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はい、坊っちゃん-4

第一次和末子家gn们联文真的愉快又赤鸡!

提前祝松本先生生日快乐,新的一岁里也能好好的!!!

前文:1  はい、坊っちゃん-1 @嗜寫症  

          2  はい、坊っちゃん-2 @红与黑白灰 

          3  はい、坊っちゃん-3  @Sweetn617 

那么一起期待下文吧w


4.  

  星期四的下午,周末仿佛近在咫尺的躁动与工作并没有结束的现实打压得上班族们毫无动力,这也是执事咖啡厅一周里最清闲的时候。松本将店内收拾了一番之后放了员工半天的假,自己坐在店里一边等拍摄团队和“二宫”的到来,一边最后检查店内的环境布置。

  那天朋友和自己说起有人想在他店里取景之后,对“二宫”这个姓的巧合一直盘旋在他的脑中。“不会那么巧吧……”当晚他在路过第一次遇见二宫的地方自言自语地感叹起来,明明只要拿出手机打开谷歌搜索一下名字就一切都明了的事情,松本却像是和谁在较劲一样不肯这么做。

  就算是又如何呢,二宫既没有欺骗他也没有给他造成任何困扰。不知为何就已经在心中确定二宫就是那个要来他店里拍杂志的爱豆。如果是的话,二宫可真是太厉害了。松本忽然又盯着窗户上的一点点小污渍这么感叹起来。

  离约定的时间还有15分钟,摄影团队先到了,并说二宫马上就会到,又过了没五分钟,有人影慢慢地靠近了门口。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松本的心跳忽然开始变快,并且不断向他传递着“没错,就是他”的信息。

  门开了,明明穿着打扮都和平时看到的他并无太大区别,但一进门就开始微笑着和工作人员鞠躬打招呼的人还是散发着松本不熟悉的陌生感,以至于让他怀疑是不是二宫和也有一个长得很像他的双胞胎兄弟。目光终于扫过他的脸的时候,他看见了二宫脸上并没有任何不自然的表情,依旧是微微加深着波浪形唇角的微笑和90度的鞠躬。

  是了,二宫本来就知道这家执事咖啡厅,也知道自己是这家店的店长,他不会惊讶在这里遇到了自己,只有自己会惊讶所谓的“作词作曲过获奖的爱豆二宫”真的是每周和他一起吃着仙贝喝着酒打联机的二宫。

  想起二宫那天被追赶的事情,想起戒备森严的公寓,想起完全没有半点疏忽的保安,结合二宫的身份,松本大概也能猜出来他那天大概遇到了什么事。狗仔跟拍、狂热私生饭的不理智行为、亦或是圈内人的打击报复,什么可能都有。

  就在松本脑内了一堆有的没的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在他的同意下带二宫去换衣服化妆做造型了,松本这才想起来要和摄影团队确认拍摄内容。

  他们一共要为二宫拍摄两套图,一套执事装,一套少爷装,正说着对方从门里走了出来,做完造型的发尾微翘着显得有些俏皮,刘海又被撇到一边定了型后垂在鬓角处露出额头,虽然身材瘦小还有些猫背,执事装穿在他身上倒是十分合适,有一种认真可靠平时又会偷偷陪你玩的同龄执事的感觉。下意识地又开始用招聘的眼光打量二宫的人给二宫打了一个高分……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

  二宫在拍摄的时候其实松本并没有什么事情做,只能倚在不远处的座位上围观,倒是给了他足够的时间让他能够好好观察他所不了解的二宫。

  

  “执事装很合适你。”休息的时候,二宫若无其事地走了过来,本来以为起初进门时那么公式化地打招呼是想避嫌,这么看来有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他拉开了松本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看工作人员更换布景和设备。

  “谢谢,你也是。”松本看了看依旧穿着执事装的二宫,毫不吝啬地赞美着。他还记得刚才二宫刚才在闪光灯下稳稳端着放了好几杯饮料的盘子,记得他优雅地行着礼,在执事装外又系上一条围裙削着水果。

  “我以为你会生气。”二宫忽然跳开了执事装的话题,也把松本的思维拉回到了二宫是个爱豆这件事实上。

  “我是有点生气。”他对上了二宫一瞬间错愕又充满歉意的表情,“我生气我竟然不认识你。”

  听到对方并没有生自己气的二宫松了一口气,随即笑了起来,“可你现在认识我了,认识得比别人还更加透彻些。”

  “是吗。”松本看了看在踩自己脚玩的二宫笑了起来。确实,他最初认识的是那个会在黑夜里被人追赶会和自己一起通宵喝酒打游戏的二宫和也,而不是对着镜头的二宫和也,忽然间松本觉得自己好像赚到了。

  “其实一开始,我以为你是知道的。”二宫停止了踩脚的动作换了个松本看来有些扭曲的坐姿,“但后来发现你并不知道我是谁。尽管如此你还是帮了我,我却很狡猾地没有告诉你真相。”

  “不不你不需要为此感到抱歉。”松本赶紧摆了摆手。“你要是告诉了我说不定我反而没法心平气和地和你一起打游戏。”最重要的是,那天晚上他可能不会就这样贸然地吻上去。松本的目光定在了二宫看上去柔软红润的唇,他总会在看见它时想起当时的触感,让他的心底产生一股难以言喻的躁动。

  “可你现在知道了。”

  “嗯。”松本又把目光对上了他茶色的瞳孔,那里清晰地倒映着自己的身影,“但我还是会继续和陪你喝酒打游戏。”

  “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二宫露出了这一天里最轻松的笑容,然后尾音上扬地喊了他一声“润君。”

  “嗯?”松本微微低头把耳朵靠了过去,想听清楚他接下来说的话。

  “二宫桑,准备换衣服拍下一套了。”而工作人员不合时宜的声音却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来了。”二宫跳下了椅子向松本招了招手,“我先去拍摄了,晚上联系。”

  

  二宫真是长了一张比实际年龄年轻太多的脸,只不过把刘海柔顺地盖在了额头,松本甚至产生了“这人其实才刚成年吧”的错觉。换了一身英伦风三件套的二宫就像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少爷,被现场工作人员夸奖了可爱之后抬起手臂捂了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发梢下的耳朵也红红的。注意到这点的松本非常惊喜,忽然又觉得这个萌点可能有些糟糕。想轻轻咬他的耳垂,想在他的耳边夸他可爱。

  要命,真是要命了。松本自嘲地摇了摇头,却发现摄影师在拍了几张二宫单人的照片之后叫了工作人员过来商量起了什么,再然后,自己就鬼使神差地也站在了闪光灯下。

  “麻烦店长配合一下了,就拍个背影。”摄影师举起相机看了看又放了下来,指了指二宫斜前方的位置,“店长您就在这里,装作为二宫少爷服务的样子可以吗?”

  松本想了一想走到了摄影师刚才指导的位置抬手捏住了二宫的领带,转头问他,“这样可以吗?”

  得到认可之后,松本又把头转了回来,他现在离二宫很近,近到可以看见二宫的脸上爆了一颗小小的豆,近到可以看清二宫眼角浅浅的纹路。松本装模作样地为二宮整理着领带,一边逗弄他似地轻轻叫了他好几声“少爷。”到这张图拍摄完成之后,对方的耳朵早已红透了,配合着有些倔强的上目线,松本的心中只充满了一个想法。

  他是真的赚到了。

  

TBC→ @除了钱和长假之外 

评论(7)
热度(9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