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宅男改造计划 01

时尚杂志主编J X 宅男N
朋友们,我咸鱼回来了,还是熟悉的我,熟悉的傻白甜!

    宅男改造计划 01
   
    宿醉起来看见身边睡着一个茶色波浪中长卷发的女人,即使两人都衣着完好松本也没有任何个人做过的记忆,松本还是像做错了什么事的孩子一样心虚起来,原本昏昏沉沉的大脑也一下子就给吓清醒了。

    那女人穿着白色蕾丝内搭红色花朵针织短外套露着漂亮的锁骨和白皙的胸口,下身是一条白色的长裙,脸长得很可爱。当松本仔细观察完了对方也没回忆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房子的主人推开了门,松本下意识地想要和对方解释“不是这样的”,而对方显然看见了床上的人却还是正常地和他说,“早上好!”

    他愣了一下,被顺着回音了,“早上好。”

    ……个鬼!

    松本的大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频率,他像是怕吵醒床上还在睡的那个人一样翻身下了床跑到了相叶跟前,低声问相叶,“床上那位……是?”

    “你说Nino啊,Nino是我发小昨天回国来找我,被他们拉着喝了点酒就睡着了,我就把Nino和你一起扔床上了。”在相叶一惯简单粗暴的解释加上夸张的手势下,松本差不多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可是相叶,你让女孩子和我一起睡……不好吧……”他努力想要委婉地表示相叶这种做法的不妥和他受到的惊吓,听完他的话的相叶却不解地看了他一眼问,“女孩子?”随即反应了过来什么似地走到了女人旁边,在松本没来得及尖叫的时候伸手结结实实地摸上了对方的胸,捏了两下之后转头冲松本笑,“没事的,是假胸,松润你要自己来摸下确认下吗?”

    松本目瞪口呆地看了看仍然熟睡着的人和他刚才被相叶折腾出来的海绵垫,“……不用了。”

    什么啊,原来是男的。他松了一口气庆幸对方是女装大佬的同时也觉得有那么点可惜,毕竟对方长了一张超级合他胃口的脸。他又看了看对方的脸,特别是鼻子和脸的轮廓,简直完美,而下巴上的那颗痣更是画龙点睛之笔,让那张清秀白净的脸瞬间添了一分色气。

    “Nino?Nino!醒醒!”相叶推了推床上的人想把他叫起来吃午饭,然而躺着的人却一点都不给他面子,眼睛都没愿意睁一下随手挥了挥拍开了相叶的手,“相叶氏,你吵死了……”这样抱怨着翻了个身,想把被子拉上来蒙住头,哪想被子早已经在脚边卷成了一坨,一伸手却是把长裙掀了起来。

    ……!松本仿佛听见了内裤上的山羊在朝他叫。

   
    一个小时后,当松本洗漱完毕吃了午饭并且帮着相叶洗了碗之后,赖了床的女装大佬终于醒了,摇摇晃晃着走出来,衣服皱成一团,假发也乱成一团,脸上好像还残留着昨天的妆,扯着嗓子喊了一句,“相叶氏,我要先洗个澡……”丝毫没有注意到这间屋子里除了相叶以外还有一个人。
   
    昨天相叶家的客厅被自己和一群人搞得惨不忍睹,心有愧疚而正在帮相叶打扫客厅的松本听见水声停了,一个穿着宽大的黄色T恤的男人走出了浴室。

    男人摘了假发,露出了有些长到遮了耳几乎要到肩膀的真发却一点都不女气,湿漉漉地滴着水,像是刚淋了大雨的长毛犬,卸了妆的脸下巴上依稀可见胡渣大概是早上刚长的,但仍然十分清秀不会显得邋遢,这样一张矛盾集合的脸产生的平衡感让松本觉得很有意思。

    只是因为对方下身只穿了一条内裤,让他不仅又回忆起来那头山羊,和裤管间晃荡的那双细白美腿,不禁又让他产生一种看了什么不该看的、犯罪般的心情。

    男人抬头看见了他,显然愣了一下,懵逼地“嗯?”了一声,好在相叶及时地从阳台回来了,一边递给了男人一台吹风机,一边极其随意地介绍了一下,“我朋友,松本润。”

    男人朝他点头示意了一下,将插头插上,在整个房间都充满吹风机运作的声音之前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这个名字他听相叶说过,这会儿才把相叶的发小和二宫和也和Nino对上了号,原来眼前那个男人就是相叶吐槽过无数比明明很温柔平时却傲娇毒舌到让你怀疑人生的发小。

    然而看起来好像也没有相叶说的那么傲娇,反而像水一样看不出什么感情甚至有点冷淡,不过眉眼确实看起来很柔和。

    二宫吹完了头发,黑色的头发很蓬松被他随手在脑后扎了个小辫,放在一般男人身上松本可能接受不了,在二宫身上倒是很合适。

    在他盘着腿在茶几上解决相叶给他留的午饭的时候,松本的注意力却全在他的大腿根上,相叶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他,“Nino,要给你找条裤子吗?”

    “不用,你的裤子我穿太长了。”

    “没事儿,我去给你找条七分裤。”话音刚落相叶就感受到了二宫看过来的冰冷眼神,刚离开沙发的屁股又坐了回去,“呃……还是算了。”

   
    “对了,松润,你家是不是还有间空房?Nino他刚回国没地方住。”等二宫把盘子收进了水池,相叶突然和他商量,因为相叶家就一张床,昨晚把床让给他和二宫,试着在沙发上窝了一晚简直够呛,就想问他能不能收留Nino,并说Nino会付给他房租的。

    松本转头看了看站在厨房里洗碗的人,“行啊。”对朋友的请求一向不会拒绝的松本想想就答应了,反正家里除了他也就几只乌龟还是活物也怪冷清的,有人付房租也正好可以缓解下他一下子买了房有些紧缺的家庭财政。

    “Nino是个宅男,靠网络和电线活着,定期喂点食物就行了,很好养活的。”要不是知道Nino是个人,他真以为相叶是在讲述什么宠物饲养方法。话题的主人公擦了擦手走了回来对上了松本的眼神,竟然真有点像是求收留的宠物。
   

    “相叶说你愿意收留我?”二宫笑了起来给他倒了杯水,“我平时不出门应该不会给你添麻烦,会抽点烟喝点酒,没有其他不良嗜好,34岁,我在家不方便的时候你告诉我,我就跑相叶这边待会儿。”

    ……34岁?他迅速的抓到了话里的重点,那张脸看起来可一点儿都不像34岁,估计平时没少被人认错。

    “不会不会。”松本摆摆手,“我没有带人回家的习惯。”

    二宫挑了挑眉显得有点意外,“那……你还有什么想要了解的吗?房东先生。”

    “二宫君是做什么工作的?”

    对方想了想,皱着鼻子笑了起来,“本职是宅在家里。不过别担心,我的副业有很多不会拖欠你房租的。”

    松本倒是没担心房租,但是本职是宅在家里是什么鬼?身为出门派加上时尚杂志主编的松本无法理解地看着二宫猫着背打开了手游,原来刚才相叶说对方靠网络和电线生活并不是夸张。

    晚上松本要回家了,顺便把二宫带回家,对方换了身衣服从客厅角落拖出来一个拉杆箱。

    “嗯?你有裤子?”松本忽然没头没尾的说。

    对方刚回国,行李箱里怎么可能没有替换的衣物,松本盯着二宫的行李箱看了一会儿很快说服了自己,然后又忽然想起来有哪里不对。

    ……所以他刚才到底为什么不穿裤子?

    ——————TBC——————
   
   
   
   
   

评论(39)
热度(407)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