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陌生旅客(下)

看完最新一期Nino桑觉得太可怕了,但我还是更完了文()

明天开始要早睡(做梦

前文:(上)  (中)



  11.

  杯面快要吃完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蹲在地上吃面的松本与睡眼惺忪的二宫对视了几秒。

  对方看了看他姿势,终于开了口,“松本君……你为什么蹲在外面吃面?”

  “我怕吵醒你。”松本端着杯面站了起来,“我刚一吃你就动了。”

  二宫了然地点点头,又把目光顶上了杯面的包装, “可这是我泡的面……这个味道只剩最后一个了。”

  “等你醒了也不能吃了。”松本看了看手里的面,“都泡涨了。”

  “……也是。”对方终于笑了起来,开了门让松本进去,“不过松本君你还真是……温柔啊。”

  忽然又被夸温柔的松本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下属后辈对于他的评价总是“很严厉”“有点可怕”之类的,被这么直率地夸温柔还是第一次,松本抓了抓头发转移起了话题,“二宫桑昨晚没睡好吗?”

  对方显然现在已经清醒了,开始盘腿坐在床上打起了游戏,“只是上午玩累了而已,昨晚睡得很好。”

  “那就好。”见二宫下午睡得那么熟,松本还以为他昨晚睡觉吵到对方。

  二宫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地笑了起来,“反倒是松本君竟然会抱着被子睡觉让我有些意外。” 

  “啊那个啊……”松本看了看自己的床,“其实我平时睡觉时要抱抱枕的,这次出门忘了带,昨天本来还想问你借枕头的,结果就那样看着漫画睡着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又看了看二宮床上的枕头。

  “你自己明明有枕头啊。”

  “……我需要四个枕头。”

  二宫哈哈地大笑起来,“真的假的啊。”

  

  12.

  “海边什么的我完全没有兴趣。”松本记得白天二宫这样说过,今天晚上的行程是花火大会,实际上也算是自由行动。

  “那你觉得花火大会怎么样?”松本是想去花火大会的,看着时间差不多可以出发了,他询问着二宫的意见。

  “没去过。”

  “小时候也没?”松本看对方一脸“空调和wifi都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的表情,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小时候的话还是去过的吧,不过没什么印象,都忘了。”二宫想了一想,“忘了就说明也不怎么……”

  话音未落,松本忽然递了一套鹅黄色的浴衣给他,“那今晚就我带你感受一下真正的花火大会吧。”

  “不用感受也可以。”二宫把浴衣放到了一边,抬头看松本。

  “花火大会都不去的话,你这次的旅行可就没意义了。”松本不顾他的抵抗,又把一副塞到了他的怀里。

  

  13.

  二宫到底还是跟着松本来了,和松本一起一路在集市闲逛,吃了章鱼烧,吃了棉花糖。二宫还看到了苹果糖,拉着松本朝摊位靠近,见二宫一直在看苹果糖,松本问他,“怎么了?想吃?”

  “不想吃,想买给你吃。”

  “啊?”松本愣了一下,“为什么啊?”

  看着松本有些懵逼的表情,二宫不知为何有些得意,“想看你吃。”

  “才不要!”松本笑了起来,强行拉走了二宫,一边还抱怨着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还要抱着枕头睡觉?”

  “这是两码事。”松本一本正经地解释起来,“完全不能混为一谈。”

  又逛了大概一小时,离花火表演开始还有半小时的时候,他们在路上遇到了旅行团的其他人,三三两两的,一男一女组好队的,都遇到了。

  双方对视了一会儿,对方皮笑肉不笑地说“真巧啊,竟然遇到了你们。”笑容毫无真诚可言。

  “你猜他们看见我们走在一起会怎么想?”告别了旅行团的其他人,松本忽然问二宫。

  二宫思考了一会儿,拖长着“嗯”的音节,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这两人gay gay的。”

  “哈哈哈哈哈哈。”松本不可抑制地笑了起来,“居然会是这种想法吗?”

  “肯定会有这样想的。”

  “那……事实上呢?”对方忽然变得认真起来,笑容也不见了。

  “我的话……”二宫伸出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两方都可以。”

  

  14.

  绚烂的花火在空中绽放的时候,松本看见了二宫茶色瞳孔中映出的流光,本来说要来花火大会的是他,现在分神再看二宫的也是他,就在他目不转睛地看二宫眼里的世界的时候,对方忽然看了过来直直地撞上了他的眼。

  “看我干吗?”二宫笑了起来,“说要来看的可是你诶。”

  松本张了张嘴,没有想出合情合理的借口,倒是觉得二宫的耳朵有些红,不知道是不是花火的映射。

  所幸,二宫并没有再追问下去,松本也就不再提起,可不提起是一回事,要不要继续偷看是另一回事。

  “专心看啦。”二宫伸手掰了一下他的脸,手的触感软软的像是奶油面包一样。这种近似痴汉的糟糕想法从心底涌现之后,松本不得不开始正对一下自己的心了。

  他好像,真的对这个才认识没两天的陌生旅客动心了。

  一上车他就注意到了二宫,过于年轻的脸,符合他喜好的轮廓,缩着身体在角落打机的样子与周围其他人格格不入,但神态却又十分放松自然,显得格外洒脱。

  敢穿成这样来参加这种高端旅游团的人一定非常有意思。

  

  15.

  “要捞金鱼吗?”

  “不了吧。”松本在捞金鱼摊前停了下来,微微皱了皱眉,“我就没成功捞上来过。”

  二宫笑了两声蹲下了身,“大叔,多少钱捞一次?”

  “诶?”松本惊讶地看着二宫接过了那把看起来马上就要破掉的纸网,之间二宫把遮挡在额前的碎发拨到了耳后,一手捏住了袖子,网轻轻地放到水下,有橙红的金鱼游了过来,二宫轻轻抬手喊了他一声“润君。”

  他赶紧张开了准备好的装了水的袋子,金鱼轻轻落入其中。

  “没想到你竟然是捞金鱼达人。”松本就像个少女似地提着那袋金鱼,里面有两条金鱼慢悠悠地来回游动着。

  “没有没有。”二宫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嘴角,w字的嘴唇弧度更加明显了,“只是运气好罢了。”

  “我以前还捞过那么大的金鱼呢。”二宫抬手比了一个大小,“太吓人了。”

  “那么大还是金鱼吗?”

  “是金鱼啦。”

  不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还在说真的人怀疑地看了二宫一眼,对方捂了嘴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是真的,金鱼那么大稍微有点恶心了。”

  

  16.

  旅行的第五天,二宫很久没有像这样在外面玩那么天了,累得要命,虽然晚上和车上都在睡,但等回旅馆之后他差点在浴缸里就睡着了,还是听见松本在外面敲门说,“二宫桑?二宫桑!你都泡了快一小时了,没事吧?”才醒了过来。

  他想着要吐槽对方明明自己泡了一小时出来休息了半小时又泡了一小时,赶紧睁开了眼,“没事,我就出来。”

  他担心地看了看自己的下身,没事,没硬。

  鬼知道他刚才梦里竟然梦到了松本的腰和腹肌和人鱼线。

  出浴室门的时候发现松本站在门外,二宫吓了一条差点撞到了他的身上,“你站在外面干什么?”

  “想方便,但你一直不出来。”

  “没事啦,都是男人直接进来就行。”

  松本尴尬地笑了起来,心想直接进来大概就完全不是没事的状态了,愣了几秒没开口,二宫挑了挑眉故意调戏他,“还是说,直接进来会不太妙?”

  “……嗯”

  “嗯?”

  “是啊会很糟糕,非常糟糕。”松本往前走了一步,二宫这才发现他们的距离近到可怕,“我还没做好看你的裸体不会发生任何事的心理准备。”

  二宫低头笑了起来,“会发生什么事啊。”他伸手搂了一把松本的腰,把自己绕了出去,“还不知道该担心的是谁呢?”

  松本直直地对着浴室门发起了愣来,嗯?他这是什么意思?

  

  17.

  电视上终于放起了两个人都不敢兴趣的东西,松本放下了漫画突然叫了二宫,“和也。”而对方竟然乖乖地应了一声。

  “我们这算是心意相通了。”

  “通了吧。”

  “所以我的套路这是成功了?”

  “成功了。”二宫也放下了掌机,认真地看了他一眼,“我又不傻。”

  “真的吗?”

  二宫皱了皱眉毛,跳下了床,走到了松本跟前把一条腿曲了起来搁在松本的床上,然后慢慢凑到了松本跟前,“你说呢?”

  送到嘴边的唇哪有不亲的道理,松本想了想,也不管二宫是不是这个意思,往前倾了倾身子吻了上去。

  二宫不傻,他当然也不傻。

  ——————END——————


评论(26)
热度(17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