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陌生旅客(中)

困死了=口=

前文:(上)


  6.

  旅行的第一天晚上并没有安排什么行程,给大家时间和空间互相熟悉,二宫又喝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不能再喝了,人群中也开始有人提议说要不要一起出去吹吹夜风,看看海边的星空什么的,当然喝多的人也不少,不过才第一天,人群已经分成了三三两两的小团队,二宫只想回房间打游戏然后好好睡觉。

  “松本君你呢?有什么打算?”二宫象征性地问了问室友的意见。

  “什么?”松本放下手中的被子,转头问他。二宫用眼神指了指周围的其他人。

  对方意会地笑了起来,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二宫,“你想回房间吧。”

  二宫点了点头,对方将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那就一起回去吧。”

  他本来喝了酒有点困,可回了房间喝了几口水之后又觉得精神了起来,也许是路上睡得太多的缘故。和松本分了床位之后,松本说他先去洗澡,二宫点点头,开了电视就盘腿坐在了床上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7.

  最近P&D有夏日集龙活动,现在正是他的组有副本的时候,二宫赶紧肝了好几盘,清空了一管体力又刚好升级回满了体力,可一直打一关也很累,二宫抬头转了转脖子,刚好看到松本擦着头发走出,睡袍的领口松松垮垮地露着白花花的胸口,肌肉恰到好处不太过分,腰又很细,可谓好身材。

  二宫随意地偷偷打量着,好在对方专注于擦头发并没有看见他的目光,湿了的头发被松本撩了上去露出了美人尖,二宫差点忘了自己还在和人协力,低头一看,还有没几秒就超过时间限制了。赶紧慌忙转了一下。

  “在打游戏吗?”松本看到了他的手机界面,“智龙迷城?”

  “嗯,现在有夏日集龙祭。”

  

  8.

  过了一会儿副本时间结束了,二宫洗了澡出来发现松本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电视,看到他出来了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二宫桑你这内裤……有点厉害啊。”

  “嗯?”二宫看了看自己,不就是蓝精灵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虽然他心中对此不屑一顾,但是突然被人这么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红了红耳朵问对方,“不行吗?”

  “没有没有。”对方摆了摆手笑了起来,轻轻嘀咕了一句什么二宫并没有听清。

  松本感兴趣的节目似乎看完了,换了好几个频道打了个哈欠问二宫什么时候睡觉。

  “你想睡就先睡好了,灯可以关掉。”

  “……那我再看一会儿漫画好了。”

  二宫“嗯”了一声没有在意,又打完了一盘马里奥才突然意识到对方该不是在等他一起睡吧。

  回头看了看,松本趴在床上撑着脑袋看漫画,头发软趴趴的,好像能从中窥透出他少年时的模样。尽管他以前并没有见过松本,但二宫还是随意想象了一下。

  大概又过了一会儿,他发现松本趴在漫画上睡着了,二宫笑了两声伸手关了灯。

  这天晚上他睡得很不错,不过因为他本身比较浅眠,早上很早就醒了,转头看了看旁边那张床上的人,漫画已经被放到了一边估计是半夜睡得不舒服了自己打开了,但被子一半被抱在了怀里一半掉到了地上,睡姿像个小孩子一样,睫毛又长得可以去拍广告,很好看的睡颜。

  二宫感叹了一番,翻了个身继续睡,大概又过了半小时,morning call来了,二宫顺手接了起来就看见旁边的人醒了,一脸低气压地看着刚才突然响起来的电话。二宫终于还是没忍住地笑出了声,伸长手拍了松本一声说,“起来了。”

  “不想起来……”对方把被子蒙住了头,一会儿又掀开看了二宫一眼,挣扎了一下又躺了回去,“那我先用洗手间了,等会出来叫你。”

  “松本君有起床气啊,还真是可爱。”因为同住一间房,两个人的关系相比其他人要近了不少,这会儿在大巴上两个人坐在了一起,松本刷着手机忽然听见二宫这样感叹。

  “那里可爱了。”松本笑了起来。

  二宫捂了嘴也笑了起来,“很有趣。”

  “你其实只想说有趣吧。”

  “没有。”二宫摆摆手,“真的挺可爱的。”

  

  9.

  第一天的行程是海边然后周围有名的海鲜料理,晚上是花火大会。

  二宫听见海边就已经很不想去了,海鲜更是无福消受,松本看他兴致缺缺的样子问他怎么。

  “不喜欢海。”

  “啊。”松本有些惊讶,“可是这条行程肯定会有海啊。”

  二宫不客气地翻了他一个白眼,“你看我像是自己主动报名参加这个团的吗。”

  松本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联想了第一天遇见的时候的情景,“确实不像。”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松本从包里掏出了一台微单,“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还是好好享受吧。”

  他将相机对准了二宫,只看到了二宫透过镜头都能流露出来的强烈的不情愿。拍了一会儿二宫也拿出手机反击,看着手机里对方举着微单的样子,突然在想这是什么奇怪的play,根本不是才认识两天的陌生旅客能做出来的事。

  二宫不像晒太阳了,躲在太阳伞下摸出了手机,对方又拍了一会儿跑了回来问他要不要吃冰。

  “要。”

  细细密密的冰沙融化在了口腔之中,草莓果酱甜而不腻和冰沙配合得恰到好处,二宫露出了这一天中最心满意足的表情。忽然发现松本又拿相机对着他了。

  二宫伸手挡住镜头笑了起来,“拍我干嘛,外面那么多比基尼妹子。”

  “嗯……二宫桑是哪派的?”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二宫面不改色地又吃了一口冰沙,“胸。”

  “我的话是腿。”松本停顿了一下,否定了起来,“不,严格来说是屁股。”

  “所以?”二宫挑了挑眉,“你觉得外面那些屁股都还没达标?”

  “嗯……暂时还没看到满意的。”

  ……大白天的他们这是在讨论什么啊。二宫又塞了几口冰沙,忽然觉得这话题走向不对。

   

  10.

  中午二宫没怎么吃,松本给他捏了几个梅子饭团,他一边吃一边感叹自己真是可怜嘀嘀咕咕地说下午他要回酒店去,外面不适合他这种宅。

  下午其实是自由活动,松本决定再在海边玩一玩拍点照片。

  回酒店房间的时候发现二宫在床上睡着了,桌上还有一杯泡好的杯面。他正好觉得有点饿了,打开看了看面,完全泡涨了。

  二宫大概刚把水倒进去就睡着了吧,看着就不太好吃,松本刚吃了一口,也的确不好吃,他的余光里看见二宫动了一下,心里感叹了一声糟糕,怕自己把二宫给弄醒了,过了一会儿没了其他动静,松本轻手轻脚地站起来端着杯面蹲到了房间外。

  ——————TBC——————

  


评论(23)
热度(14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