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末子。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自给自足自娱自乐。
读者永远是特别的存在。爬墙是不可能的。
末子不足,画手失格,常年寻求投喂

用คкเгค被搜索不到还是改回来了

【末子】追人的正确方法(下)

 @青樹 稍微有点爆字数的下,抱歉拖了有这——么久orz

友情提示:读到最后请看眼标题哟

前文:(上)


(下)

  在二宫一节课上把棒球扔回松本那边三次之后,他终于一边将球扔回来一边抗议,“你再这样故意丢过来我就不帮你捡了!”话是这么说,第四次他还是帮松本捡了。

  于此同时,松本这几天也有事没事就去校门堵二宫,虽然放学时间差了半小时,但是和二宫回家倒是很顺路,平时小栗只能陪他走到十字路口,干脆就多等半小时找个能陪自己回家的。然而二宫似乎并不是很愿意见到他,松本刚看见二宫从教学楼里出来,二宫也看见了他,就露出了“我是不是换条路从侧门出去比较好”的表情。

  松本并没有看懂二宫的表情,反而朝他挥挥手喊他“二宫”,目的很简单,一是为了让二宫看见自己,而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他在等二宫就可以避免一些比如女孩子告白之类的尴尬事情。

  被叫了名字的人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硬着头皮走到了门口,想要无视松本,对方却主动地跟着他走。

  “你到底想干嘛?”二宫看了他一眼,加快了步伐想要甩开他,“想让我报那天下雨天的恩让我帮你追女孩子?”

  “不是不是。”松本跟了上去,忽然又停了下来,二宫也跟着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看他,松本抬手摸了摸脑袋移开了目光,“怎么说,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想和我交个朋友?”二宫笑了起来,看了看此刻显得异常紧张的松本,“噗,哪有你这样交朋友的……不是吧松本君,难道你追女孩子也是这么笨手笨脚的?”

  “谁追女孩子笨手笨脚了!那你说……我该怎么交朋友?”松本着急地反驳着,一边挑了眉毛想让二宫给他做示范。

  “行,我教你。”二宫勾起了嘴角,绕到了他的跟前,他比二宫高半个头,以至于二宫不得不仰头看他,上目线更像那只柴犬了。“先把眼睛闭上。”

  “好。”松本听话地闭了眼。

  “我说睁开你再睁开。”

  “……好。”大概10秒钟过后,迟迟听不到二宫声音的人问,“可以睁开了吗?”

  没听到回应的人愣了一下说“我睁开咯”一边睁开了眼,就看见二宫已经变成了一个远远的背影,“这什么意思?”松本愣住了,难道这是传说中的“你追我呀,你追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

  

  被摆了一道的松本并没有就此放弃,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认定小栗不可能认识二宫,在吃午饭的时候和小栗打听了起来,“旬,你知道隔壁学校那个姓二宫的投手吗?”

  小栗把一口饭咽了下去,“你说二宫和也?知道啊他还来我家吃过饭呢。怎么了,怎么最近老有人向我打听他……”

  “他来你家吃过饭?”

  “是啊。”

  松本沉默了一会儿,小栗看他不说话了就继续看上去吃得很香地吃着饭,一会儿忽然放下了筷子抬头叫了起来,“啊!原来你最近老跑隔壁学校是因为他啊!……他抢你女友了?”

  “噗……咳咳咳……”松本很狼狈地把刚喝下去的汤喷出了半口,赶紧伸手问小栗要纸巾,小栗一边给他抽了张纸巾一边没停嘴,“不是吧……他真抢你女友了?”

  “没有没有。”松本赶紧否认。这小栗旬,可真会开脑洞。

  虽然小栗害他喷了一桌子的汤,但之后还是告诉了他一些有用的信息,比如对方爱好游戏和棒球,最喜欢的食物是汉堡肉,虽然看起来比较冷淡,实际上却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二宫看起来比较冷淡是真,松本想起来了,这阵子想和二宫交朋友简直费劲了心思,可二宫还是对他不冷不热的,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执着、

  松本已经很久没打过棒球,不过游戏倒是一直有在玩,他想了想,决定从游戏入手,比如说请二宫去游戏中心打游戏,正好明天周五了。

  

  在校门口看见松本的时候二宫有点惊讶,他以为自己上次那样的举动一定会惹对方生气,二宫纠结了一秒对方该不是来打击报复的吧,想想松本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就放心地和以前一样若无其事地往外走。毫不意外地被拦住了,二宫头也不回地问紧紧跟在他身边的人问,“这回又要干什么?”

  “去不去游戏中心?”

  “……不去。”二宫转过头看看了他一眼,表情十分诚恳地说,“下周有个小测,我要复习。”

  “那……我陪你复习吧!”

  二宫像是被他的执著劲逗笑了,笑了好一会儿之后竟然同意了。

  走进二宫家家门的时候,松本有点激动,他怎么也想不到,前几天还连一起走都不同意的二宫竟然会让他走进家门,接过了二宫给他倒的水跟着二宫走到桌边的时候松本还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做梦了,然后下一秒就撞上了桌角。

  挺疼的。不是梦。

  对方看了他一眼问他“没事吧?”一边从包里抽出了一本习题打开了,做了一会儿皱了皱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直盯着他看的松本。事实上松本除了盯着他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可以做,见二宫看他,又看见对方写了一半的题突然醒悟了什么。

  “会做吗?不会的话我可以教你,别看我这样我成绩还是不错。”松本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认真听的课总算在这会儿派上用场了。

  二宫微微一愣,随后勾起了波浪形的嘴角,把习题和笔推了过去。

  松本认真地把题做了一遍之后开始和二宫讲解,二宫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手撑着脸颊把脸挤成了奇怪的形状,看上去脸很软的样子,意识到松本走神的二宫笑了起来,“给人讲题还走神不好吧,我要是没考好可都怪你。”

  对二宫这种甩锅行为,松本做出的回应是伸手戳了一下让他走神的罪魁祸首,“啊……真的好软。”

  “什么啊!”二宫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微微红了耳朵伸手指了指旁边一页的题目,“下一题。”

  意识到的时候,松本已经做完并且讲解完了好几页习题,他转头问二宫有没有听懂,二宫点了点头脸上却掩饰不住好像听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样的笑意,“谢谢你松本君……你讲得很详细很好懂……噗……”

  嗯?……为什么要笑?

  

  周一早上的松本心情好到让小栗几乎以为他是不是吃错了药,“我的天,你的起床气怎么了?”小栗大惊小怪起来,松本只是笑不说话,等中午小栗实在太过好奇的追问之下他才说出他帮二宫补习的事情。

  “你帮二宫补习?”小栗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随即不加掩饰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整个身子都东倒西歪的。

  “干嘛,我好歹也是班级前三名,你笑成这样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小栗几乎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抬手抹了抹眼睛又捧起了肚子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莫名其妙。松本皱了皱眉,像是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小栗,怀疑自己的损友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第一名,二宫君!”老师一边叫着二宫的名字一边带头鼓起了掌,二宫在一片掌声之中冷静地上台把他的卷子拿了下去,前座的发小相叶一脸钦佩地看着他,“Nino你可真厉害啊,每次不复习都能考那么好。”

  二宫伸手拍了对方的肩一下,神秘莫测地笑了起来,“哪有,我这次可是复习了的。”

  他倒是没说慌,他这次真“复习”了,虽然实际上他只是看着松本帮他做完了题然后看着松本傻乎乎地认真给他讲他本来就会的题。

  一开始只是想逗他玩顺便找人帮他把作业做了,但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对方的睫毛吸引了,又长又翘很好看,眼睛很好看,鼻子也很好看,嘴唇也很好看,虽然有点包子脸但并不妨碍整体的帅气不如说给深邃的轮廓增加了一份柔和的感觉。

  二宫挺喜欢对方的脸的,怎么说也是在两校女生之间都高人气的家伙,估计捏起来手感也不会差。亲不自禁地多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松本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见,不过不要紧,他又不需要听。

  周二的体育课对二宫来说有一点不同,因为那天会有棒球部的练习,也会有人从隔壁学校多半是故意地扔球过来,最近他都不会帮忙扔回去了,而是指使离球最近的那个同学扔回去,“隔壁的又把球扔过来了,扔回去,扔得尽量远一点。”

  想借投球交流的松本失败了,但是他依旧没有灰心丧气,因为他要到了二宫的手机号。最近小栗交了女友不和他吃午饭了,他一个人吃饭有点无聊就发line给二宫邀他一起吃午饭。

  【一起吃午饭吗?】

  【不来。】

  对方拒绝地毫不犹豫,可当他来到操场上原本想要和二宫一起吃午饭的地方想要再软磨硬泡一会儿的时候却发现有个人已经坐在了地上背靠着铁丝网吃着饭。

  “……你怎么?”

  “干嘛?不准我在这里吃饭?”对方没有回头,背影看不出表情,只是戳进铁丝网戳到松本这边来的黑发让他很想伸手摸一摸,松本笑了起来跟着和他背靠背坐了下来,合起双手拍了一下,“我开动了。”

  是了,一定是昨天在找可以吃饭的地方的时候被对方看见了……

  “你的便当是自己做的?”

  “没有,我妈做的。”二宫往嘴里塞了一个玉子烧,听见松本忽然兴奋的回头说,“我是自己做的,你要尝尝吗?”

  “呜哇……不要。”

  “干嘛……很好吃的啊!”感觉被嫌弃的人硬是用筷子戳了一只小章鱼小心翼翼地穿过铁丝网送到了对方那边,“尝尝看嘛。”

  “好吧好吧。”二宫转过头来张开了嘴,顺利地完成了这场有些奇怪的喂食play。

  “好吃吗?”

  “好吃。”二宫嚼了一会儿口齿才重新变清晰,“想吃文字烧。”

  “……这个难度有点大。”松本一本正经地回答着,看二宫捂着嘴笑个不停一会儿又重新靠上了铁丝网,就这样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闲扯着,午饭吃完了,松本说要是能一起吃就好了。

  “刚才不是一起吃了吗?”

  “不……我是说。”松本转头看了一眼二宫有些翘起的发尾,“坐在你旁边一起吃。”

  二宫也转过了头来看他,正好对上他漂亮的眼睛,“你翻过来我们就能一起吃了。”

  “……行,你等我下次翻过来。”

  “别。”二宫忽然想起什么似地表情严肃起来,“到时候你违反了校规被处分了算你的算我的。”

  “难道不应该先担心我会不会摔下来吗?”

  “……哦。”

  松本他现在很想把二宫掐死,然而隔着铁丝网他并掐不到,于是他只能气呼呼地说,“下次不给你吃小章鱼了。”他听见对方小声笑了起来,“我更喜欢吃汉堡肉。”

  “……我说你!”松本再一次转过头,到底只是隔着铁丝网挠痒似地弹了一下二宫的后脑勺。

  

  二宫又忘记带伞了,他一向有降雨率不是百分百绝不带伞的习惯,自从认识了松本之后他更是连关心都懒得关心,只要出门的时候不下雨他就绝不带伞,反正放学的时候肯定会有人在外面等他。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不带伞。”在非常自愿地送二宫回家了无数次之后,松本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对啊。”二宫神色坦然地给了对方一个wink,“给你机会送我回家不好吗。”

  “什么啊……”松本埋怨起来,把伞塞到了对方手里,“我都送了你那么多次,该还你送我回家了。”说完又想起来这么大的雨对方就算把自己“送”到家了又该怎么回去,转眼又把伞拿了回来,“没,我随便说的,你别听我瞎说。“

  二宫被他一连串的举动逗笑了,在旁边笑得东倒西歪好几次都靠到了他的身上,因为他比二宫高半个头,对方的脑袋刚好在他的肩上,松本身子一僵,觉得二宫这种自然的触碰真是要命。

  眼见着就要期末了,这周是最后一周体育课,松本正想着要不要对二宫做些什么,他那背对着隔壁操场的脑袋就突然遭受了准确的一击。松本转过头去,发现脚边有一颗棒球,对面还有个猫着背的人影隔着铁丝网朝自己走了过来。

  砸那么准,该不是故意的吧……他摸了摸脑后被砸的地方弯腰捡起了球,想学着对方一样把球丢回去却发现球上写着什么。

  定睛一看,忽然,像是世界都安静了一般听见了自己心跳加快的声音。

  那颗棒球上,清楚地用马克笔写着❤J。

  ——————END——————


评论(25)
热度(298)

© Akira | Powered by LOFTER