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金牌代驾(上)

生贺文,更到617完结,前几章润二润无差,617二润大奔,830同设定会开润二宝马

因为昨天毕业典礼1234硬生生地变成了上中下,我……尽量后面几更长点吧()

取名废的标题依旧那么简单粗暴_(:з」∠)_
各种打滚求评论😭

金牌代驾(上)

  一小时前还坐在会议室里人模人样地和他开会的老油条们叫住了服务员,没过一会儿,桌上红的白的摆满了一桌,老油条们举着酒杯凑到他的跟前,拍着他的背说着祝贺谈成合作所以敬他一杯这样虚假客套的话,松本知道作为“后辈”今天估计又是被灌酒灌到不醉不归的节奏。

  他是开车来的,本来想借口开车推脱喝酒,没想到老油条们十分执着,一边摇头一边说,“松本君,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们都喝了,你不喝怎么行?”

  “开车?没关系,现在代驾很多的,找个代驾就好了,敞开喝,放心大胆喝,今天不喝就是不给我们面子啊……”

  对于这种来势汹汹的劝酒,再推拖下去怕是会埋下定时炸弹,老油条们觉得他不给面子隔天就取消合作也不是没有可能。松本酒量不能算好,酒过三巡之后,意识明显有些分散了,而老油条们还在不停地灌他酒,甚至还叫了些年轻女人来“助兴”,松本皱着眉只能一杯接一杯的喝,尽量喝得慢一点让自己能够保持最起码的理智才能控制住自己不直接上去掀桌子。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松本揉揉太阳穴打开了代驾软件,软件上的字此时显得格外小,让他看的有些费劲,秉持着贵的就是好的,松本直接拉到了金牌代驾那一栏,他对代驾没什么别的要求,只要好好对待他的车好好遵守交规不要让他吃罚单不要对他太感兴趣东问西问,也不要太健谈,他可不能保证自己在这种状态下不会张口就吐,然而这些从资料上并看不出来,所以松本用了一个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挑个最顺眼的,至少看着舒服,比如这个叫二宫和也的。

  他眯眼仔细看了看照片,又把目光移到旁边的资料上,1983年出生,照片可比实际年龄看上去年轻多了。

  一会儿一个陌生电话打进了他的手机,在他的口袋里震得松本有点想吐,没好气地接起来,对方开口,一把清爽的少年音想被热茶让松本稍微清醒了点,“晚上好松本先生,我是二宫和也。”

  摇晃着从酒店包间里出来,他看见有几个人搂着年轻女人去了楼上客房,轻轻咂了下舌往门口走去,远远地就看见门口自己的车边站了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有女人想要扶他,他也不想多费口舌,用胳膊挡了下不动声色地推开了还不忘道了谢。

  他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对着车“嘀”了一下,在车边猫着背的男人朝他看了过来接过了他手里的钥匙给他拉开了后座的门。

  上了自己的车后,松本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仰躺在车座里从后视镜看到了驾驶座上的人的脸,和照片上一样年轻,他全程没有说话只是安安静静地开着车,在一个红绿灯口停下来的时候忽然递过来了一瓶水。

  松本愣了一下接过了水,大口喝了几口,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他感觉胃里的翻腾好了一些,这才开口说了声谢谢,驾驶座上的代驾先生没有回应,但松本还是透过后视镜看到他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

  二宫的驾驶技术不错,至少没有让他晕车,后半程酒意上来加上对二宫的迷之信任,一下子放松了的松本竟然就这样睡了过去,直听到对方喊了他好几声,“松本先生。”才终于醒了过来,二宫下了车给他开了门,他走下车的时候却是很逊地跘了一脚顿觉有些头晕地扶住了车身,缓了一会儿接过了二宫递过来的钥匙说,“不好意思,我会多付你一些钱的,你能送我上楼吗?”

  换做平时他肯定不会愿意让一个陌生人送他到家门,但是今天喝得实在太多了,他怕自己一个人上去会晕倒在半路,甚至开错家门或者就在门外睡过去,不管哪一种对他都不好。除此之外,还有他直觉二宫对他不会造成伤害。

  到了家门口,二宫替他开了门,松本和刚才约定好的一样掏出了钱包递给二宫,“给,想要多少拿多少,啊,但是给我留个一万,我要是明天忘了就这么带出门身无分文就不好了。”他朝二宫自嘲般地笑笑。

  二宫朝钱包里看了一眼,也勾起了嘴角的弧度,用两只手指从里面抽了一张野口英世,松本愣了一下,“这点就够了吗?”

  “那再要个500日元吧,那瓶水可是我自费的。”

  松本笑了起来开始掏口袋,掏出了两枚500日元全都塞给了二宫,这才发现他的代驾先生手竟然软软的,不似普通男人的手。而对方看了看钱包问松本,“我能再要个东西吗?”

  “你拿。”

  他看见了眼前比他矮半个头的代驾先生从他的皮夹里抽走了他的名片放进了胸前的口袋,同时又从口袋里抽出了另一张名片夹到了他的钱包里,“下次还需要代驾的时候请不要客气地联系我。”

  

  宿醉的感觉很糟,松本甚至不记得自己昨天怎么回家的后来有没有洗澡,他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是睡衣,又闻了闻自己,没有异味,转头,旁边没有人,起身摸了摸衣服口袋,钱包在车钥匙在。

  车钥匙……他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一张人脸,是了,他昨天找了代驾,还很狼狈地让代驾送他上了楼,他记得代驾长得很好看,还记得代驾……在他钱包里塞了名片。

  松本打开了钱包,里面果然斜斜歪歪地塞了一张名片,写着他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原来和也读作Kazunari,他把名片正正反反看了一遍,拿起手机对着名片上的一串数字拨了出去,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了,那头轻轻地“喂?”了一声,声音听上去像是有些没睡醒。

  “二宫先生吗,我是松本润,昨天真是谢谢你了。”

  “不谢……”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太出明显的情绪,“但是,我才刚睡下去两小时。”

  “啊真是抱歉,你继续睡吧,晚安。”

  “……晚安。”

  大白天和人道晚安的感觉很奇妙,松本看了看时间,不知怎的觉得头没有刚才那么痛了,翻身起床走进洗手间打算收拾收拾自己,等下还要开早会,今天才刚刚开始,虽然昨天陪他们喝了那么多,可谁也不能保证今天还会不会搞出别的幺蛾子来。

  所幸,早会开完,他就顺利地收到了合作公司寄来的合同,看来昨天被灌的酒还是值得的,松本松了一口气,通知秘书把计划书给各个部长送去,回办公室之后才偷了会儿闲看了一眼手机。

  有一条未读信息。

  【我是二宫,早上态度可能不是太好,没有责怪松本先生的意思。如需要,还请尽管联系。】

  松本读完信息想了想还是回复了一句以后也请多多关照,然后把这串陌生号码保存成了二宫和也,才满意地暗灭了手机开始看堆在他桌上的那叠厚厚的资料。

  ——————TBC——————

  

评论(2)
热度(204)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