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料事如神

写个上海卷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于接受对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800字太难了()直接爆到了2100

大概是一篇分都要被扣完了的高考作文()


  料事如神

  

  他没有想到占卜师竟然是个长相可爱的男孩子——准确来说他看不出对方的年纪,就姑且先叫他男孩子。

  也没有想到对占卜一直不屑一顾的自己会在将来再次主动踏入这个房间。

  生活充满着变数,而松本并不是一个喜欢变数的人,所以当他得知今晚的聚餐之后要集体去占卜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拒绝的。

  他本来打算进去就和对方说他不相信这个就不用给他占卜了。然而当可以营造的诡异灯光找到占卜师的脸上,占卜师勾起嘴角的弧度问他,“你不信占卜,对吗?”的时候,松本决定坐下来随便听一听对方说的话。

  ……看在长得可爱的份上。

  

  “身边桃花很多,但是不合你的心意。”他直视着眼前那位客人的眼睛,说得轻巧而肯定,一下又移开了视线开始把玩着桌角的那副牌,随意给对方变了一个魔术,将牌面翻了过来,那是一张红心Q。

  就在松本以为他要说出类似于“今年你会遇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这种话的时候,对方却把牌塞到了他的手中,“我教你几个可以拒绝烂桃花的方法吧。”

  ……这个占卜师,不走套路啊。

  松本确实不相信什么占卜,来这里也是公司聚会的时候有人提到了最近很有人气的占卜馆,大多数人总是预测算命占卜这种事情特别感兴趣,无论灵不灵验都总想看个热闹,于是又有人借酒助兴把大家都给拉来啦。

  他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在他前面的几个女同事占卜了什么,但他倒是对眼前这位号称很灵的占卜师和她们说了什么很感兴趣。

  茶色的眼睛就像是要看透他一般,即使不信占卜,可那双眼睛看久了却好像真的不属于人类一般,松本注意到了占卜师嘴唇的弧度,是了,就像猫一样。

  “学会了吗?”

  “……嗯。”他忙不迭的点头,等占卜师接下来可能会推销些什么,对方却收起了牌,开始算账,“占卜一次5000日元,断烂桃花5000日元。”

  “什么!”

  “开个玩笑。”占卜师向他眨了眨眼,“一共5000元,下次再教你招好桃花吧。”就像是知道他下次一定还会来一样,占卜师快速地收起了钱和他挥了挥手。

  

  松本其实并不想学怎么招好桃花,但是占卜师的那张脸却不时地会出现在的他的脑中,也有可能是因为身边的女同事总是会提到他然后‘他’就潜意识地出现在了松本的脑中。

  “上次N说真的灵验了诶……”

  “是啊是啊我照他说的做就真的成功了。”

  ……真有这么灵?松本撇撇嘴,这种不过是巧合罢了,不然我身边的烂桃花怎么还没断干净,他看了看身边借着喝酒不时装作无意触碰着他的女同事。

  “我就知道你还会来的。”占卜师坐在他的位子上一边洗牌一边招呼他。

  松本在对面的位子上坐下翘起了腿,“因为你完全没有解决我的问题。”

  对方笑了起来,“我只是个占卜师,问题是要你自己去解决的,何况我不是教了你方法吗,还是免费的。”说最后半句话变成了近乎抱怨一般地碎碎念语气。

  “好吧,那请你再帮我占卜一下,我什么时候才能遇见所谓的命运中的人?”

  “你不是不信吗?”

  “……”松本一时无言以对,只好看着占卜师好像扳回一局一般得意的表情,忽然觉得有点可爱。

  “其实所谓的命运之人,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会相遇、相爱,既然如此,又何必知道是什么时候。”

  这话倒是很有道理,松本转正了身子耐心地听着,占卜师又掏出了一副牌,“上次说好要教你的,这个方法能够检测对方是不是你的命运之人。”他把上次断烂桃花的魔术又变了一遍,这一次两个人拿出来的牌花色是相同的,眼见着松本露出了“你在逗我”的表情,占卜师笑了起来拿回了牌帅气地洗了几次牌把牌放到了一边,“不开玩笑了。真的方法是握住对方的手,然后感受你们的心跳,如果心跳频率一致,那就对了。”

  然而走出占卜馆的松本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目前并没有想让他这样检验的人选,随便乱握别人的手又容易造成麻烦,结果一个月里他都在思考那个占卜师是不是又骗了他。

  哪里灵了,不过是个骗子而已,松本想了想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是个长得可爱的骗子。

  

  在占卜馆以外的地方遇见N是他预料之外的事情,原来那个人也不是只会躲在神秘的占卜馆里,也是会在外面吃喝娱乐……以及打游戏的。他的目光盯向了对方手中与时尚酒吧不符的冰蓝色3DS,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后瞄了一眼,对方在玩马里奥,对方似乎意识到了后面有人,却仍然猫着背打机,过了一会儿一边抬头看他,一边一字一顿地问他“有、什、么、事?”

  “占卜师也会出来喝酒吗?”

  听见这话对方按下了暂停键,终于对上了他的眼睛,勾起了猫一样的嘴唇,“没有规矩说占卜师不能出来喝酒吧。”

  松本第一次在光亮地下看清对方的脸,原来下巴上还有一颗小黑痣,点缀得挠得人心痒那样恰到好处,黑色的V领T恤露出了好看的锁骨,和在占卜馆里的形象有些不同。松本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请他喝了一杯酒,对方欣然接受了。

  “喝了我请的酒,就要为我占卜。”

  “这次又要占卜什么?”说话间,松本塞进了二宫的手里,对方愣了一下问他这是干什么。

  对方的手在男人的手中显得小巧而柔软,握着他的感觉有些独特,松本笑出了一排白牙说,“把手给你应该能占卜得准一点。”

  对方吐槽着“……并没有这种操作好嘛。”耳朵微微有些泛红地又问他到底要占卜什么。

  “我今天能不能遇到命运中的那个人?”

  问完这句话的时候,松本感受到了握着他的那只手的心跳和他同步了起来,而手的主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地想要收回手,被他再次抓住包在了手里,正正好好。

  “嗯?能不能?”松本又问了一遍。

  占卜师的耳朵更红了,他也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和他相同频率的心跳。

  太灵验了。

  ——————END——————

评论(19)
热度(22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