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真巧,你也失恋了吗(下)

真巧,你也恋爱了吗

前文:(上)

(下)  

  他并非真的对同性的屁股有什么特殊的喜好,但好看的就是好看的,喜欢的就是喜欢的,在这方面异常耿直的松本用十分无辜的眼神看着相叶,反倒让相叶觉得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喜欢屁股,不过Nino可是我发小,就算是你也不能……”相叶看见二宫走出了洗手间,压低声音想轻声警告松本,但是对方显然没在听他说话,眼神赤裸裸地跟着二宫的脸。相叶只好硬生生地把后半句的“动手动脚”给吞了回去。

  松本倒了一杯水递给二宫,“没事吧?”

  “没事,有点上脸而已。”二宫摆摆手,重新摸过了桌上的纸牌。

  “要不要早点回去?”

  “不用啦,难得的联谊,现在回去就太可惜了。”

  你也知道是联谊啊。相叶默默腹诽着,下意识地揉了揉揉眼睛,奇怪了看着眼前这两人他怎么感觉眼睛有点痛。一会儿,相叶听见那边的女生在叫他,懒得再管松本和二宫这两个人,相叶干脆继续回去享受他“后宫”般的联谊。

  “真的不用早点回去?”

  “真不用……”二宫用手臂捂了嘴笑了起来,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不过还是谢谢润君这么关心我。”

  “没有没有。”松本连连摆手,然后在对方的眼神示意下抽走了一张牌,虽然同样需要他抽走一张牌,但和上次是不一样的魔术,这一次松本将注意力放到了对方的手上想看清楚他的动作,却被对方与“变魔术的手”这一印象相距甚远的小肉手吸引了全部目光。

  忍不住就“噗”地笑出了声,对方疑惑地抬头看他问,“怎么了?”

  “没怎么。”松本飞快地在脑中搜索可以糊弄对方过去的借口,“如果我想学魔术的话,Nino你会愿意教我吗?”

  二宫歪了歪脑袋看了松本一眼,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笑了起来,慢慢将散落的牌整理整齐塞回了扑克牌盒子里,“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润君的话总感觉比较适合变大型魔术……比如变出一辆车子什么的。”

  “什么啊……”松本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就是那种感觉。”二宫伸手在松本周围比划着,茶色的瞳孔在居酒屋略显暧昧的灯光照射下泛着流光,像透亮的玻璃弹珠又像猫的眼睛,好看得很。松本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伸出去的手不知道要干什么,只好悻悻地又摸过酒杯仰头喝了一口。

  他想后悔了,他是没有对同性的屁股又什么特殊的喜好,但他可能对二宫和也的身体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他还从未遇见过单单长相就能这样完全戳中他喜欢的点的人,二宫是第一个,脸的轮廓,屁股,腿,手,五官,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松本现在很想触碰对方,哪里都好。当然他没能这么做,因为二宫现在正一脸疑惑地盯着他,然后低头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嗯?”

  “刚叫你好多声都没反应,我看该早点回去的是润君才对吧。”二宫十分随意地把手搭上了他的肩,“还在想分手的事情呢?”

  要不是二宫说起来,松本差点忘了他现在是个被女友甩了失恋之后应该消沉的人。

  “没有啦,都过去好几天了,总该走出去不是。”松本勾起嘴角朝二宫笑笑,想让他放心。

  二宫了然地点点头,放下杯子站起身来,检查了下扑克牌和掌机还在口袋里,转头对松本说,“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诶,联谊呢?”

  “你还想继续吗?”

  答案当然是不想的。松本拿起了手机,在起身的时候对上了那位联谊组织者的脸,对方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眼见着对方就要冲过来质问他们来联谊不和女孩子聊天也就算了还要偷偷溜走。松本立即抢下了话头,朝相叶理直气壮地笑笑,“联谊不就是看对了眼就把对方带走的活动吗?”然后快速地跟上已经背着手踱到了门口的二宫的步伐。

  相叶在原地想了一秒,顿时警铃大作,这松本润怕是真要对他发小动手动脚了。可那位当事人却像是对他们先走一步这件事的意义毫无自觉地在门口朝着他挥手。

  

  他们沿着栏杆在堤岸上慢慢移动,夜风吹过来让大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酒意消散了之后松本觉得他刚才似乎说了什么很不得了的话,然而这个很不得了的话二宫并没有听见。他侧头看了看盯着水波漫不经心地走的二宫,突然出声问他,“你呢?”

  “什么?”对方看了过来

  “会在晚上盯着空荡荡的家突然想起前女友吗?”

  “嗯……”二宫拖长了音似乎在思考什么,“刚分手那天我盯着游戏机放了很久的呆,但忽然又想通了,或许她离开我是对的,我没法为了她放弃游戏。”他自嘲地笑了起来,“倒是润君……怎么会有人舍得离开润君。”

  松本笑了两声,顺着二宫的话用开玩笑的语气接着问,“那你要不要试试?”

  “试……什么?”他愣住了,看着松本的眼睛里映着斑斓炫目的霓虹灯光。

  “你试试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松本耸了耸肩,“你不知道我有多麻烦。”

  “诶——那我才不要试。”二宫随意地搭上了对方的肩,“不想和润君分手。”松本瞧他一脸入戏太深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谢谢你的安慰,我感觉好多了。”

  “不谢。”二宫收回了手,又回到了原来那副老大爷遛弯的模样,可松本却忽然有种想把刚才那番话实施的冲动。

  “Nino。”他出声叫住了那个自顾自往前走的人,甚至冲动地拉住了他的手臂。

  “嗯?”

  感受到二宫因为他的举动而收到了惊吓,但他没有松手,“你要不要……真的试试?”

  虽然不能算醉到不清醒,但两个人多多少少都喝了一些酒,按道理来说酒后一时冲动说出来的话不应该当真,可二宫却任由对方拉着他的胳膊,在安静到只能听到风声的夜色下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

  “先说好,我真的不会为了任何人放弃游戏。”

  “没关系,我也打游戏,我可以陪你一起。”

  “唔……那好吧。”二宫试图抽了抽手,对方便也心领会神地松开了手,二宫挠了挠鼻子看了看泛着波光的水面又把视线放回了松本身上,“不过你到底怎么个麻烦法?”

  “你试了就知道了。”

  

  他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二宫坐在宽敞的客厅里,盯着对方装满着少年jump和各种杂志漫画游戏却整理得整整齐齐的书架发呆,松本给他倒了一杯水,将口袋里那把备用钥匙放到了二宫的手心里。

  对方端详了一会儿那把钥匙,把它随便地丢进了裤子的屁股口袋里,眯着眼抬头朝松本笑,“润君,忘了告诉你,我喝了酒会玩一个藏钥匙的游戏,你猜我刚才把钥匙藏哪儿了?”

  他当然知道,要是就藏在对方的屁股口袋里,只要走到他的跟前弯下腰去将手放在对方的屁股上……不,是伸进屁股口袋里。

  松本摸到了那把钥匙,除了他给二宫的那把还有一把陌生的钥匙,还有触感和想象中一样柔软的屁股。

  “Nino,我恋爱了。”他笑了起来,顺着姿势用另一只手扶住了二宫的脸,额头抵额头地蹭了蹭对方。

  “……真巧,我也是。”

  ——————END——————

希望大家能多来和我聊聊天留留言啊啊啊

评论(36)
热度(272)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