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封印 05

嘿旁友们,你知道吗,我填坑了()

前文:00  01  02  03  04

看在我那么努力填坑的份上,给个评论(笑)?


04


  少女的目光锁定在了二宫的身上,准确来说是头发上方空气的部分。二宫愣了一下没有动作,倒是松本先反应了过来问对方,“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少女犹豫了一下,移开了目光又马上移回了二宫的头发上方,转头张望了下四周发现没有人朝这边看过来,终于压低了开了口,“我……可以摸摸你的猫耳吗?”

  “……你能看得见他的猫耳?”松本转头盯着二宫的头顶,并没有看见耳朵,身后也没见尾巴,他震惊地甚至搞错了重点,重点是少女也可以看得见妖怪而不是耳朵。

  二宫愣了一下,稍稍歪头温柔地笑了起来,“可以哦。”

  “不,等等……你现在有耳朵?”松本眯着眼睛又看了好久,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一天时间内妖力突然退化了,又或者是少女的见妖能力比他还强。

  “有啊……”这话反倒让少女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看得很清楚。”

  少女的回答让松本几乎要跳起来,也不管二宫是否同意,伸手摸了摸平时耳朵在的位置,果真摸到了毛茸茸的耳朵,二宫一脸看绅士的眼神看了松本一眼拿开了他的手,“我单独对你施了法术啦。不然我耳朵上的毛都要被你摸秃了。”

  猫耳的样子比较省妖力,但是为了避免松本这个猫咪痴汉的骚扰,二宫只好单独对松本施了法术让他看不见他的猫耳猫尾巴,算下来还是比完全人类少年形态节能一点。可他没想到东京竟然还有除相叶以外能看见妖的人。

  活了几百年的二宫见过太多人,少女的眼睛很透彻,看他们妖的眼神没有害怕或者好奇,反而是亲近和熟悉,这让二宫有点不习惯。哪怕是作为阴阳师后人的松本润,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也有过防备,但是少女不一样,她的身上有和妖的羁绊。

  “啊,差点忘了,我是有事想要委托你们。”少女收回了手,“听说你们可以处理一切和他们相关的事情是吗?”说到这里少女的嘴角带着笑,可是眼底又带着一丝失望。

  “他和我约好今年在公园的银杏树下见面的,但是……他没有来。我想找到他。能帮我的只有你们了,拜托了。”少女的声音不是很响,但依旧让店里的其他客人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松本转身把店里的音乐调响了一些,又开了柜台的门让少女进来去里面说话。

  

  那是五年前的11月,公园被满目的橙黄银杏树叶覆盖,像是怎么飘落也飘不完一样下了好一阵子银杏雨。刚刚成为高中生不久的少女若菜放下手里的相机转身想拍另一边的时候,镜头里忽然出现了一张少年的大脸,若菜吓得大叫起来,放下相机果然她的跟前有一个穿着和银杏非常相称的黄绿色和服的少年。

  她向被她吓到的行人们道歉,少年却噗嗤地笑了起来说,“你能看到我?”

  “嗯……”若菜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你是幽灵吗?”

  “不是。”

  “那……”若菜想了一想,“是银杏树妖吗?”

  “不是。”

  “诶……难道是土地神吗!”

  “不是啦。”少年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只是个路过不小心被银杏眯了眼的平凡妖。”

  “哦……”

  “有点失望?”

  “没有。”少女笑了起来,重新拿起相机,这一回结结实实地对准了少年。

  “拍不到的啦。”

  少女放下了相机查看照片,照片里真的没有少年的身影。

  “明天还会来看银杏的。”见若菜有些失望,少年出声安慰着。

  后来一整个银杏观赏季,少年都陪着少女,他们在银杏树下聊天,任凭银杏树叶拂过他们的脸,他们在被银杏铺满的地上打滚,将银杏叶撒落到对方的身上。

  

  松本收下了若菜的委托,若菜说就算对方忘记了他们的约定也没关系,她只是想确定他没有发生什么事。送走了少女,松本却发现他的式神有点不太开心。

  “怎么啦?”松本用肩膀碰了碰二宫。

  “你又不问我就随便接了委托——”二宫用手撑了脑袋,因为脸太过柔软所以变成了奇怪的形状,松本一点儿都不紧张反而伸手戳了戳二宫被自己的手挤出来的肉。

  “哎呀你看看人小姑娘多可怜,还不是你们这些风流妖留下的好事。”

  “什么我们风流妖。”二宫伸手掐了一把对方的腰,“我们妖才不会随便忘记约定呢,对方没来肯定是因为不想见她,找也没用,找不到的。”

  “不一定哦。不要那么快放弃希望嘛。”见二宫收回了手,松本又肆无忌惮地把手放上了他的头顶,果不其然又摸到了毛茸茸的耳朵。二宫吓得一抖,马上把耳朵收了回来。

  “头发也很好摸。”松本满足地笑了起来。

  二宫朝天上翻了一个白眼,他的主人,怕不是个痴汉。

  

  “你不是说找不到的吗?”松本用胳膊撞了撞二宫笑了起来,不远处的银杏树下有一个穿着黄绿色和服的身影。二宫别过了脑袋抱起了双臂,“我也没说一定找不到啊。”

  他把头转回来看向了树下的少年,分析着,“妖力正常,情绪稳定,也没什么异常情况……不过为什么他没有去见若菜。”

  “也许像你说的一样,他不想见?”

  “那他为什么站在这里?”

  “他搞错了时间?”

  二宫又伸手掐了一把对方的腰,一如他在白团子状态喜欢用爪子拍他脸一样,“怎么可能,你的猜测还能更不靠谱点吗?诶——去哪里?”话说到一半,二宫发现自己被对方牵了手,目的地正是少年在的树下。

  “在等人吗?”松本出声的瞬间,对方吓了一跳,然后有些警惕地看着松本。

  “抱歉吓到了你,我叫松本润,他叫二宫和也,是我的式神。”见对方稍稍放下了防备,二宫接着说,“有一位叫若菜的女孩子在找你。”

  听见若菜这个名字的时候,二宫发现少年的眼神有了变化,但是对方立刻就转过了头去,“若菜?没听说过。”

  

  “他不可能没听说过。”走开了两步的时候,二宫扯了扯松本的袖子,有些不甘心似地,完全忘记了最开始说对方可能是不想见女孩的也是他。

  “我知道啊。”

  “那你为什么就这样走了?”二宫放开了他的袖子,见松本拿出了手机似乎突然想明白了,“啊,你想带若菜来这里。”

  “正解。”

  ——————TBC——————


评论(29)
热度(9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