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真巧,你也失恋了吗(上)

一章完结失败_(:з」∠)_

几天不写就手生()一个稍微画风有点不一样的甜饼


真巧,你也失恋了吗(上)


  浪漫的音乐,暧昧的灯光,精致的菜肴,他又和女友来到了这家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餐厅,而此刻的女友沉默地吃了两口菜又吸了两口果汁,直到松本喊了她的名字才心不在焉地抬起头来。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女友放开了那根已然被她咬扁的吸管,抬头对上松本的眼,“润君,我们分手吧。”

  然而出声的“我们分手吧”却变成了两重奏,他听到了他们隔着墙的隔壁那桌女生也同时说出了这句话,这过于奇妙的巧合让松本在如此严肃甚至应该伤心难过震惊崩溃的时候竟然有些想笑,当然他没能笑出来,他的女友现在或许应该说是前女友又看了他一眼,再次开口,“不要问我为什么……我们就这样到此为止吧。”

  松本往后一仰靠住了椅背闭了闭眼说“好吧”,然后看着女友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放在桌上,长腿蹬着高跟鞋雷厉风行地走过他的身边,衣摆扫过了他的胳膊。

  女友走出他的视线之后,隔壁那桌的女生也从他身边走过,不过对方没有看过来,倒是松本发现对方身材瘦小,胸围却非常可观,至少有D。

  ……巨乳啊。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尽管知道自己这时候不应该想这个,正常应该想想还有没有办法挽留女友,或者约出好友一醉方休,松本却淡定地叫了服务员过来结账,然后慢慢悠悠地走到了隔壁桌,顺利地见到了同样失恋的那一位陌生人的脸。

  意料之外地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面容清秀,茶瞳,圆鼻头,猫唇,尖下巴,单纯从审美地角度来说,轮廓是他喜欢的类型。男人也若无其事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摊了摊手,松本便也心照不宣地开了口,“要不要去喝一杯?”

  

  “同一天失恋大概也算是一种缘分了吧。”松本端起酒杯和男人碰了碰杯,“我都不知道这里还有这间酒吧。”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他经常来这附近的酒吧喝酒,还从没来过这里。

  “位置虽然隐蔽,不过氛围还不错吧?”二宫抿了一口酒,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这里晚上偶尔也会在那块大屏幕上放些文艺片。”

  “哦?那今天会放吗?”

  二宫耸了耸肩,“这就不知道了,得看缘分。”

  松本笑了起来,又和二宫碰了碰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侧身朝对方哪儿转了转。“松本润。34岁。”

  “二宫和也。”二宫扬了扬嘴角,“真巧,我也34岁。”

  “为失恋干杯。”

  “为失恋干杯。”杯子碰撞的声音伴随着酒吧内悠扬的乐曲,奏响了这个漫长而又充满纪念意义的夜晚。

  喝了大概第四杯的时候,松本发现对方的脸红红的,反应好像也迟钝了不少,这会儿还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副牌开始给自己和酒保变魔术,擦着杯子的酒保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和松本解释了起来,“他醉了就这样,魔术还是变得很厉害的。”

  ……见过耍酒疯的,没见过醉了开始变魔术的,松本憋笑着从二宫的手中抽出了一张牌又放了回去,明明跟前的人都已经摇摇晃晃了却还是在几分钟之后找出了他刚才抽走的那张牌。

  嗯,魔术还是变得很厉害的。

  

  虽说是醉了,好在脑袋还算清醒也没吐也没难受,还知道自己家在哪里,松本目送他上了的士,自己也招手拦了一辆回了家。靠着车窗开着眼前飞驰而过的霓虹灯光,经过那家他和女友分手的餐厅时,餐厅的招牌亮得刺眼,他这才想起来,他真的失恋了。

  松本摸出了手机,不经意地碰到了女友还给他的那把钥匙,和预想中的一样,女友没有发任何消息给他,这也绝对不是代表对方想要自己主动发消息给他,他这一任的女友从来都很干脆,下了决心的事情就不会改变。用女友还给他的钥匙开了门,家里本来女友的东西就不多,对方似乎是提前收拾过了,除了罐快用完的洗面奶什么都没剩下。他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头顶的吊灯炫目的很,他开始后悔自己喝得不够醉,才会脑子里一直在想已经结束了的事情。

  好像找人聊聊天啊,松本又一次掏出了手机,然后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他没留二宫和也的联系方式。不知道对方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也在面对空荡荡的房子想起今天的事情。

  “我失恋了。”他和好友发了一条line。过了几秒,对方没心没肺地回复了他一句,“Don’t mind,下周带你去联谊。”

  “没人说要去联谊。”松本甩掉了手机,蹭掉了鞋子躺上了沙发想要静一静,躺了一会儿之后又像是忽然受不了自己浑身的酒味似地弹坐了起来进了浴室。

  

  一回家就洗了个澡清醒不少的二宫躺在床上刷智龙迷城,最近有排位赛他除了吃饭睡觉工作都在刷忙得很,和女友分手之后就有了更多的时间,二宫这样安慰着自己将注意力集中在专注上,可分手的场景却忍不住在脑中回放,同样回放的还有那位同样失恋的浓眉男子朝他微笑问他“去喝一杯吗”的样子。

  那可真是个好看的男人啊,相处下来人也温柔,他的女友也太不懂珍惜了。

  不像自己总是为了游戏冷落女友,也算是活该了。他又刷了两盘排位,体力终于只剩下了23,二宫扔了手机将手背在了脑后看着天花板发呆,没过多就觉得有点困了,干脆了翻了一个身想要关灯睡觉,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以为是女友回心转意,打开一看是他的发小发来的消息,“下周联谊来不来。”

  他刚条件反射打下了一个“不去”又马上删了个一干二净,去,干嘛不去。

  

  “啊。”在这里遇见松本纯属意外,对方笑了起来往旁边挪了个位子好让二宫坐下,相叶倒是没想到这两人认识,惊讶地嘴成了菱形,“你俩?原来认识啊?”

  “刚认识不久。”松本耸了耸肩,伸了手去够桌上那罐一番榨递给二宫,“就我失恋那天。”

  “谢谢,对,就我失恋那天。”二宮重复了一遍,点头和松本道谢。

  “……啊?”

  “正好在隔壁桌,正好同时被分手了。”松本接着解释起来,然后顺手掏出了手机,“那天我后来才发现忘了问你要联系方式,还想要不要去那家酒吧堵你呢,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

  “是啊,真巧,也算是缘分了。”二宫也拿出了手机,十分乐意地和松本交换了联系方式。虽然两人已经认识了省去了相叶介绍的时间,可这两人光顾着和对方聊天是怎么回事,“我说你俩,别只顾着自己聊天,那边的妹子还被你们冷落着呢。”

  “我只答应你来参加联谊。”二宮喝了一口酒,毫不动摇地解释着,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旁边的松本拍了拍相叶的肩,“我只是来参加联谊,和人聊天就行了,你还管我和谁聊啊。”

  “就是。”二宫笑了起来,附和着,“妹子都是你的,我和润君聊天就行了。”

  被俩人联合欺负的相叶哭笑不得,只好转头招呼其他人。那边意识到二宫换了称呼的松本有些不习惯地问,“润君是在叫我吗?”

  “嗯,你也叫我Nino就行了。”

  话是这么说,松本想象觉得还是有些不公平,凭什么对方叫他名,他却只能叫姓。

  “嗯?”似乎意识到了松本的走神,二宫看了他一眼,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松本摇了摇头迅速地扫了一眼那边的女孩子们,想起来那天二宮前女友的身材,问二宫,“问点喜好方面的问题行吗?”

  “你问。”

  “胸还是腿?”

  “胸。”对方面不改色地速答。

  “果然啊。”松本哈哈地笑了起来,“看你那天前女友的样子就知道,Nino你果然是胸派的。”

  “那润君应该是腿派吧。”

  “嗯?你怎么知道的?”照道理说对方应该是看不到自己的前女友的。二宫眯着眼笑了起来,“看你刚才目光一直在女生们的腿上,就,猜的。”

  “其实准确来说是屁股。”松本毫不避讳地承认着,“只不过坐着所以看不见啊。”语气中似乎还透露着一点点可惜,二宫用手臂捂了嘴笑了前俯后仰,吐槽松本要不是因为脸长得帅刚才的语气实在是太“绅士”了,“不过对臀部有特殊癖好可不多见啊。你喜欢什么样的?”

  “圆圆的,翘翘的,软软的。”松本伸手比划了一下,把二宫逗笑得都顾不上喝酒了。

  二宮喝了两罐就开始跑厕所,趁他起身的时候,松本偷偷瞄了一眼,对方的屁股又圆又翘,软不软暂且不知道,不过看上去手感就好像挺不错的样子,等等松本润你在对同性的屁股想什么呢。松本自我吐槽着摇了摇头,举起酒一饮而尽然后对上了相叶神情复杂的脸。

  “怎么了?”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呢。”相叶压低了声音走了过去,用手遮了嘴,“你一直看Nino的屁股干什么啊。”

  “我有看得那么明显吗?”

  “有啊。”相叶严肃地点点头。松本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看呗,看上去挺软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TBC——————


评论(19)
热度(25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