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陪聊男友(番外)

一个暖暖的日常,能甜到大家就再好不过了

前文:(上) (下)

  他刚开完会,打算去食堂转一圈吃个午饭,刚按下电梯按钮,西装裤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松本笑了起来,任凭电梯快要达到楼层转身推开了安全通道的大门。“怎么了?突然打电话给我?”

  “润君,我需要陪聊男友服务。”

  “嗯?”松本用鼻子哼出一个音节,听到“陪聊男友”这四个字的瞬间,松本忽然想起了他和二宫的相遇,心领会神地笑了起来,“行啊,你想想费用怎么支付。”

  电话那头突然不出声了,过了一会儿极其不情愿地说,“唔上次那个游戏我还给你还不行吗,润君真小气。”

  “谁要你的游戏啊!”松本在楼梯间毫无顾忌地笑出了声,“所以要聊点什么?”

  “其实也不是想要聊什么。”电波那边的人似乎犹豫了一会儿大约是在找一个最合适的说法,“就是忽然想听听润君的声音。”

  “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才听过?”

  “那不一样!那时候我还没睡醒。”二宫抗议着,一会儿话锋一转又回归了正题“呐润君,如果,我是说如果哦,所以你稍微想象一下就好了,没有这回事的。”

  “什么事,你说。”

  “如果我们是远距离恋爱,然后越洋电话费很贵很贵,贵到只能一个月打一通电话,电话接通后你会说什么?”

  “哈哈哈这什么啊。”松本一边走下楼梯一边笑,“你现在正在写的新书?”

  “嗯。”那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我想了好几种,但总感觉不太对,所以想来问问润君的看法。”

  “我的话应该会说……”

  “会说?”

  “会说。”松本把手机拿得离嘴更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Kazu,我想你了。”

  “……”

  “啊咧?怎么不说话了,我以为是个不错的答案来着。”耍完帅的松本抓了抓脑袋,完全不知道家里的那位呆呆地拿着手机红透了耳朵,还要装作毫不在意地调整了一下语气说,“……太普通了吧。”

  “不然还要怎样?”松本笑了起来,“好久不见,最近怎样?”

  “这听上去像是前男友的台词。”

  “哈哈哈哈哈。”被二宫逗笑的松本差点没拿住手机,用手扶了扶手机推开了门,“那……愛してるよ?……诶诶?为什么挂了?”松本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显示着通话中断的手机。想象出电话那头的人红着耳朵瞬间把电话掐断的表情。松本心情愉悦地把手插进了口袋径直走进了食堂。

  希望有帮到他就好了。

  

  松本最近的工作不太忙,基本可以准时下班,带点食材回家给家里那位宅在家里不肯出门的人做饭,当然二宫有的时候会来帮他一起做,本身厨艺也很不错两人一起做效率很高,但也有的时候不仅没提高效率反而无限拖长了料理时间。

  关上了门,松本把装着食材的袋子放在了柜子上,往客厅里喊了声,“我回来了。”里面幽幽地传来了一句“欢迎回来。”却不见人影。

  但也没有游戏背景音,松本提着时才走了进去,看见二宫趴在桌子上写作,桌上还有一包吃了一半的仙贝,大约是下午肚子饿了拆的,结果吃了一半又忽然来了灵感就忘了吃。松本光是看着他就能想象出来当时的场景,手边正好又一头乱毛,松本伸手揉了揉二宫的脑袋引来对方的不满。

  “干嘛啊。”

  “晚饭想吃什么?”他一边问着一边在二宫身边坐了下来,自己也拿了一块仙贝开始啃,又伸手拿了另一块喂到二宫嘴边。

  “想%4咔嚓*#咔嚓*@肉。”

  “……汉堡肉?”

  “嗯嗯。”二宫连连点头把松本手中剩下的小半块也叼走了,松本靠着沙发看着对方后脑勺的那撮呆毛嘴角满是笑意,就算二宫什么都没说,他也知道对方想吃汉堡肉,问他想吃什么只是单纯想看他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话。又坐了一会儿,二宫似乎嫌他碍事转头瞪他一边拿手推他屁股。

  “干嘛干嘛?”

  “做饭去,我饿了。”

  

  他和二宫其实并没有完全在同居,只是时不时过来住一段时间,工作忙的时候就会住回自己家以防打扰到对方休息,但是明明只是一个人在客厅一个人在卧室还打电话是个什么操作?松本看了看手机,一脸懵逼地举着手机来敲二宫的房门确认他没有拨错。

  房间里的人盘腿坐在床上手机举在耳边,看见松本进来挥手赶他出去,“进来干吗,接电话啊。”

  “喂喂,这里松本。”

  “这里Kazu,晚上好,润君。”听到这句话松本忽然觉得好怀念,当年深夜他总喜欢这样和二宫打电话,听二宫清爽好听的少年音,尾音又黏糊糊的很特别。

  “这是什么Play?”

  “电话play?”电话那头轻轻笑了起来。

  “电话Play可不是这样的。”松本也跟着笑了起来,“要我教你吗?”

  “哦?你知道得很多嘛。”二宫毫不客气地调侃着他,换了一只手拿手机,“可惜我只是想正常地聊聊天。”

  “今天是纪念日。”松本忽然没头没尾地冒出来了这么一句。

  “嗯?”二宫愣了一下,放下电话确认了一遍日期,“什么纪念日,我们不是今天交往的。”

  松本笑了两声,“是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的日子。”

  “你竟然还记得。”

  “你忘记了?”松本忍不住又推开了门,不理会床上的人反抗坐在了他的身边,“还以为你今天白天是想提醒我这件事呢。”

  这样面对面还在打电话的样子稍微有点蠢,二宫稍微有点不太好意思起来,想了想挂断了电话。

  “怎么不继续了,我还想电话Play呢。”

  “Play你个头。”二宫轻轻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忽然被松本直接拥入了怀中。带着温度的怀抱让即使吹着空调的二宫还是觉得有点热,被对方触碰的地方很热,脸也很热。

  就在二宫不知所措的时候松本突然又开了口,“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当时去兼职了陪聊男友。才让我有机会遇见你。”松本放开了他又捉住了他的手,像在捏猫咪的肉球一样揉揉捏捏。

  “我也得谢谢你。”

  “谢什么?”

  “谢你没有让相叶取消我的陪聊男友服务。”

  “哈哈哈哈。”松本低头亲了亲二宫的鼻子,“辛亏没有取消。”

  

  “所以你想好怎么支付了吗?”把手机丢到一边的两个人躺在床上看电视,就在二宫困得快要睡过去的时候松本忽然想起了什么。

  “啊?”二宫努力地睁开了眼睛,开始回忆对方指得是哪件事,懵圈了一会儿就见松本迅速向他凑近,“想不起来的话我可就擅自决定了?”

  “嗯?……等等?……唔……”

——————END——————  

小剧场  
J:对了,今天还是七夕
N:没事儿一起过吧。
J:那你许个愿吧
N:嗯……希望润君不要抢我的游戏
J:谁要抢你的游戏啊!!!  

评论(4)
热度(166)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