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松本润超绝X8up

祝贺Arashi结成18周年!

注意:本文内容纯属虚构,G社并没有出这个合作桶哦【笑哭】虽然我真的额很想要,感谢P&D群里妹子的集思广益,有机会画个松本润hhh

然后要和不玩P&D的gn们说声抱歉,要是有什么看不懂的可以随便问



松本润超绝X8up

  

  1.

  一开乐屋门看见二宫在沙发上盘着腿打游戏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有时候是掌机有时候是手机,但今天的二宫一如往常地盘着腿却没有在打游戏而是盯着手机露出了奇怪的微笑。松本摘了帽子露出最近为了拍99.9而微微剪短的刘海,随手抓了两把被帽子压塌的头发在二宫身边坐了下来,瞄了一眼对方的手机。

  “在看什么呢,笑得那么奇怪?”

  “P&D出新合作桶了你知道吗?”二宫把手机拿给松本看,上面写满了新活动的信息,松本看了一眼顿觉头疼,他虽然是个会仔仔细细看说明书的人,但对于游戏没有钻研得那么深刻。不过为了庆祝Arashi结成18年,G社出了Arashi合作桶的事他还是知道的,毕竟和他们相关,商讨会也开了几次。

  然而就算知道他的同事,也就是代言人之一的二宫和也最近沉迷于P&D,感觉他昨天还339级,今天就507级了,年内的目标还是到700级。松本看了一眼依旧在研究数据的二宫,觉得对方这个肝度,到700级完全不是问题。

  不管是候场还是移动都在玩他,地位甚至取代了他的小冰蓝。“在家里宅着打游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P&D有个雷达走在路上会突然出现副本哦。”有一次他在保姆车上突然发现了一个本之后兴奋又得意地和身边的松本解释起来。

  “这就是你最近经常出门的理由吗?”松本忍不住笑了起来。看着对方高兴的样子,忽然又觉得能让他享受出门说不定真的算件好事。

  

  2.

  新合作的消息一出来,开始二宫就已经看了好几遍数据了,以5个人各自为原型的宠,立绘很帅,三围和技能也很可观,最重要的是“松本润”有5个防黑珠觉醒,图标是副墨镜,二宫正好非常需要,而且感觉图标很是和那位在室内也要戴着墨镜的人。

  P&D立绘上的松本左手扶着帽子,穿着长到脚踝又被风吹起的风衣,戴着墨镜,进化之后墨镜会脱下来拿在右手上露出下睫毛逆天的眼睛。二宫把放大仔细看了看,细节到位,给画师一个好评。

  他的大目标是集齐arashi,小目标是抽到自己和“松本润”。“松本润”的技能名叫“This is MJ”,暗珠和回复珠子洗版,回总HP40%的血,还能解封,好用。队长技“给7万人幸福”HP99.9%以下攻击力7倍,消除含加珠的五颗暗珠攻击力3倍,消除2combo暗珠的话减伤害攻击力2.5倍。

  “逆天了……”二宫不禁感叹起来,虽然自己的技能可是经验值和金币5倍,很对自己胃口但是想要简单粗暴地打关,“松本润”还是必不可缺的,不仅如此,这个“松本润”的立绘是真的很帅啊。

  想要。

  二宫摩拳擦掌地决定要在活动开始前多攒点石头,不行就氪金,为得到“松本润”氪点金算什么,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Kazu,Kazu?”身边的人在叫他了。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对着松本举着手机傻笑,在对方问出“你没问题吧?”之前,提前拍了一下对方的肩,勾起了嘴角,“润君,祝我好运。”

  

  3.

  他记得活动第三天是松本润超绝X8up,也就是说“松本润”出现的几率是平时的8倍,二宫前两天随便抽了几发就抽齐了含自己的其他四人,特别是自己还抽了两只出来,然后还出了一些其他没用的垃圾,就是怎么的不出“松本润”。

  “不愧是读心迷城。”二宫丢开了手机仰头看天花板,他不过就是想要个松本润嘛,怎么这么难。二宫在床上滚了两圈又捞过了手机打开了手机相册,照片停留在了松本小时候的浓眉包子脸上,“看看本人不知道会不会变欧一点。”不知不觉被这个本人影响的二宫开始在房间里自言自语起来。看完了松本从小到大的照片又重新把界面切回了P&D。

  还有两抽了,还抽不到就明天氪金趁up的时候再抽。他闭上了眼搓了搓手掌又拍了两下,伸出他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划了两下,终于魔法石被扔进了金色的龙形扭蛋机里,扭蛋机把石头吞了进去从肚子里滚出了一颗……钻石蛋!

  来吧!松本润!来吧!快给我松本润!二宫的内心怒吼着,目不转睛地看着钻石单散发出了光芒,一秒钟后光芒散尽,画面中是身边围着很多小动物的穿着背带裤的……相叶雅纪。

  “相叶雅纪”也第二只了啊。二宫仰天苦笑一脸绝望,不抽了不抽了,还是等明天up吧,他跳下了床,去开那个刚才就被不停敲响的门。

  “嗯?”他看了眼猫眼,果断地打开了门。

  对方似乎吓了一跳,敲门的手还悬在空中,“你在啊,敲半天你都没来开门,还以为你忘记关灯了。”

  “没有啦。”二宫垂头丧气地侧了身子让松本进来,“我在抽蛋没顾得上给你开门。”

  “哇。”松本看了看二宫生无可恋一般的脸笑了起来,“心情很差嘛,没抽到好东西。”

  对方从厨房钻出来给他倒了一杯水盘腿坐在了地上,“没抽到自己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虽然没太关心最近P&D的活动,也忘记最近正是Arashi合作桶的松本只不过是礼貌性的问问。对方看了他一眼,出了声,“松本润。”

  “……嗯?”他愣了一下,一瞬间完全没反应过来二宫指的是游戏,而且二宫看他的眼神还格外深情款款,茶色的瞳孔被灯光映照得流光灵动,他本来就很喜欢二宫的眼睛,想玻璃珠子一样通透又像是猫咪的眼睛一样摄人心魄。

  “我想要一个松本润,但是怎么抽都抽不到。”

  “啊……是这个啊。”松本接过了二宫递过来的手机,这才明白对方说的是游戏。看了看对方箱子里的宠,的确没有自己。“‘我’长什么样?”他笑了起来,问无聊地把P&D的各种界面切来切去的二宫。

  “你长得很帅,技能也很好,感觉很好用,想要。”

  “想要我吗?”松本勾起了嘴角,“这么想要?”

  “想要。”讲到这里,二宫忽然觉得这对话有些不太对劲,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耳朵已经自己红了起来,他抬手用胳膊捂了嘴笑了几声,“可P&D完全不给我。”

  “会有的。”松本仰起了脑袋,“本人都这么说了,肯定会有的。”

  

  4.

  “是说,你来干嘛的?”二宫用电视玩了一会儿FF换换心情,忽然发现松本依旧悠闲地喝着水,对方刚才自己又进厨房倒了一次水,“赖”在他这里不走,也不像是要喝酒。

  “健身回来路过附近,想着你还没睡吧就过来看看。”他解释着伸手去接二宫塞过来的手柄,不需要对方出声就知道对方“那来都来了陪我玩两把吧”的想法。

  “明天就18周年了吧,晚上一起去吃个饭?”

  “我没问题。”二宫低头按着键又抬头盯着电视屏幕,“他们几个呢?”

  “白天给他们打过电话了,说是没问题。”

  “唔。”二宫沉默了一会儿,随手存了个档,“那就好。”

  快12点的时候,松本说要回去,二宫意思意思地挽留了两下就随他去了,结果等松本到了门口,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声,“真的不留宿吗?”

  “怎么了。”松本笑了起来,“你想我留宿吗?”

  他抓了抓脑袋,笑了起来,“也没有,就担心你这么晚回去不安全。”

  “嗯。”

  “还有就是……感觉你留宿的话我明天就能抽到松本润了!”

  “……啊?”

  

  5.

  他到底还是回去了,二宫在睡前清空了体力,一闭眼满脑子都是P&D里的松本润和现实的松本润交替着出现,也不知道自己执念的是P&D的松本润还是现实中的松本润。二宫强生生地闭上了眼,催眠自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省得越想越得不到。

  ……真的抽不到!二宫连裤子都没顾得上穿举着手机看着箱子里2个“大野智”,3个“樱井翔”,2个“相叶雅纪”,4个“二宫和也”发呆,说好的松本润超绝X8up呢,分明是二宫和也超绝80倍up。

  抽到自己是很高兴啦,可是他现在想要松本润。

  想要……松本润。

  他慢慢地垂下手来,把自己扔回了床上。今天都抽了快10抽了,就是不出“松本润”。把脸埋进了枕头里,二宫冷静了一会儿又摸过了手机,“说好的一定能抽到的呢……”他轻轻自言自语起来然后才想起来并没有人和他说好,而那个本体昨天连留宿都不肯。

  二宫心不在焉地去打了几盘斗技场,又在和野人协力的时候被打了一个电话进来,气得二宫想摔手机,但鉴于打电话过来的是那个他想了很久的“松本润”,二宫还是接了起来。

  “起床了?”

  “嗯,干嘛?”

  “还没抽到?”

  “嗯。”二宫扁扁嘴,“而且刚才你的电话让我的协力断线了啦,要怎么补偿我。”电话那头笑了两声,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嗯——”地拖长了音,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补偿给你一个松本润?”

  二宫犹豫了一会儿,张了张嘴问,“……本体?”

  “嗯本体,游戏里的话,我还没有神通广大到能让他们送一个松本润给你。”

  他轻轻地咋了一下舌,瞄了一眼镜子里自己开始变红的耳朵,“啧。”

  “怎么,不满意?”

  “算了,本体也凑合吧。”二宫换了一个手拿手机,“顺便给我带个便当。”

  “吃什么便当啊,我给你做。”

  “这么好?”

  “说了要补偿你松本润的啊。”

  “……哦。”

  

  6.

  “其实我今天早上也抽了几发。”松本站在厨房里,那条鹅黄色的围裙在他身上也完全没什么违和感,厨房的主人还只内裤一条的站在旁边从冰箱里翻东西垫饥。

  “嗯,然后呢?”

  “正好之前很久没玩了攒了不少,结果抽出来了好几只你。”对方说着说着笑了起来,“立绘旁边全是钱,还真是挺适合你的。”二宫扁扁嘴,顿觉今天该不会真的是二宫和也超绝X80up吧,连松本润本人都没抽到自己,这出货率真是感人。

  “有没有一点安慰?”

  “没有。”二宫眼睛都不眨一下地速答,“我还是想要松本润……P&D里的松本润。”

  “在没有的时候就先请你看看本体凑合一下吧。”松本耸了一下肩把盘子端上了桌随手接了围裙挂到了一边。

  “好吧。”他摸了摸鼻子,用筷子把那个温泉蛋戳破了,“吃完饭再抽两发。”

  “祝你抽到。”

  “谢谢。”他抬头看了看撑着头也看着他的人,“本人在场都抽不到的话,我大概是与“松本润”无缘了。”

  “不会的。”松本盯着对方头顶那撮随着动作来回摇摆的呆毛,忍不住还是出手抓了两下,结果对方不仅不领情还叫了起来,“我头皮屑都要被你抓下来了啊。”

  “……你昨天没洗头?”

  “洗了啊。”

  “那怎么还有头皮屑?”

  “总会有的吧。”他笑了起来,眼角微微趴着皱纹,“多多少少。”

  地方懒得和他辩这些歪理,伸手收走了他吃完了盘子放进了水池,然后把手套扔给了二宫,“你洗碗。”

  “那我洗完再抽。”他用下巴指了指手机,“你可以顺手用我的手机帮我刷点进化素材。”

  松本挑了挑眉,调笑着逗二宫,“被本体摸过的手机容易出货?”

  “哈哈哈哈如果会就好了。”

  “要不我帮你抽一发?”

  “算了吧。”二宫赶紧拒绝了,“你不今天你也没抽到?”

  “我的P&D可能今天是二宫和也超绝X8up。”松本一本正经地回复着,手里倒是听话地只帮二宫刷了刷进化素材。

  松本划水地滑动着屏幕,“这素材用来进化什么的?”

  “进化松本润的。”

  “明明还有没有?”

  “会有的。”二宫笑了起来,“再不济也还有本人嘛。”

  “你刚刚不是不要吗?”

  “我是说凑合。”他狡辩起来,把盘子冲干净擦干整齐地叠到了旁边。

  “但本体用这些素材可是进化不了的。”松本皱皱眉开始和对方纠结细节。

  “那要用什么进化?”

  他想了想放下了手机,看了一眼二宫的box,“嗯……二宫和也?”

  二宫愣了一下差点手滑把盘子摔了,“……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还是祝你快点抽到吧。”

  

  7.

  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了姿势伸出了手指,还没按上屏幕又收回了手侧头看松本。

  “怎么了?”

  “我要不要还是借你的手抽比较好?”

  对方耸耸肩,“你刚刚都说我抽不出来自己了。”

  “那我还是自己来吧。”二宫转了转脖子视死如归地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想着其实抽不到也没事,打不了继续氪金罢了,可他还是想早点抽到。

  他不敢看屏幕了,闭着眼把手机举到松本跟前,“怎么样?我抽到什么了?”

  感觉到了手机被对方接了过去,却迟迟听不到松本的回应,就当二宫问他是不是又没抽到一边睁开了眼的时候却发现一张在眼前放大到焦距模糊的松本润的脸,然后对方停住了动作勾起了嘴角质问他,“干嘛睁眼?”

  “我……想看看我抽到什么了?”他往下看去却发现手机早被对方扔到了一边。

  “想要松本润吗?”他的手托着二宫的后脑勺,蹭了蹭他的额头。

  “嗯。”

  “好,给你。”他侧了侧脑袋,终是吻上了那双因为犹豫而半张着的唇。闭上眼之前,二宫瞄到了他的手机屏幕上的宠物立绘。

  是一个紫色的暗属性的宠。

  ——————END——————


最后安利一发智龙迷城!跟着Nini玩游戏呀!

评论(32)
热度(24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