见。”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对方,Ninorin也看了他一眼扁了扁嘴说,“行啊。”

  毕竟松本都说行了,他说不行的话仿佛显得他很斤斤计较,至少在气势上不能输的二宫甚至主动地起了身走到了松本身边勾上了他的肩膀。

  二宫听见现场的四处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尖叫,一直以来互掐到天昏地暗誓死不相往来的MJ和Ninorin不仅同框合影还发糖了!两位同人写手们用脚趾想想也知道粉丝们都在想什么。然而她们想多了,合完影参完展,当然该怎么掐还是怎么掐,二宫是不会犹豫的。

  

  9.

  新书销量不错,到中午就已经全部完售了,等下还有活动所以作为特邀嘉宾的Ninorin还不能走,犹豫了一会儿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开始玩起了P&D,好在有明也沾点“宅男”的人设不至于太ooc,二宫便理所当然地沉迷转珠起来。遇到有人来要签名或者合照,才肯勉强放下手机,其余的时间完全放飞自我。

  看着Ninorin微微猫着背打游戏的状态,松本算是能够理解对方为什么说自己是的确是阴沉宅男了,配上有明的格子衬衫和黑框眼镜,不能更定位准确。

  二宫为了更还原有明功一的形象,特地还准备了一条红色的围裙,这会儿也乖乖的穿着,真像是煮咖喱煮到一半开始摸鱼打游戏的人。

  摊前没什么人的时候,松本就会把椅子往后退一点借着角度偷瞄Ninorin的脸,虽然这人总写虐塞他一嘴玻璃渣,还逆他CP,但是着脸长得可真合他胃口,看见Ninorin的第一眼松本就这么想,见到本人更是忍不住想上手摸一下他的脸部轮廓,可碍于两人交恶的前提这想法可能永远只是个想法了。

  看着他的脸,松本连刀子都不忍心寄了,他见过不少帅哥美女,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符合他心中完美轮廓的脸,但这张脸的主人又那么讨厌,真是矛盾。

  

  10.

  展终于结束了,主办方请几位特邀嘉宾去二次聚会,二宫本想快点回家,可盛情难却,只好背着他只装了游戏机和其他必要用品的有明功一同款斜背包跟去了二次聚会。

  能不能换身衣服啊。他看见MJ扯松了领带,9月的天穿着衬衫西装还是有些热的,额头的汗水都浸湿了刘海,让深山大翔标志性的眉上刘海变得湿漉漉的,松本干脆往上一捋露出脑门变成了大背头,整个人的气场都从深山大翔上剥离了出来。

  二宫也脱掉了他的围裙,把格子衬衫从裤子里抽了出来,脱掉了黑框眼镜,把一边的卷发拨到了脑后,因为猫背的体态整体还像是有明功一,但气场却有些回归了网络上冷静又犀利的模样。

  松本明显感觉到了对方从有明功一回到了Ninorin,就显得更加不好接近了。其实倒也不是想要接近,只是今日一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脸的关系,他觉得他们的关系真没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Ninorin今天也没怎么针对过他,反而发现了他的目光之后还红了耳朵害羞了起来。

  也太可爱。

  对敌人产生“可爱”的想法那还怎么继续互掐继续互相伤害下去啊,松本默默地吐槽着自己,端起酒杯大口灌了一口啤酒来迫使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11.

  为了将“讨厌”这个情绪保持下去,二次聚会的时候松本即使坐得离对方很近,还是没有主动搭话,对方也没有和他搭话,一个人独自小口小口抿着咕噜咕噜冒泡的啤酒。

  他们二次聚会的地方是站立式居酒屋,大家都站着围着桌子谈笑风生,唯独松本和二宫这边气氛有些尴尬,松本也想过要不要走得离他远一点可是刻意走远也显得有些不妥,内心和自己僵持了一会儿身体做出的决定是顺其自然。

  好在还有酒,不然松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在那里待下去。一向一喝酒就不想回家的松本甚至产生了要不要早点脱身的想法,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和在场的其他写手画手大大也不是很熟,甚至还不如和Ninorin熟。

  就这样心不在焉的喝了半小时,其他桌的人都开始玩起了聚会定番的游戏,有人忽然提起Ninorin会变魔术的事起哄着要他变两个,二宫愣了一下开始伸手摸口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有人摇晃着身体往前进或者往后退想要看清二宫的动作,松本的目光也跟从他的屁股到了他手里的扑克牌,忽然又听到旁边有人大喊了一声,“小心”。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松本就被旁边的二宫拽了一下,橙色的橘子汁溅到了二宫的格子衬衫上顺着衣服皱褶滴落渗透。

  原来是刚才服务生从松本的身边走过,另一边有人突然后退了一步真巧撞到了服务生身上,服务生被撞了一下重心不稳,托盘中的果汁也被撞飞了,如果Ninorrin刚才没拉他一下,大概那杯果汁会结结实实地全部泼在他身上。

  服务生还在不断道歉,来了其他服务生收拾着破碎的玻璃杯并拿来了毛巾给Ninorin擦干。“没事没事。”他摆着手,丝毫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擦干的时候才发现裤子上也斑斑驳驳地点缀着橙色液体。

  

  12.

  魔术没能再继续变小去,对于二宫的衣服被弄脏的事情松本非常过意不去,毕竟本来那杯橙汁是要泼向自己的。

  “真的没事。”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用Nanox应该洗得掉的。”

  “但现在这样黏黏糊糊的……”松本想了一想,“不如这样吧,我家离这里不远你去我那里换身衣服再走吧,毕竟是因为我。”

  “这真不是什么大事啦。”对方还想要拒绝。

  “Ninorin。”这是他第一次叫对方圈名,叫完自己也愣了起来挠了挠头,“我不想我欠你什么,你就别为难我了。”

  “那好吧。”二宫耸了耸肩,把扑克牌整齐地收进了牌盒里。

  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松本带着二宫离开了居酒屋。同时某水贴上早已炸成了一片。

  【我我我似乎看到MJ和Ninorin了】

  【啊?】

  【二次聚会吧估计】

  【不是!就他们两个人!在街上!】

  【什么?!!】

  【难道关系不好是骗我们的,实际上……】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楼上收起你大胆的想法】

  【有人知道到底发生啥了吗】

  

  13.

  “你先随便坐,我去给你找衣服。”松本把对方带进客厅,随便招呼了一下就钻进了房间,留二宫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四处打量,他看见了松本阳台上的小盆栽,看见了茶几底下按日期排列的时尚杂志,还有电视机下面的PS4主机和手柄。没过多久松本就出来了,手里拿了一件黑色的T恤,“这件我买来还没穿过。你放心穿吧。裤子的话就……”

  “没事,裤子没沾到多少,已经干了。”他接过衣服放到了一边道了声谢。

  “不不不该说谢谢的是我。”松本看着二宫解着扣子,突然又抬头看他。

  松本不解地“嗯?”了一声,怕对方还有什么问题。

  “MJ君你有看着别人换衣服的癖好吗?”

  “哦对。”他背过了身去,突然又想起来都是男人看看也没什么吧,突然就想反驳地转过身去,看见二宫已经换好了,他的T恤对方穿在身上大了一圈,圆领愣是被穿成了低领。对方拿起了自己的衬衫,松本主动接了过来说他来洗,“洗完会还给你的,你留个地址我快递给你还是怎样?啊,我这件你不用还给我了。”

  “……这么嫌弃我穿过的衣服?”二宫挑了挑眉扁扁嘴,对方赶紧解释起来,“没有没有。就当是谢礼了,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衣服,还希望Ninorin大大以后可以对我口下留情一点。”

  “彼此彼此。”他笑了起来,握住了松本伸过来的手。

  

  14.

  那之后他有好一阵子没去抢松本沙发评论掐他,松本反而有些不习惯了,胡思乱想着NInorin是不是彻底讨厌他了连见都不想见到他了。看着手机里的联系方式,松本差点都一时脑热给对方发line问他最近是不是太忙了都没空看自己文,想完又开始吐槽自己怕不是个抖M,一天没被虐就开始浑身不爽。

  NInorin有时会开直播打打游戏啥的,有细心网友发现Ninorin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和MJ某次直播买回来的衣服一模一样。

  【黑T恤而已,哪里没有】

  【是同一件啊,你看袖口,而且谁没事会买大一号,这都不合身了啊】

  【男友T恤即视感】

  【最近两个人都没互掐了,恐怖故事】

  【上次only展之后的事情吧】

  【嗯】

  【怕不是发生了什么】

  【分出了上下之类的?】

  【楼上你在说啥?】

  【CP啊,终于在上下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之类的】

  【啊我说是深山有明还是有明深山……你以为我在说什么MN还是NM吗?(笑)】

  【吓我一跳】

  【分出上下了也不是没可能啊 我说文】

  【嗯,N最近写了两篇深山有明的短篇,M也写了一次反攻】

  【这不是共识 这是让步】

  【为啥突然让步了】

  【可能……分出了上下之类的】

  

  15.

  二宫收到了松本还过来的衣服,不是快递,而是对方亲自送上门来的。二宫受宠若惊一时都不知道该不该请松本进来坐坐。

  “没事,我就还个衣服。”

  “嗯。”二宫稍稍仰头盯着对方细密的睫毛,“那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想问你件事。”松本想了想,还是问出了他已经在意了好几天的事。

  二宫摊了摊手,微微撅了嘴,“你问。”

  “为什么突然不给我评论了?”

  他看了松本一眼,“你不是让我口下留情吗?”

  “呃……”

  “不然我现在告诉你感想也可以,我忍好久了。”二宫做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不过那篇反攻写得不错。”

  “等等先让我再说一句话。”

  “嗯?”他闭了嘴,示意松本继续说话,“你说?”

  “我们是时候该决出个上下了的?”

  “……什么?”二宫愣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看着讲出这话的松本。

  “我说深山和有明的CP,你以为什么?”松本盯着对方有些窘迫的样子笑出了声,被调戏的二宫突然涨红了脸,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脸皮突然也扯了嘴角反驳他,“我以为,你想上我。”

  没料到二宫会说出这么直接大胆的话的松本有些慌了,干脆挤进了他的家门顺手合了门,“如果是真的,你要怎么办?”

  ——————END——————

 

评论(36)
热度(24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