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避风港(番外)

正文大概是我写到现在最喜欢的一篇,能给这一篇写番外真的很开心

再一次祝福松本先生生日快乐!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看我修仙到那么晚的份上,给点评论好不好QUQ

番外

  定的闹钟再一次响了起来,二宫不情不愿地从枕头里面抬起了自己的脑袋,挪动着身体到了床头柜前抬手按掉了闹钟,叹了一口气趴在原地装了一会儿死终于睁开了眼睛翻身下了床。

  随便抓了两下头发以至于让它看起来不要那么现代艺术,二宫摇摇晃晃地走下了楼一边还毫不注意形象地挠了挠肚子,楼梯还没下完他就一眼看到了坐在除包间以外最舒服的那张沙发椅里用跟前那台能带动各种网游的电脑卡N站视频的人,桌上还叠了好几本少女漫画旁边是一罐打开了的咖啡,看见他下来了,侧头和他打招呼说,“哟,你醒了啊。”

  “……”二宫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走过去拿起了那罐咖啡,“我说你……用我的电脑看我的漫画喝我的咖啡付钱了吗!”说完忿忿不平地也仰头喝了一口

  “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老板的恋人才不需要付钱。”松本夺回那罐咖啡然后发现连最后一口都被二宮喝完了。

  “哦?那你承认你是老板娘了咯?”

  “咳咳!”松本捂着胸口假咳了两声,“老板娘什么鬼,为什么我是老板娘?”

  “我是老板,你当然就是老板娘啊。不然怎么算?”

  松本一时竟然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是被二宫绕进去了,“我虽然是个性别为男的老板娘,别忘了你也是个性别为男的社长夫人。”

  没想到被反摆一道的二宫一时语塞,到达目的的人笑了起来,“好了,去洗个澡我给挑挑衣服该走了。”

  

  二宫从来没见过那么心大的前女友,也没有见过这么坦然自若地去参加前女友婚礼的前男友,不仅如此这位前女友还给两个人都发了婚礼邀请函。

  “怎么说你可是优加的老同学啊。”松本整个人都埋在了柜子里翻箱倒柜地给二宫找衣服,虽然二宫坚称随便穿穿就好了又没人在意,但松本还是觉得对方穿成要去逛超市的样子是在太对不起小泉优加了。

  “也是她前男友的现男友。”

  松本停止了翻找,沉默了一秒拿出了一件白衬衫在二宫身上比了比,“不过优加的话……”

  “就是因为知道她的坦荡释然才觉得更对不起她。”

  “Kazu。”松本把衣服放到床上走过去掰过了二宫的肩,“你知道优加和我说过什么吗?”

  “什么?”

  “她说你说得对我就是个笨蛋。我没有早发现你对我的感情,耽误了你也耽误她。”松本摸了摸他的脸,“所以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二宫想了想摇了摇头,这也绝对不是松本的错,这件事情里谁也没有做错,所以优加才能如此释然地去寻找下一段感情,现在和她命运中对的那个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那件事情之后,优加其实也联系过二宫,请他吃了一顿饭,把松本上次没来得及带走的东西带给二宫。

  怎么说也是老同学了,二宫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小泉是真的释然,她本来就是一个洒脱勇敢的女孩,“缘分尽了的话,强求又不会有用。”这是她以前经常说的话。

  “Nino,我这两天想了很多,其实我和润君的缘分确实已经尽了,我以为分手后我会伤心,可是真的分手了我却觉得比原来轻松了。”

  二宫不知道该怎么回她只好自嘲地笑笑说,“你这样说他可怕是要伤心了。”

  “哼,让他伤心去吧。”今天小泉优加休息没有穿上次那身职业装,休闲的套头卫衣配上一条破洞牛仔裤,颇有大学时的风格,连说话的语气好像都回到了大学。“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带他来到了我的身边……说起来Nino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润君了吧你怎么心那么大还敢让他认识别的女孩子!啊!该不会是你觉得我对你构不成威胁吧!”

  “不不不没有的事。”二宫被小泉优加逗笑了起来,“这不那时候你说想认识吗,我哪有拒绝的理由。”

  “有啊。”小泉微微皱起了眉毛,学着二宫的神态,“优加,他是我男人,所以我不能介绍给你。……这样。”

  “噗……”二宫赶紧抬手捂住了嘴才没有结结实实喷对面人一头一脸水,这小泉优加,脑洞真大。

  “总之,祝我找点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吧,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啊,我会给你和润君都发邀请函的,不准不来,再忙也得来。”小泉举起啤酒和二宫面前的那杯橙汁撞了一下杯,然后一饮而尽。

  

  穿上衬衫马甲头发也被松本好好整理了一番,二宫把两个人的邀请函都塞进了松本的包里,小泉优加真的说到做到了,他们的邀请函是小泉特别写的,和别人的都不一样,里面除了必要的信息只有一句话,“必须得来,一个都不能少!就算分手了也得给我一起来!”

  二宫看到的时候着实一脸黑线,要不是知道小泉的为人看这邀请函真是太可怕了。

  松本确认了一遍两人的衣着,要带的东西,一边催二宫换鞋一边没忘记帮二宫确认网吧的排班表,就怕他忘了通知员工他今天不能值班得找人来替。

  他把钥匙在手中转了两圈,拉开了副驾驶的门自己走到了另一边坐了进去,“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前女友的婚礼。”

  二宫想了想一想补充道,“准确来说你也就这一个分手了还联系着的前女友。”他说着说着又推了推松本的大腿,“诶,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的感觉怎么样?”

  松本翻了他一个白眼,“不怎样,挺开心的。”

  “讲真,怎么样?我反正是没去参加过我前女友的婚礼,她们说怕我去了会忍不住想跟我跑。”

  “我看是跟你跑你的火车吧。”

  “喂。”

  “说实话,我真的挺开心的。”松本往左打了打方向盘,拐了一个弯,“她能找到比我更合适她的真正能让她幸福的人。”

  二宫笑了起来,“是啊她昨天还给我拍照炫耀她的婚纱呢。”

  “她还给你拍婚纱了?”松本张了张嘴,“真像她的作风。”

  

  进了会场,二宫被现场的人数有点吓到了,其实并不算很多,不过还是比他想象中要多一些,他们和一些以前熟识的大学同学一桌,婚礼还没开始,远远地就看见新郎在忙前忙后。一个长得很温柔的男人,据说是小泉的同事,以前就很喜欢小泉,和小泉兴趣爱好也很相近,知道小泉分手了之后就鼓起勇气追求了,大概对方当时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和小泉优加在一起了。

  宣誓的时候,新郎居然还哭了,小泉在旁边笑得合不拢嘴,轻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要他振作一点。二宫和松本就一直在下面鼓掌,手都快拍红了。等新娘过来敬酒的时候,两个一起站了起来,松本举着酒杯碰了碰小泉的杯子,“新婚快乐,以后可不能随便叫你优加了。”

  小泉听罢哈哈地笑了起来,一边看了新郎一眼,“没关系随便叫,这家伙不会介意的。”

  话音未落,二宫就看到那新郎在旁边小声说,“我会介意的好不好。”小泉优加听到了,笑着牵起了他的手安慰他说,“好好不让他们叫了。”

  

  看见他们这么幸福,二宫也很欣慰,虽然就在刚才他还被小泉优加嘲笑了酒量不好,身边的人紧张兮兮地不让他再喝酒了。

  “拜托,你又不是第一次和我喝酒。”

  “不,这不一样,现在在外面。回家了随便你喝。”

  “我才喝了两杯,不会醉的!”

  二宫真的没醉,后来还十分清醒地上台表演了几个魔术算是助兴表演。“说时隔多年没想到还能看见Nino变魔术。”敬了一圈酒了情绪有些高涨的小泉向松本爆料大学的时候二宫是怎么笨拙地练魔术的,话说了一半就被新郎连人抱走了。

  “原来你还有不会变的时候。”

  “当然有,不然你以为我是天才吗。”二宫笑了起来,身子随便地往他身上靠。松本也不躲大大方方地搂住了,“在我心里,你就是啊。”

       

  ——————END——————

       N:“那在我心里,润君就是最温柔的天使。”

       J: “这两者有关系吗?”

       N:“没有,你过生日了我就夸夸你。”

  

评论(22)
热度(17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