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宅男改造计划 06(完)

完结啦,暂时没有番外

就说改造什么的不重要了()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Nino,你能不能等一会儿再做?”松本握着手机走到了二宫的身边蹲了下来,扶住了他的腿。

  对方停了下来,“诶?”了一声问他,“怎么了?”

  “我要打个工作电话。”

  “打呗,你管你打,我管我锻炼。”二宫不解地看了看松本,呼吸还有些不平稳,气息轻轻地吐在了松本的脖子上,让他感觉有些不太好。

  “不是……”你发出的声音让我助理误会我在干不可描述的事情了,这种话让松本怎么说得出口,结果又说了一个“你”字就改了口。

  “等下我帮你按住腿,你做起来能轻松点。”

  二宫恍悟般地点点头,恢复成了原本盘腿的坐姿蹭到了电视机前重新拿起手柄,“那好,我等你打完电话。”

  把二宫安顿好了,他快速地给部下拨了回去,“是我。你继续说。”

  “主编你现在就……方便了?”部下看了看时间,这才过两分钟呢,这就完事了?他想了想,把“卧槽这么快”的感叹吞了回去。

  “刚才也很方便。”松本没好气地重复了一遍,但对方显然觉得是他在逞强,“哎呀主编都是男人嘛,我懂的。”

  ……你不懂!

  松本隔着电话都想和他翻白眼,“有事就快点说,我很忙的。”

  

  没人能明白听见对方在自己身下娇喘个不停而他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对对方做的心情。太要命了。松本起身的时候瞄了一眼自己的裆部,还好裤子够松,差点被二宫那几声给喘硬了。

  他坐回沙发上翘起了腿,“不是我说,Nino你的体能也太差了吧。”

  被点名的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医生说我的手臂肌肉纤维比女孩子还柔弱。”

  “仰卧起坐靠的不是手臂。”松本笑了起来,捏了两把二宫软绵绵的手臂。

  “要那么好的体能干什么?”二宫揉了揉刚才非常努力被锻炼过的肚子。

  “嗯……可以抱起未来的老婆?”松本随口扯谈着,“像你这样的应该没问题。”

  二宫几乎笑倒在沙发上,“我这样的不会太重吗?”

  对方忽然站了起来,把手穿过他的脖子和膝盖下,“不会,一点儿都不重。”他把二宫放了下来,忽然又把二宫扛了起来,“这样也没问题。”

  二宫觉得自己被松本搂住的地方正在发烫,再次落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脸也在发烫,只好尖着嗓子叫起来掩饰自己心中的慌乱,“不管啦,反正我又不需要抱起老婆。”

  

  仰卧起坐的效果很微弱,二宫最近开始改练瑜伽了,说是对身体的负担比较小而且也能起到锻炼的作用,松本再也不用担心打电话的时候被人误会他“不方便”了。松本瞄了瞄二宫最近的日益变平的肚子,不仅如此他似乎还隔着T恤看到了对方胸肌的轮廓以及挺胸时会看到的胸前凸起。

  也没见他锻炼什么怎么就有胸肌了?

  松本问了之前的可以上门教学的体育老师,据说二宫是容易形成肌肉的体质,特别是胸肌。听到这话,松本竟然有点羡慕。

  其实他并不希望二宫练成个肌肉硬邦邦的男人,像现在对方的锻炼程度刚刚好,今晚可以做顿汉堡肉奖励一下二宫。听到今晚有汉堡肉吃的二宫非常兴奋地回过了头喊了声太棒了,心情超好地从房间里抱出了吉他弹了一段大致歌词为“汉堡肉……汉堡肉……汉堡肉……润君做的汉堡肉,很好吃”的谜一样的曲子,把刚系上围裙走进厨房的松本笑得手直抖。

  “哈哈哈这什么啦……”

  “汉堡肉之歌。”

  

  晚上二宫说要直播,松本坐在他的衣柜前上上下下地审视了一番,挑出了一件条纹T恤。

  “诶,今天挑得意外普通。”

  “嗯?”松本拿着衣服在二宫身上比对了一下,“难得你提出了这样的意见,不如我们穿点不普通的?”

  “不不不不不……”二宫连忙摆手,“这件挺好的。”他抢过了衣服也没赶松本出去就开始换了,其实也并不是第一次目睹对方换衣过程的人目不转睛地偷看着,被发现了之后,松本面不改色地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经地说,“瑜伽看来还是蛮有用的吗。”

  “可是润君,你看的地方是我的屁股。”二宫看了看自己,“还是说你对蓝精灵有什么意见?”说这话的时候松本还没有慌乱,二宫自己反而耳朵红了起来。

  “不不没有,嗯,我就是觉得……屁股也结实了不少。”

  ……咳,问题发言。 

  好在二宫没对这句话做出任何反应,只是耳朵变得更红了,一言不发地开始准备起了直播的设备。因为今天二宫说想让他一起直播,松本就在他的床上坐了下来,看了看床头那台充着电的3DS,从窗缝里摸出了一副耳机。

  “找到了副耳机。”松本拖长音喊着。

  二宫回头看了一眼,让松本放在桌上,对方放好了之后就和闲不住似地到处打量,最后目光落在了吉他上。

  “润君会弹吉他吗?”二宫一边调整摄像头一边问对方。

  松本摇摇头,摸了摸琴身,“不会。”

  “想弹的话可以随便弹哦。”

  “可以吗?”

  “当然。”

  “诶那你会教我吗。”

  “诶?”二宫愣了一下,确认了下自己并没有说过要教他弹吉他的意思,笑了起来,“你从哪里得出这个结论的?”

  “没有啊,我就是想让你教我。”

  今天的松本润,好直接!二宫有点招架不住了,摸了摸鼻子搪塞起来,“以后教你。现在是直播时间。”

  “不如你直播教我弹吉他?”

  “才不要啦。”二宫喊着,把松本不知何时又拿在手里把玩的耳机抢了下来,赶他去自己旁边的座位。“我开摄像头了哦。”

  “嗯。”松本盯着摄像头看了一会儿,转头和二宫说他有点紧张。

  “没什么好紧张的啦,又不是要你直播出柜……”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的二宫摆了摆手,“不是,我就打个比方。”

  

  因为二宫事前发过推说今晚他的房东会和他一起直播,直播才开就被一大波“表白房东小哥哥”的弹幕刷满了,二宫捂着嘴笑了一会儿皱起眉头假装生气地说,“你们是来看我还是来看他的啦。”

  【都看,都看】

  【表白Nino桑】

  【这只假装生气的Nino桑可真可爱】

  【呜呜呜房东小哥哥好帅】

  “今天先玩一会儿游戏之后,再根据推上的投票玩一些据说现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游戏什么的……虽然我也还是年轻人,嗯,Nino桑我永远18。”二宫一本正经地看着镜头说。

  弹幕很给面子地附和着,【Nino桑今天18】【Nino桑明年也18!】一边盯着看弹幕的松本笑得直不起腰,吐槽的时候声音都抖了,“只有大叔才会说自己年年18啦。”

  “干嘛,我就是18!”二宫红了红耳朵,笑了起来。

  “哦,那你知道现在年轻人流行玩什么吗?”

  “等等这是之后的环节,现在是打游戏的时间。”

  “那没我什么事了?”

  “怎么可能哈哈哈,当然是一起打啊。”

  

  【我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游戏实况】

  【前面你敢说你没有一直盯着小窗口吗!】

  【我不敢】

  【完全没看游戏了(笑)】

  【一直盯着人】

  【Nino桑真可爱】

  【房东小哥哥好帅啊qwq】

  【一直在看脸,游戏玩了什么完全没注意】

  【前面的你们,Nino桑要被你们气死了】

  【看脸的你们对得起Nino桑无伤通关吗!!!】

  【什么无伤了,好厉害】

  【前面的暴露了自己没看游戏()】

  两个人打了大概两小时游戏,二宫甩了甩手把界面切到了自己的推特,“我来看看投票。”

  “诶……投票最多的是我爱你游戏。”二宫沉默了一秒钟,转头看松本,“这是个啥?”

  【暴露了自己是大叔的事实wwwwwww】

  松本耸了耸肩,“我承认我是大叔。”

  “等我谷歌一下。”二宫说着又打开了谷歌,“哦哦,就是两个人互相和对方说‘我爱你’,看谁先笑场,先笑场就算输,哦哦哦,还可以加上动作或者改编台词,只要话里包含我爱你就好。”

  【巧了,今天正好是两个人】

  【天啊 突然兴奋】

  【我在想……要是今天房东小哥哥没和Nino桑一起直播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改成投票第二 或者……出门去找房东小哥哥】

  【忽然打call】

  【哈哈哈哈哈最后还是要和房东小哥哥一起】

  【我想不是我一个人想看Nino桑输】

  【但是输了之后呢……】

  【对哦输了之后呢】

  【女装!】

  “喂你们啊……我不是才女装过吗?”二宫看见弹幕忍不住吐槽起来

  【女装不嫌多wwwwww】

  【诶可我想看跳舞】

  【到时候再开投票就好了嘛】

  【难道惩罚不是该赢的人定吗】

  【刺激!】

  “那就赢的人定吧。”二宫看了看松本,询问他的意见。

  “我没意见。”松本扬了扬嘴角,“诶赢的话随便定什么惩罚都行吗?”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你想干嘛?”二宫一脸惊恐地往后退了一步。

  松本笑了起来,把他拉回到了镜头里,“没,我就问问。”

  

  “我爱你。”二宫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松本也不甘示弱地看了回来,“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爱上了你。”

  “就算你眉毛很粗我也爱你。”

  【哈哈哈哈哈哈眉毛做错了什么】

  【眉毛wwww】

  “咳,就算你整天宅在家里一动不动我还是爱你”

  “虽然有的时候时尚过头吓我一跳,但我爱你”

  “只有一块腹肌我也爱你”

  “克己但是很温柔,最爱这样的你了。”

  “最爱害羞的时候耳朵会红的Nino了,很可爱”

  【天啊 我快不行了】

  【我觉得自己吃了一嘴狗粮】

  【这个发展不对啊】

  【Nino桑现在就耳朵超红】

  “未来的百年我也要宣示我对你的爱”

  “你比彩虹更好看,我爱你。”

  “很爱你弹琴的样子,也爱你打游戏的样子,Nino所有的样子我都爱。”

  “爱你做饭的样子,爱你打扫卫生的样子,做好饭来叫我吃饭真的超温柔,不能更爱你。”

  松本突然站了身,捧住了二宫的脸,忽然回归了非常普通的,“我爱你。”但是用上了气音,还控制住了二宫的头让他只能看向自己。

  二宫憋了一会儿,耳朵红到了极限,终于忍不住地扒掉了松本的手背过身去笑,一边摆了摆手说,“不行了不行了……”

  “好,Nino桑输了哦!”松本握了握拳,“我没有辜负观众们的期待,让Nino桑输了,但是惩罚我还要想一想。”

  “私了,私了。我申请私了。”二宫不满地打断了松本的话,就生怕他说出什么不得了的惩罚来。

  “也可以,我没意见。”

  “好。”二宫笑了起来,“这个游戏总体来说还是挺有意思的,虽然两个大叔玩这个总觉得有点奇怪,那么今天直播就到这里结束了,下次再见。”

  二宫伸手关了摄像头松了一口气之后放松了身体,松本却忽然出声喊他。

  “嗯?”二宫转过了头去,对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忽然把他抵在了电脑桌上,“我刚才是认真的。”

  “……什么?”

  “我爱你。”他把脸向二宫靠近,看见二宫露出了慌张的眼神,刚刚才恢复的耳朵又红了起来。

  二宫沉默着盯着松本的睫毛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低下了头去,“我……我也爱你。”他说完之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来,“话说改造的事……”

  “那是两回事,当然还得继续。”松本笑了起来,揉了揉二宫的头发,“当然,惩罚什么的我也不会轻易让你混过去的。”

  二宫心下一惊,这说法有点危险啊,“现在反悔告白还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了哦,我爱你。”

  “……”

  “我爱你!”

  “……闭嘴啦!”二宫捂住了脸,想想不对,伸手捂住了松本的唇。

  对方闷声笑了起来,在他的掌心留下了第一个吻。

  ——————END——————


评论(32)
热度(341)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