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旧情复燃

虽然《同学一场》还没有完售但是我忍不住想放下番外三惹qwq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铃木小妹的日常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单身贵族

用存稿争夺七月第一个发文(x

 

旧情复燃


  终于完全清醒的时候,他坐在餐桌旁晃着腿等着开饭,松本穿着他三年前留下来的白色T恤在厨房里忙来忙去,恍惚之间好像和三年前什么都没有变。

  然而事实是,他昨天在门外捡到了喝醉的和他分手了三年的前男友,并且见鬼的和前男友发生了一夜情。就算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变,对方还爱着他,他也还爱着对方,自己和对方现在都是单身,可一夜情后一天的早上也不应该如此安定。

  把几乎要粘在对方身上的目光移开,二宫悄悄地翻了个白眼,更何况对方还害他没看成对方演的电视剧。

  松本为了拍电视剧而剪短了头发,刘海剪到了眉毛以上,看起来有点傻,可电视剧一开始,二宫又觉得这头毛怎么可以这么又苏又萌。巧的是前两天自己觉得天太热也去剪了个头发,不知道是不是眉毛以上的刘海很流行,被发型师剪完一看,怎么看都觉得和对方电视剧里的造型是同款。

  想着同款就同款了,反正他剪成眉毛以上的刘海也依旧是good looking guy,这发型也不是只有松本润可以用,剪个头发而已,看板上的松本润还能跳下来咬我不成。

  “唉……你干嘛?”脸被捏了,捏着二宫脸的人眨眨眼笑了起来,“看你好像在发呆的样子,想提醒你可以吃早饭了。”

  松本润是不能跳下来咬他,可是能躺在他的床上睡他……

  “怎么了,还生气呢?”松本敲了敲鸡蛋把壳剥掉检查了一下没有遗留的蛋壳之后塞到了二宫嘴里,习以为常的人咬了一口之后自己把鸡蛋拿在了手里,这才想起来刚才他们竟然自然地重复着他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的举动。

  “没有。”他低下了头看被他咬过的鸡蛋,思考现在把他还给松本还来不来得及,昨晚一时冲动说什么起来就不是单身了,变向默认接受了他的复合请求。

  都30代了,还那么冲动,可是看着松本那个认真的表情,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说起来你早上到底在卧槽些什么?”

  二宫自然是不能说实话,只好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被人睡了能不卧槽吗。”

  松本又笑了起来,“我进步了吗?”

  “什么鬼。”二宫在桌下轻轻踢了松本一脚,对方一边装作捂腿一边继续说,“Kazu还是一样可爱,可惜昨晚才来了一次,今天有机会的话……”

  “吃你的早饭吧。”二宫拿起盘子里的三明治就塞进了松本的嘴里,对方没伸手去接,二宫就只好继续拿着,又吃了一口,二宫才终于发现自己被套路了,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自己吃。”

  

  早饭吃完的时候差不多10点多了,二宫收拾了好了碗筷,发现对方还穿着睡衣坐在他家的沙发上看新一期的jump,忍不住问了他一声,“今天没工作?”

  “嗯,这两天都没什么工作,过两天有个电影要开拍了。”

  这个电影二宫是知道的,看到新闻里和松本合作的女演员是有村桑的瞬间,二宫只想说卧槽松本润你竟然和妹妹搞上了。

  对方“嗯?”了一声笑了起来,“又不是第一次了。”

  二宫想了想,某种意义上还确实不是第一次了,这个家伙之前还确实演过一个和妹妹搞上了的,这一次其实是师生恋,只不过那个和他产生爱情的学生恰好演过他的妹妹。

  他意味不明地“啧”了几声,一边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身边,“难怪之前还送她玫瑰。”

  这事儿二宫“记恨”了很久,松本在有村21岁生日的时候送了21张DVD和两朵玫瑰,一朵黄的一朵蓝的,当时二宫听到的时候一边喝酒一边直嚷嚷着“那家伙送我的生日礼物可是读书卡!什么……DVD!21张?玫瑰!?”嚷得樱井都嫌他吵。嫌完了几个人到底还是拍着他的背安慰他,“你看,图书卡多实用,他送你玫瑰你也没用啊。”

  那会儿他们已经分手了,所以松本不知道。可一听到二宫这样说,大概也把他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侧了身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可我喜欢的,只有你。”

  忽然一下的直球,打得二宫猝不及防地红了耳朵,想说的话也忘了,只好悻悻地闭了嘴拿过手柄开了电视拿板栗仔和库巴泄愤。松本往他旁边靠了一点,他感觉到了可也没出声,松本就环住了他的腰把他抱住了,头也靠在了肩上,深吸了一口气,没了动静。

  感觉身上缠了一个人的二宫耸了耸肩,“干嘛……”

  “没什么……只是觉得Kazu抱起来果然好舒服。”

  尝过失去的滋味才会知道重新拥有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被这样抱着又或者是这样抱着对方,仅仅是抱着,就满足得松本想笑,他尝够了患得患失的感觉,这一回,他们都成熟了,他相信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余生和对方一起走下去的觉悟。

  眼前的人红着耳根,被他靠着的脖颈也微微泛起了红,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对方宽松的衣领下漂亮的锁骨,白皙的胸口和他昨晚留在了脖子后面的吻痕。对着那个地方又轻轻地吻了上去,张嘴低低地喊了对方的名字

  “Kazu……”

  “嗯?”

  “……想做。”

  


  

  退出来了之后他又和二宫接了一个吻,二宫的脸还是红红的像是在后悔刚才的自己竟然那么主动,做完了才知道害羞的人坐在沙发上接过了松本递过来的水猛得喝了一口,看着地上自己湿得乱七八糟的内裤和裸着上身的松本,想到他们以前也经常把客厅弄得乱七八糟的,还有的时候一时兴起在厨房做了搞得饭也没做成最后只好叫了外卖。

  已经不是小年轻了的人比小年轻的时候还容易害羞,这么一看,简直羞耻得他想要爆炸。

  “Kazu……”偏偏始作俑者这个时候还要喊他,“去洗个澡吧。”

  他茫然地点点头站起身来,才想起自己下面现在什么都没穿,发现松本一直在看他,又说,“你别跟进来。”

  对方笑了起来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我不进来,我收拾下客厅。”

  虽然开了空调,但是夏天做这种事果然还是会有些出汗,想到对方也讨厌汗粘在身上的感觉忽然又有些心软,想着快速洗完换松本进来洗,穿衣服的时候看了一眼镜子,发现前面的脖子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吻痕。

  ……混蛋松本润,你没工作,我明天是要上班的啊!

  气得二宫套了条内裤就想出去和松本评理,哪想松本一见到他看了他一眼露出了惊喜的目光,“怎么只穿了条内裤就出来了?还想再来一次?”

  滚。

  FIN



评论(13)
热度(20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