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在地铁站等人的十五分钟

第三方第一人称叙事

算是个番外吧不放前文了

看到最后希望有人能给我解答ww



  在地铁站等人的十五分钟

  

  我在等人。

  和朋友约了在地铁站见面,但是约定时间过了五分钟了她还没有来,她不常迟到,于是我打了个电话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今天不小心睡过了头,现在正在来的路上,大概还要十五分钟才能到。

  今天的气温有35度,换做平时我一定会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坐下慢慢等她,本来今天我也是打算这么做的,但是就在想要转身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牵着一条萨摩耶或者其他某种白色长毛大型犬的男人走上地铁站的楼梯。

  那个男人长得很好看,巴掌脸白皮肤长睫毛大眼睛,身高不算很高但是身材很好,简单的棉麻藏青T恤配上同色系的宽边礼帽,很有时尚杂志模特的感觉但气质更像普通人。他身边牵着的狗也很好看,柔顺的毛,漂亮的黑色大眼睛,因为热而不停地吐出舌头,和男人稍显深邃严肃的脸不太搭调。

  大约是我看得太肆无忌惮,我和男人对上了目光,男人竟然对我笑了笑,在一瞬间被发现的窘迫之后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也笑了笑。

  男人笑起来柔和多了,我决定多看一会儿小哥哥,放弃了去有空调的地方避难的想法。

  

  他就站在我的身边,他的狗趴在了他的右前方也就是我的左前方,毛茸茸地看起来很好摸,说来有些惭愧,我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也很喜欢狗,但是平日并没有和它们亲密接触的经验,这么一条长毛大型犬在我的身边,身后晃动的尾巴还在一刻不停地引诱着我,似乎看出我对他的狗的“非分之想”男人很温柔地笑了起来,“可以摸哦,它很乖的不会咬人。”

  说着男人伸手摸了摸萨摩耶的头(姑且就把它当做萨摩耶吧),萨摩耶却似乎不领情似地张嘴轻轻咬了咬男人的手指,这样的举动让男人刚才的话显得特别没有说服力。

  男人一边哭笑不得地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一边轻轻拍了下萨摩耶的脑袋,“它真的不咬人,只是我特别不受动物待见而已。”

  我姑且相信了男人的话,尝试着伸出了手去,萨摩耶乖乖地被我摸了两把向我可爱地吐着舌头。似乎真的很乖。

  连自己养的宠物都不待见他,这人的动物缘是该有多差啊。我默默地吐槽着,发现男人看了看手表又往地铁站出站口张望着。

  我猜测他也在等人。

  不然没有人会在那么热的天牵着一条狗站在地铁口。

  他在等谁?我忍不住开始想象了起来,亲戚?朋友?……恋人?为什么要在地铁口等?我发现男人穿着十分讲究,虽然是看起来简单的样式,但是价格却不便宜,手上戴的手表看起来就很贵,像这样的人应该有车吧,为什么不开车来接人,反而要带着狗等在这里。

  也许是因为男人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对方,虽然我不是很能够理解,但这是我能想出的最合理的解释。不过不管怎样,那都和我没有关系。我看了看手机,这才刚刚过了5分钟。

  

  “你也在等人吗?”我试着和男人搭话,我不太常干这种事情所以心里有些紧张,不过男人和我想象中一样温柔,没有不耐烦,而是回答了我的问题。“是啊,我在等它的主人回来。”他又摸了摸萨摩耶的脑袋,我明白了它是指那条萨摩耶。

  原来这并不是他的狗。

  “严格来说它不是我的狗,不过我有和它的主人一起养它,但显然它并不是那么喜欢我。”萨摩耶应景地叫了两声,忽然又做出了疯狂摇动尾巴的迷之举动。

  注意到了男人用“它的主人”来称呼他在等的人,那语气就像在说“孩子他妈一样”,既然一起养,应该就是男人的恋人或者伴侣吧。

  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小姐姐呢……我又开始随意想象起来,一定也肤白貌美、腰细腿长,这样的小姐姐和男人站在一起才比较搭调,小姐姐也一定很温柔细心,才能将狗照顾得那么好。

  “这是第一次我一个人照顾它,它的主人特别不放心,给我写了长长一列表的注意事项,就怕我照顾不好它。”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笑了起来,“不过我照着做了之后它好像没那么讨厌我了。”我忽然觉得被塞了一嘴狗粮,其实小姐姐不是担心萨摩耶,而是担心男人被萨摩耶“欺负”而泄气吧。

  “明明平时都是我带它散步,它的粮也是我买的,但是它就是更喜欢它的主人,大概是因为我的恋人特别招动物喜欢吧,就算现在那里什么事都不做,猫猫狗狗也会自己围上去扑上去,好羡慕。”

  终于捕捉到了“恋人”这个词,我终于确定了我之前的想法可一瞬间我有些搞不清楚男人是在羡慕他的恋人还是羡慕那些猫猫狗狗。

  “您的恋人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我不禁说出了我的想法,男人听了不可置否地笑了起来,“你也这样觉得吗,虽然别人总说我的恋人像个小恶魔,还很傲娇,我倒是觉得他很可爱,也很温柔。”

  我忽然注意到了一个重点。

  ……他?

  是口误还是……?

  “虽然我的恋人有时候打游戏会不理我,但是只要我走过去抱住他,他就会马上害羞起来然后慌乱地按错了键,然后怪我靠得太近,我很喜欢这样逗我的恋人,但他从来没有真的生过气。”男人又笑了起来,幸福地笑弯了眼问我,“所以,对吧,很可爱吧。”

  嗯……可爱可爱。

  我忽然觉得自己很需要一副墨镜,能把耳朵也盖上的那种。我开始为自己与他搭话而后悔,为什么要在单身小动物面前秀恩爱。我开始同情他家的萨摩耶,平时一定没少被强行放闪。

  我差点都忘了男人用“他”来称呼他的恋人的事。

  低头看了一眼萨摩耶,它热得趴在了地板上打起了盹儿。忽然又睁开了眼开始有些兴奋地转圈。我看见地铁站内的电梯那边涌下来一波人流。

  难道是它的主人回来了!我就要见到这位好看男人的可爱恋人了吗?手机振动了一下,大约是我朋友给我发消息了,但我现在才没有那个时间看她的消息,我盯着人群寻找好看的小哥哥或者“小姐姐”(也不能排除男人的恋人是女装大佬)。

  萨摩耶变得更加兴奋起来,我看见一双荧光黄的拖鞋和一双漂亮的白腿走了过来,就在我以为可能只是普通的想来摸狗的人的时候,萨摩耶在对方身边转起了圈。

  是他的恋人,没错了。

  我的目光向上对上了他黑色V领T恤的领口,白白的胸口微微沁着汗,锁骨很漂亮,下巴线条也很好看,在看脸,男人没有夸张,他的恋人真的很可爱。

  不女气,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很自然地可爱帅气,我甚至觉得没有人会不喜欢他。伴随着一阵狗叫,萨摩耶扑到了他的身上,他宠溺地笑了起来摸了摸萨摩耶的脑袋,然后问男人等好久了吧很热吧?

  男人说他还好,然而刚才我明明就看见了男人在等他的时候擦了好几次汗。

  他的恋人笑了起来,“我可是快要热死了,路上买些冰淇淋再回去吧。巧克力味?”

  “巧克力味。”

  他们走了,刚下了楼,我的朋友也终于来了。我和她说了刚才那对恋人的事,说到瘦小的那位下巴上有颗很好看的小黑痣,朋友突然非常激动,大热天地晃着我的手臂说她刚才在地铁里果然没有看错真的是kazu桑!

  kazu桑?这个名字好像有那么点耳熟。是什么名人吗?我这才看了眼朋友刚才发的讯息说她和kazu桑好像又坐了一班地铁。

  我还是有点懵逼,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求我详细地repo刚才的事情,我说其实没什么好repo的但是她铁了心地要我repo,于是就有了写一篇东西。

  “就是那一对啊!我之前和你说在地铁上看到的那对!”朋友试图唤醒我的记忆,然而我还是没想起来她说的是哪一对,你们知道她说的是哪对吗?

  哦,对了,我的朋友叫秋良。

  ——————END——————

 

评论(28)
热度(163)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