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一日假期

文不对题+跑偏的用梗

 @Hoshi  果然迟到的生贺_(:з」∠)_,但还是再一次生日快乐!!!

大半夜的就容易放飞自我x

点的梗是:想看森林里的故事


  1.

  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向二宫和也提出要在炎炎夏日中来之不易的假期里去森林玩的建议,二宫绝对会面不改色地拒绝的,然而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松本润,所以二宫犹豫了。

  犹豫的后果是,他坐在驶向森林的巴士上晃荡,旁边坐着一个满脸写着兴奋的浓颜男子,二宫一边怀疑舍弃空调和wifi陪松本去什么森林的自己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一边又觉得拿着手机对着窗外拍个不停的松本侧颜好看极了。

  时间回到一天前,他的同居者在把空调的温度从25度调到27度,又从冰箱里拿了一根棒冰出来之后,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二宫,“Nino,你明天休息吧?”

  坐在地上打机的二宫话没从脑里过,“嗯。”了一声继续专心致志地打机。

  “那我们去森林吧。”

  按键的声音持续了两秒忽然停了下来,“……啥?”下一秒二宫操纵的角色就猝不及防地被砍死了。

  但二宫此时并没有时间去在意他的角色被砍死的事情,因为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是松本,松本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补充,是不行也得行的人。

  “去……去森林干嘛?”二宫甚至顾不得重新读档,直接扔了手柄转过身来。

  “……避暑。”松本想了想又补充道,“看萤火虫。”

  二宫站了起来走到松本跟前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认真的吗?”

  松本没好气地拿开了二宫的手,“……我什么时候不认真了?”

  二宫悻悻地收回了手,瞄到了松本电脑上的萤火虫照片,“我可以……”

  “不可以!”

  

  2.

  其实如果二宫强硬拒绝,打滚撒娇卖萌拒绝的话还是有可能不去的,但是在那之前,松本朝他投过来只有他包子时期才会露出的眼神,让二宫心里doki一下就错过了拒绝的时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不情不愿地收拾起了行李,在别人眼里,他简直完美演绎了什么叫做口嫌体正直。

  “森林里有wifi吗?”

  “大概没有。”

  即使早就知道答案,听见松本这么说的时候二宫还是感到了绝望,夏天,没有空调,没有网,一半的二宫和也已经死了。

  “上次没有汉堡肉吃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松本挑着眉毛伸手拍了拍一脸上了贼船表情的二宫。

  “所以全部的我已经死了。”二宫一本正经地说。

  “……你还活着。”

  “已经是行尸走肉了。”

  松本笑了起来“那就更不需要空调和wifi了。”

  “不——”

  

  3.

  简直像小孩子一样。二宫和松本在内心同时这么互相评价着对方。一个没有网络失魂落魄,一个为了看萤火虫兴致冲冲。

  森林里确实比较凉快,但二宫还是仰躺在民宿的地板上里唉声叹气。

  “来都来了,你就不能高兴点吗?”戴上墨镜涂上防晒背上相机准备出发的人拍了拍二宫的屁股。

  “我想在空调的关怀下上网、玩游戏。”二宫坐了起来,一翻身又像一块快要化掉的糯米饼一样瘫在了地板上。

  “上什么网!玩什么游戏!世界那么大,你就不能玩点别的?”松本几乎要咆哮起来。

  “这里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玩的!”

  “还有我啊。”

  “可我又不能玩你!”话刚一说出口二宫顿觉不对,哪儿哪儿都不对,“不,我什么都没说。”

  “可以啊,你非要玩的话。”松本摘下了墨镜,张开双臂大有种视死如归的气势。二宫见状忽然不慌了甚至还有些想笑,于是他笑倒在了地板上,“什么啊,这要怎么玩啦……”

  

  4.

  最后他也没有玩松本。两个人对视着忽然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二宫想起来他们年轻的时候也去看过一次萤火虫,他还和松本去捉过萤火虫,两个人都捉了好几只,放生它们的时候很美,可是二宫记得,那个时候松本的笑颜更美。

  他乖乖地跟着松本出去了。

  离萤火虫出来活动的时间还很早,两个人就在森林里散步,还运气很好地见到了松鼠,松本轻叫着“松鼠松鼠!”示意二宫给他拍照,才刚拍了一张,松鼠像是注意到了他们的闯入飞快地跑走了。

  二宫装模作样地咂了咂舌,“润君,不是我说,你这动物缘也太差了吧。”

  “什么啊,刚才那才不是因为我好吧。”松本哭笑不得地接过了相机,照片倒是拍得挺不错的。还没来得及夸二宫,就听到二宫在不远处的小溪边“呜哇好恶心!呜哇哇哇好恶心”地小尖嗓连发。

  “怎么了?”

  “好恶心。”

  “什么东西好恶心。”

  “呱。”有东西跳上了岸,二宫一脸嫌弃地退了一步躲到了松本身后。

  “你难道没见过青蛙?”

  “见过啊。”二宫毫不掩饰他对青蛙的嫌弃,“可还是好恶心。尽管知道它们会帮我吃掉其他更讨厌的虫子。”说着二宫抓了抓手臂。松本这才注意到二宫白嫩的手臂和腿上已经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包了。

  “带muhi了吗?”二宫又抓了两下,忍不住在包上用指甲画出了十字。

  

  5.

  天色渐渐有些暗了,随着松本的一声惊呼,二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见了零星飞舞的光点,其实想要拍出漂亮的萤火虫照片应该提前架好相机长时间曝光才行,可他们也不是为了拍萤火虫而来的,随便拍了两张之后,找了一块石头背靠背坐了下来。

  “好美。”

  “好痒。”

  “这种时候说什么煞风景的话呢。”松本忍不住笑了起来,亏对方还是别人眼中的文艺青年呢。

  “可是真的很痒嘛。”二宫抱怨着,又伸手给松本看他的蚊子包,确实红肿了好几块,二宫的皮肤又白,显得更加可怜了。

  “再看会儿就回去吧。”松本仰头看了看树叶后的光点,“回去帮你涂muhi。”

  

  6.

  “你脱裤子干嘛?”松本目睹着二宫一进房间就脱了裤子,“没有这么热吧。”

  “谁说热了!我是太痒了!”二宫把muhi塞到了松本手里,指了指屁股,“那里我自己涂不到。”

  “咬屁股上了?”松本失声笑了起来,“隔着内裤我怎么涂?”

  抓着上衣的二宫回头看了一眼把脸对着他屁股的松本,“你就不能帮我脱一下吗?”

  “那我脱了?”

  “你脱。”

  内裤拉下了一半,露出两片半个白嫩的臀瓣,一边的臀瓣上是一片红红的小点还有一些抓痕,看得出来二宫刚才被蚊子袭击得够呛。

  凉凉的muhi挤在了臀瓣上,松本一用力不小心就涂多了,二宫抖了一下又听松本问他“舒服吗?”

  也顾不得是不是松本在调戏他,被蚊子咬到没脾气的二宫乖巧地回答,“舒服。”

  “不小心挤多了,我往旁边涂点。”

  “好。”

  为了把挤多的muhi涂抹均匀,松本只好用手指抚摸揉捏着眼前的屁股,那屁股又圆又软是他喜欢的屁股,趁机占了一会儿便宜之后他终于听见二宫埋怨他,“好了没有啊,你要摸到什么时候啦,你个臀控。”

  “是你让我摸的啊。”松本觉得自己很无辜,“你还让我帮你脱内裤呢。”

  二宫提起了裤子,不顾自己通红的耳朵开始翻脸不认账,“我哪有要你帮我脱。”

  “明明就有啊。”松本学着二宫刚才的语气,“‘你就不能帮我脱一下吗?’还自己把屁股凑到我跟前的好不好。”松本说着笑了起来,“不过话说回来,触感真的很好。”

  “什么?”二宫被他突然的“话说回来”有些绕蒙了。

  “你的屁股。”松本说着又上手直接摸了起来。

  二宫“啊”了一声,耳朵红得几乎要滴血,却又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反抗,“等等……润君……你摸就摸了别伸进去……”他说到一半忽然不说话了,屁股开始主动蹭起了松本的手,就在松本心里感叹“卧槽,这么主动”的时候,二宫再次把muhi塞到了松本的手中,“不好……被你一碰又痒了……”

  “……”

  

  7.

  “润君…等一下……别……好痒……现在不是做这个的时候……快……muhi……好痒……”

  “忍一忍就好了。”松本很不爽,明明自己那么努力,二宫却一直在喊痒。

  ……做不下去了。

  

  ——————END——————

评论(28)
热度(20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